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太子站衝突|控辯結案陳詞 8月1日裁決 辯方指意圖襲警非唯一合理推論 案發片段與警員證供有落差

分享文章

大批警員在2019年8月31日晚上衝入港鐵太子站月台,其後在站內共拘捕逾50人。律政司事隔逾3年半檢控多人,其中5名男子分別否認當晚在太子站月台襲警、阻差及管有攻擊性武器,他們否認控罪受審,控辯雙方今(3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作結案陳詞。

辯方陳詞指,就一被告被指以膠盾牌襲警,當時被告手向下、向地跌出膠盾牌,而且在全速奔跑,意圖襲擊警員非唯一合理推論。另一被告涉用雨傘襲警,辯方則指,涉受襲警員在庭上所述,與案發時的片段有未能解釋的落差,法庭不應給十足比重予受襲警員的證供。

就一被告被控阻差,辯方爭議涉事警員當時是否在正當執行職務,因警員只因對方衣着及跑走而拘捕,以及被告「扶」了該被捕人士一把是否有構成阻礙。另有2名被告涉管有雷射筆,辯方則爭議證物鏈,認為處理證物的過程可能出現干擾或搞亂;另一被告則指出因工作需要而有合理辯解管有雷射筆。

案件押後至8月1日作裁決。

5名被告分別為顧文軒、葉姓少年、蔡浩賢、郭俊駒及鍾日傑。

控方外聘大律師葉志康陳詞指,案發2019年8月31日早上已有示威活動,晚上10時許因乘客及集結人士發生衝突,太子站內有暴動發生,警方其後接報到場。就首被告顧文軒涉用膠盾牌襲警,控方指當時並非如辯方所述顧是意外跌了盾牌,認為顧是投擲膠盾,有意襲擊警員。就第6被告郭俊駒因管有雷射筆被控,控方指雖然辯方爭議證明鏈的問題,但控方證人已盡力交代情況,認為證物處理方面沒有問題;又指最重要的證物是涉案的雷射筆,當時港鐵站內不止一次有雷射光束照射,在此情況下被搜出雷射筆,已可裁定被告是有意圖用雷射筆傷人。

警員不能確認 被告是否特意瞄準他擲膠盾牌

代表顧文軒及郭俊駒的大律師陳芊仲陳詞指,不爭議有膠盾牌從顧文軒的手上跌出來,惟膠盾牌向後跌有很多其他原因,襲擊警員非唯一合理推論。陳指,當時警員正在追住顧,正如警員形容是「全速奔跑」,案發跑過的路段是月台轉右彎,該膠盾牌有數磅的重量,顧當時左手向下、向地跌出膠盾牌,即使控方所指的受襲警員,也不能確認當時顧有否回頭或是否特意瞄準他擲膠盾牌。陳續指,雖然顧當時衣着可疑而且又奔跑,但顧被控的是襲警罪。

至於郭俊駒的案情,陳芊仲則指,警方2019年9月1日與9月5日拍攝郭俊駒被搜出物品的相片,9月5日的相片顯示多出了一副護目鏡,而郭被捕時負責快速搜身的警員,亦沒有記錄有護目鏡,負責拍攝搜出過程的警員其後又銷毀了搜身的片段;在本案審前覆核後,當辯方提出爭議證物鏈後,2名警員才補錄口供稱有搜出護目鏡。陳認為,郭俊駒當天身上根本沒有護目鏡,而搜身的警員稱搜獲的雷射筆約12厘米長,但呈堂的雷射筆則有15至16厘米長,較粗亦較長。

陳又指,2019年8月31日前後有很多大型拘捕行動,單是本案中便搜獲13支雷射筆,9月1日處理證物的警員未能確認是否有將郭的證物袋束起或綁好,認為處理證物的過程可能出現干擾或搞亂,在未能毫無合理疑點下確認證物鏈、斷了證物鏈的情況下,應判郭俊駒無罪。

