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元朗白衣人案|鄧懷琛一方稱當天只為令黑衣人離開 官指說法屬「警察控制唔到就自行執法」 關注若開先例「邊度落閘?」

分享文章

大批白衣人於2019年7月21日衝入元朗站,與站內市民發生衝突,其後多名白衣人被捕及被控暴動罪,其中4名涉案白衣人鄧懷琛、吳偉南、鄧英斌及蔡立基經審訊後,被裁定暴動及有意圖傷害他人等罪成,判囚3年9個月至7年,4人就定罪及刑罰提上訴,聆訊今(8日)續。

鄧懷琛一方強調當警方離場後,白衣人與黑衣人在英龍圍再次爆發衝突,鄧懷琛僅希望黑衣人離開,然而「叫極對面人士都唔聽」,無意如原審法官所指「將警察淪為配角」。上訴庭法官彭偉昌質疑說法即指「警察控制唔到喇,我就自行執法」,並指若法庭接納:「(先例)此門一開嘅話,你邊度落閘?」3名上訴庭法官聽畢陳詞,將於6個月內頒下判詞。

4名上訴人為鄧懷琛、吳偉南、鄧英斌及蔡立基,各人被裁定罪成的控罪及刑期如下:

暴動有意圖而傷人暴動串謀有意圖而傷人暴動有意圖而傷人總刑期
元朗站元朗站朗和路及元朗站一帶朗和路及元朗站一帶形點I商場及元朗站一帶形點I商場及元朗站一帶
鄧懷琛罪成罪成罪成罪成7年(仍在服刑)
吳偉南罪成罪成4年(服刑完畢)
鄧英斌罪成罪成3年9個月
(服刑完畢)
蔡立基罪成罪成6年(仍在服刑)

4名上訴人均就定罪提上訴,其中鄧懷琛、吳偉南、鄧英斌一方昨已完成陳詞。法庭今續聽取蔡立基的定罪上訴陳詞。代表蔡立基的大律師張民輝昨指,原審法官在控方舉證期間,錯誤地要求蔡立基作一連串的動作,包括在庭內走動、「咿起啲牙」等,以協助控方舉證,蔡立基沒有被告知可以拒絕跟從指示做動作,其不自證有罪的權利受損。

拘捕照片能否與片段對照 上訴庭着雙方補充陳詞

法官彭寶琴引用加拿大最高法院案例,指被告受審期間,證人行近觀察無可厚非,但若要被告摺起衫袖展露紋身或站立等,「似乎未必可以咁做」。法官潘敏琦亦指,尤其蔡立基被要求作一連串動作之時,仍處於控方舉證階段,似乎有助控方案情。

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黎劍華指出,着被告站立等為中立的證據,或有助入罪,同時亦可令被告不被定罪,不能與自證其罪(self-incrimination)畫上等號,就算法庭不接納這點,片段已清晰拍到蔡立基的容貌。潘敏琦關注律政司一方是否意指,即使不考慮該些動作,法庭亦可將片段所見與蔡立基經拘捕程序系統(APS)所拍攝的照片作對比,再透過「但書(Proviso)」方式來維持蔡立基的定罪;獲黎劍華確認。

不過上訴庭關注,原審法官在作出辨認裁決時沒有倚賴APS相片,上訴庭能否以APS照片作對比,着雙方就此補充書面陳詞。

至於吳偉南及鄧英斌的定罪上訴,律政司一方指出,片段見鄧英斌持棍出現在元朗站大堂;不論吳偉南是從他人手中接過木棍抑或搶棍,片段亦拍到他毆打他人。庭上今播放片段後,法官彭偉昌有所觀察,並指「我見到基本上揮棍都係白衣嗰方面⋯⋯另一個陣營嘅人冇明顯地有武器,似乎還手都唔多,只係一路向後退、一路指罵,一路向後退至J出口」。

彭官指不論陣營 訴諸武力罪責一樣

刑期方面,只有鄧懷琛及蔡立基提上訴。代表鄧懷琛的大律師林芷瑩陳詞指,法庭應考慮當時的社會氛圍,當警方離場後,黑衣人前往英龍圍外,爆發另一次衝突,鄧與他人才追至形點商場,此時法官彭偉昌打斷謂:「我唔理你咩陣營,尤其係當時氣氛,絕對更加唔可以訴諸武力,我唔理你係邊個,罪責都係一樣。」

林芷瑩同意不能訴諸武力,「因為警察離開咗現場,原本一開始嘅時候,希望非村民人士即黑衣人離開,叫極對面人士都唔聽」。彭偉昌表示說法即指「警方控制唔到喇,我就自己自行執法」,質疑:「此門一開嘅話,你邊度落閘?」

林芷瑩重申,鄧懷琛並非如原審法官裁決所指「將警察淪為配角」,只是警方離場後,嘗試叫其他人離開,彭偉昌直指「呢個(理據)就難啲喇」,林芷瑩表示「我都係盡力為佢求情」。

稱非如原審指「將警察淪為配角」 亦被誤裁為指揮者

林芷瑩另針對在形點I商場及元朗站的暴動陳詞,指原審法官錯誤裁定鄧懷琛是指揮者,指揮白衣人打人,6年量刑起點屬過重。

庭上播放港鐵站閉路電視,林芷瑩表示,當白衣人拉起元朗站J出口鐵閘時,鄧懷琛其後再進入,當時沒有遮蓋面容,亦無手持武器,與上述人士並非同一夥。直至身處在形點I商場通道,鄧懷琛尚未到場時,襲擊已經開始,而鄧懷琛作出手勢之前,有人已指示方向,他最多只是身在現場壯大聲勢,絕非擔當領導角色。

代表律政司的高級檢控官陳穎琛回應指,正值社會失序時發生「好嚴重暴力事件」,原審法官正正沒有考慮社會氛圍。此外,鄧懷琛確曾伸手並有手勢,姑勿論他是否擔當指揮者,只要有份參與暴動,亦要為在場人士行為負責。法官彭寶琴關注,原審法官裁決時提到「其指揮角色更是罪加一等」,似乎認為其角色屬加刑因素,但問題在於本案是否有證據顯示鄧懷琛為指揮者。

陳穎琛最終接受片段只見鄧懷琛的手勢,但歸根究底,涉案暴動非常嚴重,鄧懷琛無疑非常積極地參與,4項控罪的總刑期為7年,並不是明顯過重。

蔡立基上訴刑期過重 律政司反駁參與打手無寸鐵市民

至於蔡立基一方則指,蔡並非扮演積極角色,判囚6年屬明顯過重。律政司一方反駁指,蔡在元朗站大堂有份擲物、指罵、移動告示牌,參與程度相當高,更甚的是蔡在連接大堂與月台的樓梯上,「同3個白衣人打一個冇攞住武器嘅市民」,如此嚴重的暴力事件,6年刑期並非明顯過重。

法官彭偉昌聞言即指,本案牽涉的應是兩個營陣的人士,「唔係幾個對一個,或者十幾個圍住一個,而係一兩幫數目相當嘅人,好明顯係兩個陣營嘅人,咁大規模嘅一個衝突」。

3名法官聽畢陳詞,將於6個月內頒下判詞。

法院: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上訴庭法官彭偉昌、潘敏琦及彭寶琴
上訴人:鄧懷琛、吳偉南、鄧英斌、蔡立基
答辯方:律政司
控罪:暴動罪、有意圖而傷人罪、串謀有意圖而傷人罪
案件編號:CACC171/2021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