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2凌晨元朗站外衝突|會計師否認參與暴動 自辯指從新聞直播得悉白衣人衝上月台襲擊市民 出於「八卦」到場查看

分享文章

2019年7月21日港鐵元朗站發生襲擊事件,42歲會計師被指翌日凌晨在朗和路及元朗站一帶參與暴動,他否認一項暴動罪,案件今(11日)在區域法院續審。被告出庭自辯,指他2019年7月21日晚上約11時返回元朗的家中,在新聞直播上聽到旁述指元朗站有白衣人衝上月台襲擊列車上的乘客,其後又見到警察和救護員已到場與市民有對話,但聽不到現場的人在說甚麼,出於「八卦」而到元朗站查看。

被告稱,約晚上11時50分到達元朗站時已不見警察,其後他跟隨部分市民到英龍圍牌坊外,當時已見有人在爭執,他嘗試分開該些人。被告不同意當時是兩個陣營互打,認為是「一班嬲嬲地嘅村民」開始打人,他否認自己屬黑衣人一方,「我唔覺得我係任何一邊陣營」。他不同意他有參與打鬥,強調是村民在打市民。被告其後返回元朗站,片段所見,他站在元朗站J出口人群的前排並曾開傘及向白衣人投擲物件,被告指是為了保護自己和附近正受攻擊的市民。

被告作供完畢,案件押後至3月14日作結案陳詞。

被告何贊琦(42歲,會計師)被控於2019年7月22日,在元朗朗和路與元朗港鐵站一帶,與其他身分不詳的人士參與暴動。

晚上回家看直播得悉衝突 行25分鐘到元朗站查看

被告出庭自辯指,他2019年7月21日晚上約11時返回元朗的家中,在新聞直播上,聽到旁述指元朗站有白衣人衝上月台襲擊列車上的乘客,其後又見到警察和救護員已到場與市民有對話,但在直播中太嘈吵,聽不到現場的人在說甚麼,因此出於「八卦」,而步行約25分鐘到元朗站查看。他稱,「咁大個仔都未見過之前發生咁嘅事」,而且警方已到場,所以「八卦」到場去聽各方在談論甚麼。

被告表示,他當時攜傘外出,是怕往元朗站的路上經過少人的街道時會被襲,雨傘是用作自衛,同意當時外出是有少許風險。被告同意,他約晚上11時50分到達元朗站大堂,其後站在一旁用手機,被控方質疑他對現場情況不關心。被告解釋,他到達時已不見警察,他周圍聽附近的人在說什麼,「有一刻我覺得都冇嘢八,我諗住停低歇一歇,冇咩嘢睇就返屋企」。

否認屬黑衣人陣營 「我唔覺得我係任何一邊陣營」

被告在主問時指,其後見有市民從元朗站J出口下樓梯到英龍圍牌坊外,他遂跟隨,當時已見英龍圍有人在爭執,他嘗試分開該些人。盤問下,被告指當時沒有留意現場有分為兩個陣營的人,只見有人用粗口指罵另一些人,但不知在罵甚麼。被告不同意當時是有兩個陣營互打,認為是「一班嬲嬲地嘅村民」開始打人,他否認自己屬黑衣人一方的陣營,「我唔覺得我係任何一邊陣營」。

被告同意片段顯示,他當時身處打鬥的中心,但不同意他有參與打鬥,強調是村民在打市民。他又指,當時認為,眼前憤怒的村民,與早前直播在元朗站無差別襲擊市民的人,並非同一班人,因外型和特徵有所不同。控方問被告,曾否想過繞過人群,到J出口返回元朗站離開。被告指,他當時沒有這樣想到,又指他身後有很多人,難以繞過,又怕轉身離開不知村民會對他做甚麼。

認曾開傘及向白衣人擲物 但不同意此舉屬不必要

被告其後返回元朗站,片段所見,他站在元朗站J出口人群的前排,並曾開傘,被告指是為了保護自己和附近的市民。控方指,被告是屬於該陣營,被告回答稱「佢哋就係普通嘅市民,under attack(正受攻擊)嘅市民」。控方再指,該陣營是包括有份攻擊他人的市民;被告稱「唔記得」。

控方指出,片段拍攝到被告身旁有人作出挑釁的動作,被告同意,但表示當時沒有留意身旁的人在做甚麼。控方亦指出,被告曾打開傘和曾向白衣人投擲物件,被告同意,但不同意屬不必要。白衣人其後一度散去,控方問被告為何之後仍繼續逗留在元朗站內,被告稱純粹想「睇定啲先」,他不清楚為何其他人不離開。不過,被告同意沒有人阻礙他到元朗站K出口經商場離開。

控方又指出,被告到元朗站由始至終的目的,是希望襲擊之前在元朗站施襲的人,而並非出於「八卦」,被告否認。

被告作供完畢,案件押後至3月14日作結案陳詞。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李慶年
被告:何贊琦
控罪:暴動罪

法律代表
控方: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劉德偉
辯方:大律師李國輔
案件編號:DCCC806/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