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半周年|男子偷警頭盔罪成提上訴 指片段可見曾嘗試交還但不果 官:真係應該攞好市民獎……點解唔做到底呢?

分享文章

8.31太子站事件半周年當晚,旺角發生警民衝突,一名便衣警員其間落單並被示威者追打圍毆,致其頭盔飛脫在地,一名40歲男子被指盜竊頭盔,受審被裁定罪成。男子不服定罪,今(9日)在高等法院提上訴,上訴方質疑片段所見與上訴人招認不一致,原審裁判官不應就招認給予全數比重,包括上訴人在招認下稱因貪心而取走頭盔,惟怕被誤會盜竊,遂將其棄置;然而片段可見,上訴人曾伸手打算交還頭盔,卻因示威者擲物而未能成功,故最後把頭盔交予一名白衣男子。

暫委法官郭啟安指,若上訴人如此熱心,甚至在手持警方頭盔或會成為被掠奪目標下,仍繼續保管頭盔,「佢真係應該要攞好市民獎,好勇敢英勇地保護香港警察財物,點解呢個好市民唔做到足,唔做到底呢?」郭官聽畢雙方陳詞,將擇日頒下判詞。

上訴人方智勇(40歲,物理治療助理)被控於2020年2月29日在旺角西洋菜南街近豉油街附近偷竊一個屬於偵緝警員34731的警察頭盔。他在去年5月被裁定盜竊罪成,同年6月被判囚4個月,同時即日申請保釋等候上訴獲批。

律政司指「搣」頭盔上警察徽章 上訴人曾自辯指是「搣」違國安法招紙

就方智勇招認指,當時因「一時貪心,想據為己有」而拾起頭盔,他當時「搣」去頭盔上的警察徽章,並將頭盔掛在背囊右邊,惟因「太驚警察以為我偷嘢」,最終將頭盔棄置。原審裁判官施祖堯裁定他在自願下作出招認。

上訴方大律師鄧灝程今陳詞指,從片段所見,上訴人拾起頭盔後,曾行向百老匯戲院,伸手打算將頭盔交還警員,惟見到示威者擲物,最終未能成功,上訴人之後就把頭盔交給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

此外,就律政司一方聲稱上訴人「搣」去頭盔上的警察徽章,事實上片段見到上訴人是「搣」頭盔內的物件,而上訴人在自辯時稱,被「搣」的是違反《國安法》的招紙。再者,有控方證人在庭上確認「唔會有警察徽章喺頭盔內部,警察徽章喺頭盔外部」,故片段所見與上訴人招認並不一致,認為裁判官不應就招認給予全數比重。

暫委法官郭啟安關注,上訴人在自辯時有否澄清,當時在招認中「講錯」?上訴方確認沒有,但上訴人有解釋當天「搣」走違反《國安法》的招紙。郭官聞言就稱:「自己都唔講自己講錯咗」,又認為兩者並非互相排斥,不代表上訴人沒有「搣」去警察徽章;又指更甚是當警方尚未播片予上訴人觀看時,他已作出招認。

官質疑:佢真係想交還咪自己交還囉,佢唔想掂頭盔,一早唔應該執㖭啦

對於上訴人把警察頭盔交予白衣男子,郭官指即使片段見到此幕,但無證據顯示上訴人的指示是「交畀警察」抑或「叫佢幫佢掟咗佢」,何況上訴人無解釋是否認識該白衣男子,或憑甚麼相信對方能好好保管,並將頭盔交還警察。郭官又言:「調返轉亦都好怪㗎喎,佢真係想交還,咪自己交還囉,佢唔想掂頭盔,一早唔應該執㖭啦,係咪好怪呀?」

上訴方力陳,當時上訴人確曾步向警方所在的百老匯戲院,只因示威擲物而無法成功交還頭盔。郭官遂指:「你講法佢咁熱心、咁主動,有嘗試但不成功……佢拎住頭盔,成為被人掠奪目標,會唔會有潛在危險呀?佢仍然保管,佢真係應該要攞好市民獎,好勇敢英勇地保護香港警察財物……但點解呢個好市民唔做到足,唔做到底呢?我目測唔係好遠啫,太子咋嘛,咪攞去差館囉……」

郭官又指,上訴人大可告知警方剛才有「暴徒搞搞陣」,才會「keep住先」,質疑上訴人為何沒有這樣做。上訴方明言,上訴人在示威者擲物仍打算上前交還頭盔是「愚蠢決定」,惟郭官指上訴人的招認與庭上一連串解釋「doesn’t fit in」。

律政司稱證據強而有力 因接納上訴人欲阻止示威者故沒起訴暴動罪

律政司一方陳詞指,除非招認與客觀證據存有矛盾,否則裁判官有權給予「好高比重」。事實上,律政司一方亦接納他欲阻止示威者的說法,故此才沒起訴他暴動罪,但他已招認因貪心而取走頭盔,並「搣」警察記認,及後棄置,強調有關證據強而有力。

此外,原審裁判官最終拒絕接納上訴人證供,曾列出其他理據,包括上訴人身旁有急救員,卻選擇交予「完全唔認識嘅路人」,質疑他如何在交接的1至2秒間無條件地相信對方,認為其做法根本不合理。

郭官聽畢雙方陳詞,將擇日頒下判詞,其間被告續准保釋。

法院:高等法院
法官:暫委法官郭啟安
上訴人:方智勇
控罪:盜竊罪
案件編號:HCMA208/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