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8.18流水集會|黎智英等7人參與非法集結罪成上訴至終院獲批 另一罪脫律政司申上訴則遭拒

分享文章

民陣於2019年8月18日在維園舉行「流水式集會」,7名民主派人士包括黎智英、李柱銘、吳靄儀等人經審訊後,被裁定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兩罪罪成,他們就定罪及判刑提出上訴,高等法院上訴庭早前裁定7人就「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罪的定罪上訴得直,撤銷定罪及判刑,「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則維持原判。

高等法院上訴庭今(8日)頒下判詞,拒絕向律政司批出上訴至終院的許可;至於黎智英等7人就「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罪成申請上訴至終院,就獲上訴庭批出許可。

律政司早前提出上訴至終院的法律議題關注,在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的檢控中,根據《公安條例》第17A(3)條的恰當詮譯:

1) 「組織」的定義是什麼?
2) 如果不考慮事前有否經策劃、安排或管理,帶領或指引遊行隊伍的行為能否構成「組織」?

高院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上訴庭法官潘敏琦、彭寶琴今頒下判詞指,律政司的上訴理據,大部分圍繞已解決的事實爭議,卻未有指出上訴庭對「組織」一詞詮譯有誤,認為律政司難以抽空事實基礎,只進行獨立法律討論,故拒絕向律政司批出上訴至終院的證明書。

吳靄儀質疑《公安條例》合憲性 上訴庭拒就有關議題批出上訴許可

至於黎智英等7人提出的部分上訴議題,即法庭定罪前應否進行執法層面的相稱性測試,考慮檢控過程會否過份地限制言論自由及集會自由,則獲批上訴許可證明書。上訴庭認同,有關議題具重大及廣泛重要性,關乎香港法庭應否跟從具說服力但不具約束力的英國最高法院案例或北愛爾蘭法案;而若要跟從,法庭又應在何種情況及進行何等程度的相稱性測試。

黎等人亦有提出有關《公安條例》合憲性的上訴議題,其中吳靄儀質疑《公安條例》條文懲罰和平集會、以5年監禁為最高刑罰,造成寒蟬效應,不符比例地干預言論自由及表達自由。不過,上訴庭認為終審法院於2005年梁國雄案中裁定《公安條例》合憲屬正確,上訴庭在沒有合理基礎的情況下批准上訴,或會令終院需要重新審視訂立已久的法律原則,做法並不恰當,故拒批有關議題的上訴許可。

拒絕黎智英的訟費申請 指黎屬自招嫌疑

針對黎智英的訟費申請,雖然上訴庭認同無充足證據指黎組織遊行,但指出黎作為著名公眾人物、明知集會屬未經批准,卻身處遊行隊伍的領頭位置,屬自招嫌疑,故拒絕向黎批出訟費。

上訴庭早前頒下判詞,裁定7名涉案的民主派人士,包括黎智英、李柱銘、何俊仁、李卓人、吳靄儀、梁國雄及何秀蘭,就「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罪的定罪上訴得直、撤銷定罪及判刑;「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的上訴則被駁回。

單憑各上訴人走在隊伍前方不足推論他們必然是「組織者」

上訴庭的裁決判詞由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上訴庭法官潘敏琦、彭寶琴頒下。判詞指,7名涉案的民主派人士在案發當日的行為,不可能是事前準備,也不足以構成「組織」行為,認為他們並沒有組織遊行前的維園集會,組織集會的是民陣;案中也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上訴人是民陣成員。上訴庭不認為法庭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裁定他們是未經批准遊行的組織者,「除了走在人群前方,我們需要更多的證據。(Something more than being at the head of a group of people was necessary.)」

上訴庭又在判詞指,雖然「組織者」一詞可以有較狹窄的詮釋,但本案幾乎沒有證據指各上訴人是不反對通知書中的「組織者」。上訴庭亦強調,法庭並不是指遊行領袖永遠都不可能是「組織者」,情況需視乎證據;即使本案遊行並非隨機、明顯經事先規劃,惟單憑各上訴人走在隊伍前方,並不足以推論他們必然是「組織者」,認為如此推論是不切實際及不恰當的。

法院: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上訴庭法官潘敏琦、彭寶琴
上訴方:黎智英、李柱銘、何俊仁、李卓人、吳靄儀、梁國雄、何秀蘭
答辯方:律政司(由資深大律師余若海代表)
控罪:組織未經批准集結、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案件編號:CACC84/2021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