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2凌晨元朗站外衝突|會計師暴動罪成判囚33個月 官指罪責與白衣人有別 但「以違法方式抱不平」糟蹋大好前途

分享文章

2019年7月21日港鐵元朗站發生襲擊事件,四旬會計師被指翌日凌晨在朗和路與白衣人推撞,及後在元朗站J出口外兩度向白衣人擲物,他否認一項暴動罪受審,上周五被裁定罪成,被告還柙至今(10日)在區院被判囚33個月。

法官李慶年將7.21事件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為案發日前有人在網上呼籲在當日進行「保護和光復元朗」行動;第二階段為白衣人有組織地對付準備「光復元朗」行動的人士;第三階段為爆發衝突;第四階段為白衣人拉起港鐵元朗站其中一個閘口,進入站內襲擊非白衣人,造成多人浴血。

法官判刑指白衣人一方的暴力、武力及預謀程度,均比非白衣人一方嚴重,雙方罪責有別;而被告投擲非致命物品,較白衣人拿棍、藤條的暴力程度低。法官又指被告是專業人士,眼見白衣人向車廂內的市民施襲,被憤怒沖昏頭腦,遂走在最前線,「以違法方式抱不平」,糟蹋大好前途、失去自由令人十分惋惜。

被告何贊琦(案發39歲,現43歲)被控於2019年7月22日,在元朗朗和路與元朗港鐵站一帶,與其他身分不詳的人士參與暴動。當晚集結由凌晨12時開始,控方指稱自12時04分起演變為暴動,直至12時16分結束。何作供時透露有大學教育程度,案發時任會計部高級經理,現時為會計部主管。

辯方指律政司延誤 花17個月才提供法律意見

被告於今年4月5日認罪,還押至今(10日)開庭處理判刑。辯方先陳詞指,本案存在檢控延誤;控方則陳詞指,控方及警方須考慮「相當之大量嘅錄影片段」,故認為調查和檢控沒有不合理之處。

辯方反駁指,本案暴動涉22名嫌疑人,其中律政司用了7個多月的時間,便向警方提供了當中9人的法律意見,卻用了17個月才為本案被告的案件提供法律意見。

法官表示,於2020年起,法庭開始審理許多2019年暴動案件,而至今,有賴過往司法經驗,各方處理案件的方法才成熟許多,「唔可以用事後孔明睇⋯⋯如果2023、2024年出現呢啲時序,就難以接受」,又指本案並非因為警方或控方作法粗疏而導致延誤。

被告期間進修 「努力成果因為延誤而被剝削」

辯方再陳詞指,在案件延誤期間,被告努力進修、取得不同資格,「收成期嘅時候,『你攞唔到成果啦,坐監啦』」,出獄後要重新開始,「努力成果因為延誤而被剝削」,被告為此心存鬱結。法官反駁稱「佢唔犯事,咪唔洗懊惱囉」,又指如果被告冷靜分析、選擇認罪,可獲相應扣減,這便不會影響更生,「呢啲係因果嚟㗎」。

而至於本案暴動是否有預謀,辯方陳詞指,當晚許多市民自發性到元朗站,並非經策劃、部署等,從呈堂片段可見,被告沒有與他人聊天。法官則指「自發性都要有人約」,並指黑衣人和白衣人均以暴力解決問題。

不過,法官指白衣人和黑衣人「唔啱嘅程度有分別」,但「啲人好容易好膚淺,話白衣人(判囚)六年,黑衣人都起碼(判囚)六、七年⋯⋯希望大家回歸理性,contextual啲咁處理(判刑)」。

法官另提及,上訴庭正處理當晚白衣人暴動案件的判刑,惟本案是處理黑衣人的案情,故毋須等待上訴庭判詞再作判刑;控辯雙方不反對。

判詞將721事件分4階段 被告涉案屬第3階段

聽取雙方陳詞後,法官休庭考慮約半小時後頒下判詞。

判詞提及,法官將「721事件」分為四個階段,被告涉案屬第三階段:

第一階段早在2019年7月21日之前,有人在網上呼籲在當日進行「保護和光復元朗」行動
這明顯是煽動他人衝擊元朗圍村,進行非法集結,甚至有機會演變為暴動
第二階段2019年7月21日10時49分至11時14分,白衣人有組織地對付準備「光復元朗」行動的人士
判詞引述法官葉佐文就「黃英傑案」頒下的判詞指,「白衣人自組武裝力量,憑藉『保衛元朗、保衛家園』標語宣示元朗為自行執法的受難家園,將警察淪為配角⋯⋯用棍或藤條毆打或襲擊閘內的無辜市民,嘗試出閘的人便被打⋯⋯ 這實質是非法禁錮」
第三階段本案發生的時間為7月22日凌晨0時0分至0時16分,非白衣人先集結在港鐵元朗站,繼而連群結隊到英龍圍牌坊附近,和白衣人先口角,兩幫人在朗和路發生肢體衝突,非白衣人退到港鐵元朗站近J出口的樓梯底,雙方持續衝突至港鐵元朗站近J出口的大堂位置,繼續發生衝突,以及互相投擲物品
第四階段白衣人拉起港鐵元朗站其中一個閘口,進入港鐵站內,猛烈襲擊非白衣人,造成多人浴血
法官另口頭表示,當時黑衣人陣營中,有人「好輕挑挑釁白衣人」,以為白衣人未能拉起閘口,怎料白衣人輕易拉起,黑衣人後逃跑

官指非白衣人一方以暴易暴 也要付代價

判詞總結指,從上述可見,白衣人的暴力、使用武器及預謀的程度,均比非白衣人嚴重;惟指「非白衣人一方以武力還擊、以暴易暴,也要付出代價」,並強調指「光復元朗」是早有預謀的非法集結,而本案暴動則是白衣人進入站內襲擊市民的延續。

就本案暴動,判詞指示威者響應呼籲,到元朗站大堂非法集結,明顯是有備而來,衝突一觸即發屬可預見的。不過,法官指,在當晚約11時,暴動人數高峰為過百人,雙方互相投擲物件,較其他暴動案件的人數少;而本案維持約12分鐘的暴動,影響市民出入,但威脅程度屬於低至中;加上被告身處的第三階段,沒有人使用磚頭、汽油彈或縱火,也沒證據顯示白衣人一方有人受傷。

見白衣人襲擊市民 官指被告被憤怒影響判斷

判詞又強調,在反修例風波引發的暴亂事件中,很多參與者為年輕人,加上部分社交媒體被利用為撕裂市民的工具;本案被告是年輕的專業人士,眼見白衣人向車廂內的市民施襲,被憤怒沖昏頭腦,影響其判斷,遂走在最前線,「以違法方式抱不平」,糟蹋大好前途、失去自由,令人十分惋惜。

判詞提及,在「721事件」的4個階段中,被告所涉階段的暴動規模為低程度,並指被告投的物件屬「非致命」,故其暴力程度相比白衣人拿棍、藤條等物品襲擊,或其他黑衣人的行為低,遂以3年為量刑起點,再就被告的良好背景及檢控延誤等減刑3個月。

判詞最後指,相信被告已痛定思痛、汲取教訓,努力向前,亦指希望被告服刑後,社會能支持被告更生,回饋社會。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李慶年
被告:何贊琦
控罪:暴動罪

法律代表
控方: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劉德偉、署理高級檢控官黎靖頎
辯方:大律師李國輔、大律師方嘉煒
案件編號:DCCC806/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