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831太子站衝突|時任速龍小隊成員供稱 當晚收到指示到最底層月台 指示沒提及涉事者樣貌衣著裝備 同意不知道要拘捕甚麼人

分享文章

大批警員2019年8月31日晚上衝入港鐵太子站月台,其後在站內共拘捕逾50人。律政司事隔逾3年半檢控多人,其中5名男子分別否認當晚在太子站月台襲警、阻差及管有攻擊性武器,案件今(21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進行第2日審訊。控方證人警長59086關廷偉當晚為速龍小隊的成員,他供稱晚上10時50分從通訊機收到指示到太子站掃蕩。

辯方盤問關,當晚從通訊機所收到的指示,是否有提及涉事違法人士的樣貌、衣着和裝備或位置。關表示沒有,指示只提及是在最底層的月台,同意他不知道到現場要拘捕甚麼人。關亦同意到現場後沒有見到有破壞行為或毆鬥發生,現場亦有普通市民。辯方問到「你睇唔到有毆鬥或破壞行為,你(其實)冇需要制止啲人?」關回答稱:「一啲人見到我哋唔會郁,有啲人揸把遮會予以攻擊,或者有逃跑行為出現。」

當晚制服首被告的警員16147蔡林傑則供稱,他到達太子站L2層後,見到一名身穿黑色越野電單車護甲、揹黑色背囊、手持膠盾牌的男子(後知是首被告),思疑該男子與太子站發生的違法行為有關,他大喊「警方,咪郁」後該男子跑走,他隨即追捕該人,其間首被告將盾牌擲向他,但不肯定有否擊中他,盾牌在他的腳邊着地;蔡其後確認他當日沒有受傷。

5名被告分別為顧文軒、葉姓少年、蔡浩賢、郭俊駒及鍾日傑。辯方昨初步表示,被控襲警的顧文軒會爭議是否有犯罪意圖;被控阻差的葉姓少年會爭議涉案警員是否在正當地執行職務;被控襲警的蔡浩賢會爭議是否有襲擊行為;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的郭俊駒則會爭議涉案雷射光束裝置的證物鏈;鍾日傑沒有法律代表,表示會爭議他有合法辯解管有涉案物品。

控方證人警員11631鄧海倫昨日在主問作供指,2019年8月31日晚上約11時收到指令到太子站執勤,他於9月1日凌晨0時17分起負責看守首被告顧文軒,而當時顧身穿黑色上衣、黑色半身護甲、黑色短褲、有黑色背囊、背囊有一支白色膠棍凸出來,另有一個頭盔掛在背囊上,並攜着一個自製透明膠盾牌。

代表首被告的大律師陳芊仲今盤問鄧海倫時,播放當晚警方拍攝的太子站內情況,指出片段可見,當時首被告顧文軒已被帶到月台盡頭的金屬門前、面向門坐下,顧的身後一處地上,有一支白色膠棍扣着呼吸器,插在膠盾的扶手上,另外附近的地上和櫈上皆有黑色的背囊。鄧同意與他檢獲顧的物品相似,但不同意是有人將該些物品放到顧的身上。辯方又指出,顧當時雙手已被上索帶,不可能自行收拾物品,而鄧供稱見到顧時,白色膠棍是插在背囊內,問鄧證物是否曾被移動過?鄧表示不同意。

警員供稱 「唔記得咗」曾否叫被告戴上裝備

辯方其後又問鄧,曾否叫顧將裝備戴在身上。鄧思考數秒後稱「唔記得咗」,後看到顧在警署穿戴着裝備所拍攝的照片後,鄧則指「應該都係叫佢着番啲衫去影」,一度稱不記得誰叫顧穿戴裝備,隨後又稱他有份「協助」叫顧穿裝備。鄧同意,顧被捕時沒有戴着頭盔、面罩及眼鏡,但相片中顧則有戴着該3件物品。辯方再指出,當時顧被要求穿戴裝備時,曾稱頭盔、呼吸器、面罩、白色棒及背囊,均非屬於他。鄧表示沒有聽過顧這樣說。

辯方再指,顧當時(在警署)又稱「點樣戴呀?戴完『豬嘴』點戴全面面罩?」以及他戴着眼鏡,戴不上全面面罩;顧又說:「係警員喺現場將呢啲嘢攞畀我㗎」。鄧不同意顧曾說過這些說話。

辯方其後又指出,鄧海倫在供詞中沒有記錄將顧的證物存放在甚麼地方,以及何時才將物品交給負責的證物警員。鄧同意沒有提及,表示他撿取後將證物存放在其辦公室的有鎖鐵櫃內,至於顧的其他無被撿取的隨身物品如銀包、鎖匙等,則由報案室負責處理。

