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831太字站衝突|女督察供稱被截查者身上無可疑物 憑身處站內扶手電梯位置已可拘捕 否認濫捕

分享文章

大批警員在2019年8月31日晚上衝入港鐵太子站月台,其後在站內共拘捕逾50人。律政司事隔逾3年半檢控多人,其中5名男子分別否認當晚在太子站月台襲警、阻差及管有攻擊性武器,案件今(26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第4日審訊。時任西九龍重案組女督察謝依琳供稱,她當日向太子站41名人士以非法集結罪名宣布拘捕。盤問下,謝同意要對每一個人都有合理懷疑,才可拘捕當日該41人,並指她當日是基於被截查人士的服飾、身上的隨身物品及當日在電梯上的物品,而認為有合理懷疑該41人參與非法集結。

謝其後同意該些人士所身處的位置是主要有合理懷疑的原因,辯方問到「只要身處嗰個位置(扶手電梯),即使身上冇可疑物品,都可以拘捕?」謝回答稱「冇錯」。辯方指出,謝當時並沒有合理懷疑的情況下作出拘捕,而當晚是有濫捕的情況。謝表示不同意。

另外,當晚負責拍攝部分被截停人士快速搜身過程的高級警員朱劍生供稱,當晚拍攝後曾將片段從記憶卡燒到光碟上,但他沒有將光碟提交作證物,因為「隻碟我都銷毀咗」,亦不記得是何時燒毀光碟。朱又稱「我冇實際拍攝到啲咩」,又指因為該些人士已被捕,返警署後會再拍攝,因此他認為片段無用而銷毀。被問到誰決定銷毀,朱稱「我自己決定」。

控方突修訂第5被告襲警罪 官指情況不理想仍批准

控方今甫開庭,便申請就第5被告蔡浩賢的襲警罪,提出修訂控罪,由「與王茂俊」改為「與其他人」襲擊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員7889。蔡浩賢一方反對,指修訂是擴大了控罪的嚴重性,而蔡由被捕至今4年多,控方聽畢警員7889的證供後要求修訂控罪,顯示是控方團隊有人「漏招」卻要被告「埋單」,對被告不公平。裁判官聽畢雙方陳詞後,批准控方申請修訂控罪,指情況不理想,但不認為會對被告蔡浩賢造成不公,辯方可申請重召警員7889,而最終法庭是要考慮蔡是否有襲擊警員,認為修訂控罪後沒有關鍵性的差異。

時任特別職務隊(俗稱「速龍」小隊)成員、警員10507劉家強今作供稱,他現隸屬反恐特勤隊,案發時屬機場特警,他於2019年8月31日晚上隨特別職務隊一同到達太子站L2層,當時已見到隊員16147蔡林傑與一名男子(後知是首被告顧文軒)扭作一團,而顧「手舞足蹈」地不斷掙扎。劉續指,他遂上前喊「警察咪郁,否則使用警棍」,惟顧仍續掙扎,他於是用警棍向顧的大腿位置擊打了3次,希望顧服從。

劉指,在他協助16147控制顧期間,聽到背後有起哄的聲音,他轉身見到有數名男子衝向7889身旁,當中包括一名深色上衣男子及一名綠色上衣男子,正用一把雨傘從上而下擊打7889。劉續指,他上前嘗試驅散該些人士,惟遇抗拒及阻撓,其間他的警棍跌在地上,於是改為徒手嘗試控制該些人士,但不果。劉稱,他隨後拾回警棍並再上前,而該深色上衣男子則進入了扶手電梯位置,當時防暴警察亦已到扶手電梯上方,他遂與防暴警察一同將扶手電梯的人士控制在電梯上。

時任西九龍重案組女督察謝依琳供稱,她當日帶領隊員於晚上10時55分進入太子站往L2層,途中見到太子站大堂有設施遭破壞,到達L2層時,獲特別職務隊警長59086關廷偉匯報,共有4名人士疑有份參與非法集結,1人在扶手電梯、3人在月台。

謝稱,她當時指示隊員負看守被捕人士、處理證物、想方法如何帶走被捕人士等,處理證物的方法包括拍攝散落地上如頭盔、手套等證物,另有2男2女警員負責向被捕人士作快速搜身,以確保沒有利器、汽油彈等危險品。不過,謝指,負責快速搜身的警員無需檢取證物,因當時也沒有足夠的證物袋;被捕人士雙手被扣上索帶後,他們的隨身物品會交由被捕人士自行拿着。

帶34名被捕者登列車 至荔枝角轉乘警車往警署

謝續指,她於凌晨零時17分向28男8女宣布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零時18分則向在月台盡頭處的5名男子,同樣以非法集結罪名宣布拘捕。同晚,謝與她所負責的34名被捕人士登上列車往荔枝角站,再轉乘警車到葵涌警署,移交予總督察蘇志兵;另外有警員留在太子站,待有證物袋後檢取現場的證物,她不清楚站內其他隊伍所拘捕的人的情況。

