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元朗白衣人案|4人就暴動等罪定罪及刑罰提上訴 其中2人已服畢刑期

分享文章

大批白衣人2019年7月21日衝入元朗站,與站內市民發生衝突,其後多名白衣人被捕及被控暴動罪。其中4名涉案白衣人鄧懷琛、吳偉南、鄧英斌及蔡立基,2021年在區域法院經審訊後,被裁定暴動及有意圖傷害他人等罪罪成,4人就定罪及刑罰提上訴。上訴庭今(7日)開庭聽取陳詞,鄧懷琛一方指,原審時的大律師沒有查閱部分控方不倚賴的涉案片段,未能向鄧全面解釋所有證據,以給予全面的法律意見,讓鄧就抗辯方向選擇,影響鄧選擇是否出庭作供的決定。

吳偉南一方質疑,原審法官裁決所倚賴的證據較脆弱,指出片段畫面未能顯示吳所持的棍,是從村民一方的人士取得。法官彭偉昌打斷問:「咁點呢?從邊度攞支棍咁點呢?」吳一方表示,吳當時是自衛而非與村民一伙。彭官另指,原審法官已不接納吳自稱是「和事佬」的說法,「和事佬唔會加入打人㗎嘛?」

鄧英斌一方指,無證據顯示鄧英斌做過甚麼行為,去促使其他人參與暴動或傷人。法官潘敏琦指出,鄧當時手持木棍。鄧一方指,鄧持棍到現場,未至於是破壞社會安寧,極其量也只是非法集結;持棍可以是為保護自己,不一定用來打人。法官彭偉昌質疑「佢揸住支棍做咩呢?佢知月台有事發生啦」,又指「佢揸棍就證明暴力衝突可能存在啦」。

蔡立基一方則指,原審法官在控方舉證期間,錯誤地要求蔡立基作一連串的動作,包括在庭內走動、「咿起啲牙」等,以協助控方舉證;蔡立基沒有被告知可以拒絕跟從指示做動作,其不自證有罪的權利受損。聆訊明續。

4名上訴人為鄧懷琛、吳偉南、鄧英斌及蔡立基。鄧懷琛及吳偉南一同被控另外兩罪,指他們於同年7月22日,在元朗朗和路及港鐵元朗站一帶參與暴動及串謀有意圖傷害他人;鄧懷琛另被控於7月22日在元朗形點I商場及港鐵元朗站一帶參與暴動,及有意圖傷害他人罪。鄧英斌及蔡立基一同被控兩罪,指他們於2019年7月21日在港鐵元朗站參與暴動及串謀有意圖傷害他人。

4人經審訊後被裁定全部控罪罪成,鄧懷琛被判囚7年,現仍在服刑中;吳偉南被判囚4年,現已服刑完畢,今有到庭應訊;鄧英斌被判監3年9個月,同樣已服刑完畢,惟今日沒有到庭;以及蔡立基被判囚6年,預計今年出獄。

鄧懷琛一方質疑原審大律師 錯誤告知不能以自衛抗辯

代表鄧懷琛的大律師林芷瑩陳詞指,鄧懷琛原審時的大律師馬子安,給予法律意見予鄧懷琛時,錯誤地告知鄧,先挑釁的一方不能以自衛作為抗辯;另一方面,亦沒有向控方索取數段控方不倚賴的涉案片段,該些片段較能完整地顯示當日所發生的事。

林指,鄧懷琛原打算出庭自辯,惟在聽取法律意見後,決定不以自衛作抗辯理由,改以挑戰控方所指稱的涉案人士是否鄧懷琛本人,繼而令鄧選擇不出庭自辯。林指出,鄧懷琛原審時的大律師在沒有查閱所有涉案片段,未能向鄧全面解釋所有證據,以給予全面的法律意見,讓鄧就抗辯方向選擇,影響鄧選擇是否出庭作供的決定。

不過,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及潘敏琦均質疑,涉案的影片中,可見鄧懷琛的原審大律師所述的說法,與影片的實況不符,又提出原審大律師或認為以自衛作辯護理由不可行,而且有與鄧開多次會議及一同翻看涉案影片,亦有向鄧分析出庭自辯的利弊等等,質疑原審大律師的法律意見未必有問題。

律政司一方亦同意,根據涉案影片和證據,原審大律師以挑戰控方指證鄧懷琛身分的證據,屬合理的辯護理據,而且鄧一方所指的沒有呈堂的片段,亦不支持鄧懷琛當時是自衛,反而是支持鄧當時有使用暴力、參與暴動。

吳偉南一方指未顯示手上的棍從村民取得 官:咁點呢?

