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2凌晨元朗站外衝突|會計師暴動罪成 官拒接納自衛及保護他人辯解 指黑衣人以暴易暴 「是暴民一份子,一同參與罪案」

分享文章

2019年7月21日港鐵元朗站發生襲擊事件,四旬會計師被指翌日凌晨在朗和路與白衣人推撞,及後在元朗站J出口外兩度向白衣人擲物,他否認一項暴動罪受審,今(5日)在區域法院被裁定罪成,案件押後至4月10日求情及判刑,被告須即時還柙。法官李慶年拒接納被告聲稱自衛及保護他人的辯解,而被告形容黑衣暴徒為無辜市民及受害者,亦是為自己開脫的藉口及扭曲事實,實際上與黑衣人齊上齊落,共同進退對抗白衣人。

李官提到即使白衣人較早前暴力對待車廂內及元朗站的市民,黑衣人也不應在站內非法集結,再連群結隊走到英龍圍衝擊村民,「黑衣人一方以暴力還擊,有道理也變成沒有道理,甚至出現歪理,造成以暴易暴,違理違法」。李官又指,被告美其名為「自衛」及「防止罪案」,實際與白衣人陣營無異,「是暴民一份子,一同參與罪案」。

暴動零時4分開始16分結束 歷時12分鐘

被告何贊琦(案發39歲,現43歲)被控於2019年7月22日,在元朗朗和路與元朗港鐵站一帶,與其他身分不詳的人士參與暴動。當晚集結由凌晨12時開始,控方指稱自12時04分起演變為暴動,直至12時16分結束。

何作供時透露有大學教育程度,案發時任會計部高級經理,現時為會計部主管。

法官李慶年在裁決中裁定兩名控方證人可信可靠,即目睹部分經過的市民、到元朗站一帶執行職務的救護員,而事實上控方大部分案情亦有片段佐證,證人只是補充片段以外的細節。

官指呈堂片段清晰見 黑、白衣人兩方對壘

李官指,辯方表示被告到場只是出於「八卦」,並因「行俠仗義」而跟隨其他人及村民對峙甚至衝突,他只是保護自己及其他無辜市民;辯方又力陳沒有白衣人或黑衣人陣營之分,即使有,亦只有白衣人一方暴動,黑衣人一方沒有暴動,就算法庭裁定黑衣人有參與暴動,被告亦與他們無關連,他只在保護自己或他人,以及防止罪案。

惟李官在裁決中質疑,辯方可能「過於專注辯方版本」,似乎忽略不少重要證據及片段,導致「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現象。李官認為,片段清晰可見,白衣人一方及黑衣人一方各自支持己方,各自懷着意圖參與暴動,有的為「捍衛村落」,有的為被白衣人一方襲擊的人士「抱不平」,兩方壁壘分明。

不信被告證供 官指實質使用暴力遠超「八卦」

李官表示,理解不能純粹因在暴動現場附近出現或還擊,便把無辜行人視為暴動一分子,但控方針對的證據,並非單單指被告在場出現,而是他案發前後及案發時的路徑,逗留時間位置、管有的物品及用以作出的行為等,故此法庭需全盤考慮。

李官認為被告的證供既不可信亦不可靠,他聲稱觀看直播的音質不佳,為「八卦」及聽清楚現場人士的說話,在晚上11時更衣,老遠從家中步行約25分鐘到元朗站,他從直播已知有警察及救護員到場,明知街上有危險仍「八卦」到場,說法牽強,不值一信。再者,他在衝突最前線使用暴力,行為已超越「八卦」,「思想上八卦,身體上用暴力,明顯與客觀事實不符」。

此外,當被告在庭上被問及身旁或前方有不少黑衣人,他不斷指沒有留意身穿黑衣的人,態度迴避,甚至形容明顯屬於黑衣人一方的暴徒為無辜市民及受害者,並且要保護他們,批評被告「為了尋找開脫的藉口,繼續扭曲事實」。

