831灣仔衝突|法律系女生原被裁定暴動罪不成立 律政司上訴得直 發還原審重新裁決

分享文章

一名法律系女學生於2019年8月31日灣仔衝突當場被捕,受審後於2021年獲裁定暴動及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不成立,律政司就無罪裁決提案件呈述上訴,高等法院今(7日)在開庭審理。答辯方力陳,答辯人被捕地點非暴動範圍必經之路,原審可考慮她有可能參與其他示威後路經案發地點。不過,上訴庭認為原審錯誤將環境證供分拆考慮,惟答辯人身攜行山杖等示威裝備,與其他示威者在暴動現場邊陲一同逃跑,證供在「疊加效應」下屬壓倒性,可推論答辯人與暴動有關。

上訴庭最後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撤銷暴動罪無罪裁決,發還原審法官重新裁決;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則維持原判,罪名不成立。答辯方處理保釋時透露,答辯人曾離開香港生活過一段時間,但最後仍返港應訊,現時已有新工作,希望法庭施加較寬鬆保釋條件。案件排期於今年8月1日在區域法院處理。

另一罪脫被告已離港 律政司撤銷上訴申請

答辯人為湯嘉欣(現年24歲)被控暴動罪及管有攻擊性武器罪,被指於2019年8月31日在菲林明道交界處與天樂里交界處之間的軒尼詩道範圍,以及天樂里一帶,連同其他人參與暴動。湯經審訊後獲區域法院法官李俊文裁定兩罪均不成立。

同案自稱「急救員」被告楊光智獲裁定暴動罪名不成立,早前律政司亦申請上訴。據悉,由於楊光智已離開香港,律政司遂撤銷申請。

律政司一方陳詞指,本案重點在於原審法官有否錯誤理解事實、忽略應被考慮的因素、有否考慮不應考慮的因素等,達致有悖常理的裁決。

答辯人身上大量示威裝備 暴動範圍邊陲被捕

律政司強調,答辯人身上有大量示威者常見裝備,包括防毒面罩、雨傘、行山杖、護膝、頭盔、護目鏡、魚絲及木棍等,加上答辯人在示威者逃跑路線上被拘捕,現場位於暴動範圍邊陲,唯一合理推論是她參與了軒尼詩道的暴動。律政司批評,原審考慮答辯人有可能是參與其他示威後路經現場,屬於過分擴大考慮甚至臆測。

律政司續指,原審認為處理雷射筆的女警可信性、可靠性有疑問,惟提供的全部原因均不合理,舉例指原審指女警沒有就雷射筆做警誡,惟女警有解釋「都唔知殺傷力係點」,鑑於運動當時仍屬早期,雷射筆並非常見攻擊性武器,女警提供的理由非常合理。

不過,上訴庭法官彭偉昌指出「個官就係唔信佢」,若律政司要逐點反駁,「追都追到無期」,最後只會沒完沒了。法官彭寶琴亦指,純粹反駁或抨擊原審裁決理由,並非案件呈述上訴要處理的問題。律政司最後沒有進一步陳詞,僅重申「原審法官依賴嘅每一個理由都係錯嘅」。

官質疑答辯人攜帶裝備 指她擬與警衝突

答辯方大律師吳珞珩則力陳,答辯人被捕地點並非暴動範圍必經之路,惟法官潘敏琦質疑必須考慮地理環境及時間性,指出警方開始沿軒尼詩道推進,答辯人便在3分鐘內沿與軒尼詩道平排的灣仔道,與其他有相同衣着的人向同一方向逃跑,「呢個舉措、舉動都係其中一個作出推論嘅事實根據」。法官彭偉昌又指,答辯人攜帶行山杖、護膝等物品,「如果我參與示威遊行,唔諗住同警方有衝擊,帶呢啲嘢做乜呢?」認為她預備與警方有肢體衝突。

法官彭寶琴指出,原審裁決將環境證供「拆件式」考慮,沒有一併考慮;彭偉昌亦指:「我就覺得係一個壓倒性推論,唔係一個喎,係成百人喺度跑緊⋯⋯佢點樣無啦啦喺度跑?做咩?佢從金鐘跑過嚟?有冇證據呀?冇吖嘛!」潘敏琦就重申,本案證供在「疊加效應」下屬壓倒性。

答辯方強調,若假設答辯人當時不知悉附近發生暴動,法官潘敏琦就反駁「我點解要幫你假設啫」,指出如答辯人在場有其他原因,審訊時理應出庭作供解釋。法官彭偉昌亦質疑「打到乒乒乓乓,你就算聽唔到,跑過嘅時候都見到」,認為法庭可合理地推論答辯人與軒尼詩道的暴動有關。

律政司申請加保釋條件 官:使唔使咁密?

上訴庭休庭考慮約半小時後,裁定律政司就暴動罪裁決上訴得直,撤銷原審無罪裁決及訟費命令,發還原審法官處理;至於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則維持原判,即罪名不成立。

律政司申請向答辯人施加保釋條件,法官彭偉昌閱畢條件後表示「(警署報到)使唔使咁密呀?」律政司解釋同類案件條件一般是一星期報到一次。答辯方就透露,答辯人曾經離開香港生活過一段時間,但最後仍返港應訊,現時在香港已有新工作。上訴庭最後施加保釋條件,包括1萬元保釋金、不得離港、交出所有旅遊證件、居於報住地址以及一個月到警署報到一次。

法庭: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上訴庭法官彭偉昌、潘敏琦、彭寶琴
申請方:律政司(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蕭啟業代表)
答辯方:湯嘉欣(大律師吳珞珩代表)
控罪:暴動、管有攻擊性武器
案件編號:CACC198/2021、CACC150/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