就吳偉南的定罪上訴,其代表大律師黃錦卿質疑,原審法官裁決所倚賴的證據較脆弱,指吳與鄧懷琛當時有眼神交流,並達成協議襲擊他人。黃在庭上播放吳偉南的涉案片段,指出片段畫面未能顯示吳手中所持的棍,是從村民一方的人士取得。此時,法官彭偉昌打斷問:「咁點呢?從邊度攞支棍咁點呢?」黃表示,原審法官以此認定吳偉南屬村民的一方,惟吳當時是自衛,並非與村民一伙。

法官潘敏琦質疑,吳偉南原審時有作供,指自己是用棍「打水馬」。法官彭偉昌另指,原審法官已不接納吳偉南自稱當時是「和事佬」的說法,「和事佬唔會加入打人㗎嘛?」

被判囚4年的吳偉南,現已服刑完畢,今有到庭應訊。

鄧英斌持棍到場 代表大律師:只非法集結未至參與暴動

就鄧英斌的定罪上訴,其代表大律師謝英權陳詞指,沒有證據顯示鄧英斌身處案發現場做過甚麼行為,去促使其他人參與暴動或傷人。法官潘敏琦指出,鄧英斌當時手持木棍。謝指,參與非法集結也可能會持棍或磚等物,鄧英斌持棍到現場,未至於是破壞社會安寧的情況,亦未至於參與暴動而只是非法集結。

法官彭寶琴聞言問到,謝的意思,是否即在當時的環境下,手持木棍也不會構成破壞社會安寧?又再問,如此多人聚集,鄧英斌手持木棍,是否認為附近的人不會感到害怕?謝重申,不至於構成破壞社會安寧的情況。

謝英權又指,鄧英斌案發時走上元朗站月台後,再沒有拍攝到鄧有手持木棍,當時鄧已遠離襲擊事件的月台,走到另一邊的月台,沒有做任何鼓勵或促使暴動的行為。法官彭偉昌質疑,「佢揸住支棍做咩呢?佢知月台有事發生啦」,又指鄧英斌到月台前,已知有在列車打人的事件。謝指,鄧當時持棍可以是為了保護自己,木棍不一定是用來打人,又指車站月台很大,就算案發地點發生打鬥,鄧未必一定知道。

法官潘敏琦質疑,鄧英斌是八鄉村長角色,「攞住支棍去嗰度做啲咩?一定做啲嘢啦」。法官彭偉昌亦指﹐鄧當時是知道月台有事發生,「佢揸棍就證明暴力衝突可能存在啦」。法官潘敏琦再補充指,鄧當時停留在案發現場10多分鐘,有一段時間。謝英權則回應,認為控方未能舉證至毫無合理疑點,極其量也只是非法集結而非暴動。

蔡立基一方質疑原審法官 錯誤要求蔡庭上「咿起啲牙」

就蔡立基的定罪和刑期上訴,其代表大律師指,原審法官在控方舉證期間,錯誤地要求蔡立基作一連串的動作,包括在庭內走動、脫下口罩和眼鏡、「咿起啲牙」等,以協助控方舉證。大律師認為,如果被告選擇自願出庭作供,則被告在作供時的笑容、走向證人台的步姿等,法官均可用作考慮裁決,惟現時蔡立基沒有被告知可以拒絕跟從指示做動作,其不自證有罪的權利受損。

蔡立基一方的陳詞未完明續,律政司一方亦明天才作回應陳詞,聆訊明續。

法院: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上訴庭法官彭偉昌、潘敏琦及彭寶琴
上訴人:鄧懷琛、吳偉南、鄧英斌、蔡立基
答辯人:律政司
控罪:暴動罪
案件編號:CACC171/2021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