無兩陣對壘自欺欺人 指被告與黑衣人齊上齊落

李官又指,被告多次否認事件中有兩個敵對陣營,但他作供時亦難免提到白衣人一方似黑社會、「好嬲的村民」,而自己一方為無辜市民、「無端端被人打」。案發當天,被告在朗和路目睹一名男子(下稱男子D)遭兩人包圍,他未了解始末便介入及干預,更認為男子D是受害者,替他解圍,他堅稱沒有兩個陣營對壘是「自欺欺人」,而他亦明顯地選擇黑衣人一方陣營。

李官續指,當雙方在朗和路的口角及衝突愈趨嚴重,被告沒有離場,反而走在最前線,選擇站在黑衣人陣營壯大聲勢。直至他們退至元朗站J出口樓梯底,被告在黑衣人前排打開雨傘,為身後的黑衣人掩護,與黑衣人齊上齊落,目的明顯是與黑衣人陣營共同進退,以對抗白衣人。

至於被告聲稱當時J出口仍有大批市民,他擔心白衣人入站內「無差別襲擊」,故此要守住J出口,李官指當時已是午夜12時許,並非日間繁忙交通時段,當時各出口仍開放,有路可走,因此被告所為明顯並非出於自衛或保護他人,再次印證他與黑衣人齊上齊落。

官批黑衣人以暴易暴 「有道理也變成沒有道理」

李官同意控方所指,被告不可能是「先八卦後自衛」,又質疑道:「若然真的八卦,一名正常、心智成熟、學歷高的好奇人士,怎會繼續跟隨同一陣營示威者在暴動核心範圍時而停下,而時遊走,更使用武力,對抗敵對陣營?」

李官指,被告美其名為「自衛」及「防止罪案」,實際選擇黑衣人陣營對抗白衣人陣營,「實際和白衣人陣營無異,是暴民一份子,一同參與罪案」,上述情況並非如辯方所指的「事後孔明」,而是片段呈現的客觀現象,耳聞目睹現場的人不會不知當時正發生暴動,「兩方陣營以暴易暴」。

李官特別提到:「即使白衣人一方曾經在較早前以暴力對待車廂內的市民、後來在港鐵站元朗站非法集結的市民,黑衣人一方也不應主動從港鐵元朗站非法集結,連群結隊走到英龍圍,衝擊在村口的村民,並與村民對峙,並作出暴力肢體的對抗。黑衣人一方以暴力還擊,有道理也變成沒有道理,甚至出現歪理,造成以暴易暴,違理違法。」

指被告向白衣人兩次擲物 武力程度「絕不合理」

至於被告的行為是否構成合法的自衛或保護他人,甚或防止罪案,李官指被告明知黑衣人主動衝擊英龍圍,目的是攻擊及挑釁白衣人,其他人並非無路可退,被告不可能真誠地相信,他有必要保護該些可隨時遠離危險但又選擇逗留的人,而他站於最前線,積極參與暴力衝突,更不可能真誠地相信他有必要保護自己。

李官稱,即使如此,被告所用的武力程度亦絕不合理,包括在不是無路可退之下,根本毋須主動衝擊英龍圍村民。李官又指,在J出口的白衣人明顯比黑衣人少,他們無試圖衝入站內施襲,反而正在後退,「被告人仍向白衣人兩次投擲物品,實屬不必要的武力」;即使白衣人有向黑衣人擲物,被告已手持雨傘防護,他毋須拾起地上物品投擲反擊。

基於上述原因,李官裁定被告已作出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另協助及鼓勵其他暴動者,顯然有參與暴動的意圖,實際上付諸實行,裁定他暴動罪名成立。

事發後23個月被捕及起訴 辯方關注構成延誤

裁決後,李官關注案發時的最高峰人數,控方稱雙方最高峰有約百人。李官又問控方是否同意,本案不涉磚頭、汽油彈或致命武器,控方同意法官所指,但指本案涉及投擲硬物。李官再問事後有沒有人報稱受傷,包括警員及公職人員,控方確認沒有。

辯方提到,被告於事發23個月後才被捕及起訴,關注構成延誤,李官着控方下周一呈上時序表,案件押後至4月10日求情及判刑,被告須即時還柙。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李慶年
被告:何贊琦
控罪:暴動罪

法律代表
控方: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劉德偉、署理高級檢控官黎靖頎
辯方:大律師李國輔、大律師方嘉煒
案件編號:DCCC806/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