速龍小隊10:53抵太子站 沿樓梯跑至L2層

第4名控方證人、警長59086關廷偉於8月31日晚上,為特別戰術小隊、俗稱速龍小隊的成員。關供稱,他當日本來在港島區執行職務,下午6時則在太子警察體育遊樂會候命,晚上10時45分在旺角彌敦道進行掃盪、驅散及拘捕行動,至晚上10時50分從通訊機收到指示,指太子站內有大批人破壞港鐵設施及破壞社會安寧,因此全隊速龍小隊成員於10時53分到達太子站,從C2出口進入,沿樓梯跑至L2層。

關指,當時有3名隊員(警員33531、9516及16147)分別各追着1名黑衣人士,其後3名隊員在制服該3名黑衣人士在地上期間, 他見到有人圍觀,遂在附近戒備,以保護隊員及防止有人作出防礙。關續指,他戒備期間, 警員33531所制服的男子(後知是王茂俊,即第三被告蔡浩賢的控罪中所提及的人士)突然跳起,向扶手電梯方向跑,其他隊員追上,隨後有2至3名人士阻止及攻擊隊員。

關續指,在警方控制現場後,他指示隊員將被捕人士帶到月台盡頭的牆邊看守,其後與接手的女督察交接後,便與速龍小隊的成員於凌晨1時前離開。

代表第2被告的大律師詹鋌鏘盤問關,當晚到太子站前從通訊機所收到的指示,是否有提及涉事違法人士的樣貌、衣着和裝備或位置。關表示沒有,指示只提及是在最底層的月台。

詹續追問當日太子站的行動:

大律師詹鋌鏘() 警長關廷偉(

:根據指示,你係唔知落到去要拉啲咩人。

:可以咁講。

:你落到去仲有冇見到破壞行為、毆鬥發生緊呢?

:冇。

:當時有普通市民,並非戴着「豬嘴」或頭盔之類裝備

:有。

:你睇唔到有毆鬥或破壞行為,你(其實)冇需要制止啲人?

:一啲人見到我哋唔會郁,有啲人揸把遮會予以攻擊,或者有逃跑行為出現。

速龍大喊「警方,咪郁」 男子逃跑被追上拘捕

控方第5證人、警員16147蔡林傑當晚是制服首被告的警員,蔡今供稱,他當時屬速龍小隊,於晚上10時53分到太子站後,下樓梯到了L2層,到埗後一望向3號月台第5-2車門位置,見到一名身穿黑色越野電單車護甲、揹黑色背囊、手持膠盾牌的男子(後知是首被告顧文軒),思疑該男子與太子站發生的違法行為有關,「電光火石之間」他與該男子對上眼,他隨即大喊「警方,咪郁」,惟該男子跑走,他隨即追捕該人。

蔡指,在追捕期間,首被告向後下方揮手,將盾牌擲向他。蔡續稱「唔肯定有冇擊中我」,但盾牌在他的腳邊着地;蔡其後確認他當日沒有受傷。蔡續追至4號月台車頭位置才成功追捕首被告,他與首被告因失平衡一同跌在地上,整個追捕過程約10秒以內。蔡指,他控制首被告期間,有另一名被捕人士拉首被告的腳,因思疑該人「搶犯」,因此其隊員、警員9516拘捕了該男子;當時首被告仍有掙扎,因此他除下首被告的黑色背包,將首被告反手扣上膠手扣。

蔡表示,他其後暫將首被告交了另一警員看管,他則去找回擲向他的盾牌,並將首被告的盾牌、背囊放一起,從背囊中找到首被告的身分證確認其身分,其後便將盾牌和背囊放在其視線範圍看守,約5分鐘後已交予到場的督察謝依琳接管。

蔡林傑未完成作供,聆訊下周一續。

各被告的控罪案發時間地點均為2019年8月31日的港鐵太子站月台

  • 被告顧文軒(現27歲,報稱調酒師)被控襲擊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即警員16147
  • 葉姓被告(現21歲,報稱無業)被控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即警員33531
  • 被告蔡浩賢(現36歲,報稱侍應)被控與王茂俊,襲擊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即警員7889
  • 被告郭俊駒(現39歲,報稱銷售員)及鍾日傑(現31歲,報稱文員),則被控在公眾地方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管有攻擊性武器,即一個能發出雷射光束的裝置

法院:九龍城裁判法院
裁判官:裁判官陳志輝
被告:顧文軒、葉姓少年、蔡浩賢、郭俊駒、鍾日傑
控罪:襲擊警務人員、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
案件編號:KCCC1429/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