少年被控阻差 質疑當時警員是否正當執行職務

就第3被告葉姓少年被控「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控方認為涉案警員當時是在正當執行職務,而在當時的環境下,葉所做的一連串行為包括用手拉起並救走另一人王茂俊,是足以構成阻礙。

代表葉姓少年的大律師詹鋌鏘則指,爭議當時涉被阻的警員33531是否在正當執行職務,以及葉姓少年的行為是否有構成阻礙。詹指,警員33531案發時在拘捕王茂俊,而警員拘捕市民是需要有合理懷疑王有犯法,但33531供稱當時基於王的打扮及見到警察便逃跑就拘捕王。詹指,33531所述的兩項因素在本案中不足以構成合理懷疑,因為當時站內有很多不同衣着的人,亦有很多人為免瓜田李而跑離現場。詹續指,33531供稱不知因何罪而拘捕王茂俊,亦已違反《香港人權法案》第5(2)條,雖然並非指33531惡意執法,但其行為未能達致法律上所要求的標準。

詹又指,葉姓少年當時只不過是在王茂俊身旁扶了王一把,是否在「救」王是主觀描述,客觀描述是「扶」了王,當時的動作只是2至3秒,王是自行掙脫警方,掙脫期間葉姓少年沒有接觸過王,認為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舉證。

就第5被告蔡浩賢被控襲警,控方則指,涉被襲警員7889作供時指出襲擊他的是蔡,而他的證供亦合情合理及可靠。代表蔡浩賢的大律師陳德昌則指,警員7889指控被蔡浩賢用雨傘打及用手襲擊其前臂,在案發關鍵的數秒片段中,7889的前方都沒有人,雖曾有人用雨傘打7889,但不見有人用拳或手踭襲擊他,而在數秒後已拍攝到蔡浩賢雙手抱頭跪地。陳指,若蔡是在打完警察後不逃走,而是雙手抱頭跪地,實在匪夷所思;另一方面,片段亦可見7889受襲後,是先處理另一男子。陳指出,如果法庭要給予7889的證供十足比重,做法並不穩妥,因為警員所述與片段的落差,有未能解釋之處。

儀器銷售員被告 因見客戶而帶備藍色雷射筆

第11被告鍾日傑同樣被控管有雷射筆,控方表示,不接納鍾的辯解,認為其辯解是不合情理,唯一合理推論鍾管有雷射筆是用作傷人。被告鍾日傑早前供稱,他任職售賣儀器、儀表類產品的銷售員,案發日下午曾與客戶會面,客戶談及紅外線測溫儀用以指向測溫點所發出的紅光不夠光,他遂曾自備藍光雷射筆作展示。他今自行陳詞指,當日他是因為工作需要、一宗生意而準備一支藍光的雷射筆,案發時有妥善保管,希望法庭能接納他是有合理辯解而管有該支雷射筆。

裁判官陳志輝聽畢控辯雙方陳詞,案件押後至8月1日裁決。

各被告的控罪案發時間地點均為2019年8月31日的港鐵太子站月台,下述為現時年齡:

 被告顧文軒(28歲,報稱調酒師)被控襲擊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即警員16147

 葉姓被告(21歲,報稱無業)被控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即警員33531

 被告蔡浩賢(36歲,報稱侍應)被控與其他人,襲擊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即警員7889

 被告郭俊駒(39歲,報稱銷售員)及鍾日傑(33歲,報稱文員),則被控在公眾地方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管有攻擊性武器,即一個能發出雷射光束的裝置

法院:九龍城裁判法院
裁判官:裁判官陳志輝
被告:顧文軒、葉姓少年、蔡浩賢、郭俊駒、鍾日傑
控罪:襲擊警務人員、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

法律代表
控方:外聘大律師葉志康
辯方:大律師陳芊仲(代表顧文軒及郭俊駒)、大律師詹鋌鏘(代表葉姓少年)、大律師陳德昌(代表蔡浩賢)
案件編號:KCCC1429/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