在辯方大律師詹鋌鏘盤問下,謝依琳同意要對每一個人都有合理懷疑,才可拘捕當日該41人,並指她當日是基於被截查人士的服飾、身上的隨身物品及當日在電梯上的物品,而認為有合理懷疑該41人參與非法集結,需要作調查。詹其後展示當日一名身穿西裝、身上沒有袋或背包、手上沒有持着任何物品的被捕人士的影片,問謝依霖認為該人有何服飾或物品,令警方有合理懷疑參與非法集結。謝則指,該人士所身處的位置是主要原因。

詹遂問「只要身處嗰個位置(扶手電梯),即使身上冇可疑物品,都可以拘捕?」謝回答稱「冇錯」。詹其後指出,謝當時並沒有合理懷疑的情況下作出拘捕,而當晚是有濫捕的情況。謝表示不同意。

負責為第6被告郭俊駒及另一人快速搜身的警員6834莫紹俊供稱,當日在郭的身上搜出一支雷射筆、相機、手套、口罩、黑色上衣等物品,並記錄在記事冊上,所有物品在搜身後均放回原位。郭俊駒的代表大律師陳芊仲盤問問到,如果莫當時搜到有頭盔、呼吸器、眼罩等物品,是否一定會記錄在記事冊上?莫一度表示不確定,其後在辯方指出他曾記下在另一人身上搜出護目鏡後,他表示同意若有搜出護目鏡,會作記錄。

現場拍攝快速搜身 高級警員自決銷毀光碟

高級警員33513朱劍生則供稱,他當晚曾負責拍攝警員6834莫紹俊為被截停人士快速搜身的過程。不過,朱表示他當晚拍攝後,曾將片段從記憶卡燒到光碟上,但他沒有將光碟提交作證物,因為「隻碟我都銷毀咗」。辯方大律師陳芊仲一度語塞,並問朱在何時燒毀光碟,朱停頓數秒後,表示已是4年多前的事,不太記得。

朱又稱,他當時是遠距離拍攝,「我冇實際拍攝到啲咩」,又指因為該些人士已被捕,返警署後會再拍攝,因此他認為片段無用而銷毀。辯方問是誰決定銷毀,朱稱「我自己決定」。控方其後確認,控方沒有相關的影片。

偵緝警員10759伍嘉豪當日在拘捕後,在葵涌警署兩度向被告郭俊駒搜身及錄取警誡供詞等。伍在盤問下同意,他在其2019年10月的書面供詞、其警員記事冊、2019年9月1日凌晨在葵涌警署與郭俊駒所錄取的警誡供詞以及拍攝的證物相片,4項文件均從未提及有搜出護目鏡,是至今年1月的新增證人供詞才提及有護目鏡。伍嘉豪表示同意,但指他印象深刻有搜出護目鏡,只是當時護目鏡在郭的背囊中,他遺漏了拿出來記錄和拍攝。

被問到何時才記起有搜出護目鏡,伍稱「要我做證人就記得」,並堅稱肯定當時護目鏡是在郭的背囊中。辯方指出,如果當晚有搜出護目鏡,伍是不會遺漏記錄,以及不會所有證供都沒有相關記錄。伍表示「正正就係今次冇攞(護目鏡)出嚟」,再次重申清晰記得護目鏡是在郭的背囊中,並否認是因見到2019年9月11日所拍攝的證物相中,顯示郭的證物包括一副護目鏡,才補錄口供稱有護目鏡。不過,伍同意他檢取了郭的證物後沒有讓郭簽名後封存。辯方其後指出,該副護目鏡並不屬於郭,而是不知何故出現,伍表示不同意。

伍另確認,他當晚在太子站曾負責拍攝2名女被捕人士的快速搜身過程,相關影片有保存並交予案件主管。

聆訊明續。


各被告的控罪案發時間地點均為2019年8月31日的港鐵太子站月台

  • 被告顧文軒(現27歲,報稱調酒師)被控襲擊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即警員16147
  • 葉姓被告(現21歲,報稱無業)被控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即警員33531
  • 被告蔡浩賢(現36歲,報稱侍應)被控與王茂俊,襲擊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即警員7889
  • 被告郭俊駒(現39歲,報稱銷售員)及鍾日傑(現31歲,報稱文員),則被控在公眾地方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管有攻擊性武器,即一個能發出雷射光束的裝置

法院:九龍城裁判法院
裁判官:裁判官陳志輝
被告:顧文軒、葉姓少年、蔡浩賢、郭俊駒、鍾日傑
控罪:襲擊警務人員、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
案件編號:KCCC1429/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