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佔領立法會案|網媒與學生記者暴動罪脫 惟採訪期間不守秩序及不遵從指示 官裁二人「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罪成

分享文章

2019年7月1日示威者佔領立法會案 ,時任《熱血時報》記者及城大編委記者今(1日)被裁定暴動罪脫,但「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罪成。暫委法官李志豪在判詞中指,不難理解為何控方聽畢證供後,沒有就暴動罪向二人指出控方案情,皆因二人在庭上仔細道出當時在場採訪的說法,亦有照片等佐證,基於不能否定兩人進入立法會拍攝採訪說法屬實,故裁定暴動罪脫。

不過,任城大編委記者的被告當日在未經准許下觸碰示威者撕毀的《基本法》小冊子,明顯是不守秩序,即使需要拍下損毀亦無必要觸碰;李官另不接納時任《熱血時報》記者聲稱不知立法會已發紅色警示一說,質疑他試圖隱瞞,基於他選擇不遵從指示而繼續逗留,裁定「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罪成。

記協發聲明表示對裁決感到非常痛心,亦對於法官完全沒就新聞自由作比重考慮感驚訝。記協又指,案件顯示記者在工作期間受到法律檢控的風險,憂案例將進一步窒礙記者的採訪工作。

被告黃家豪(20歲,城大編委記者)及馬啟聰(30歲,網媒記者)續准以原有條件保釋,將於本月6日求情。黃在庭外被問到會否擔心因採訪工作而須入獄,黃稱「我保持樂觀」。至於會否就罪成的控罪提上訴,仍需與律師團隊商討。

庭上呈照片及片段佐證 不否定為採訪入立法會

就二人面對的暴動罪,暫委法官李志豪在判詞中指,黃不爭議案發時曾在會議廳出現,但指當時為城大學生,以城大編委身分進行採訪及拍攝,他目睹示威者撕毀《基本法》小冊子,事後曾按着其中一本小冊子拍攝。黃又指,晚上8時許晚膳時已得知立法會發出紅色警示,但他理解是要求立法會職員撤去,不適用於大樓內的警員及記者。

判詞另引述被告馬啟聰的證供,指他自2013年受僱於《熱血時報》,案發時職位為項目統籌及節目監製,主要負責錄影節目,偶爾需外出採訪。案發當天,馬獲公司同意後,於晚上9時許與同事(華偉)進入立法會,華偉負責直播,他則在場拍照。直至警方在晚上10時半通知將會清場,他與華偉於晚上10時50至55分離開。

李官在判詞中提到,就黃及馬面對的暴動罪,控方在聽畢證供後,決定不向二人指出控方案情及立場,換言之控方不質疑採訪一說,李官認為「控方有此立場並不難理解」,皆因兩人在庭上均詳細道出採訪的說法,不論最初在立法會外,以至其後進入會議廳,兩人一直在拍攝或直播,亦呈上當日所拍的照片或片段佐證。

李官認為,法庭不能否定兩人進入立法會拍攝採訪說法屬實,亦找不到任何協助、支持暴動的行為以作推論,故裁定兩人暴動罪名不成立。

逾百中外媒在大樓內 誤以為可逗留記錄或屬實

至於「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罪,判詞指控方須證明被告「有否不遵守秩序」或「有否不聽從指示」。

黃家豪一方在兩方面均有陳詞,就「有否不聽從指示」方面,辯方力陳紅色警示不包括「必須撤離」的要求;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僅指示秘書處發出紅色警示,沒有指示「所有人士必須撤離立法會綜合大樓」;最後,當警方進駐立法會時,記者沒有被阻撓,會議廳亦有逾百名中外媒在採訪,議員在7月2日亦接獲短訊,提到保安將在安全情況下容許記者等人出入大樓,故有關紅色警示並不適用於記者。

李官逐點反駁指,陳維安作供時確認,曾將警方建議大樓使用者離開一事告知立法會主席,主席便同意發出紅色警示,因此「必須撤離」明顯是主席及陳維安的共識,亦是主席下達指示的含意。此外,指示明確要求「所有人士必須撤離」,用字不含糊,「本席看不到辯方可以如何把字面意思扭曲,把記者抽離『所有人』當中」。至於議員其後收到的短訊,僅顯示保安在安全情況下的「特定及額外安排」。

即使如此,李官稱黃並非貿貿然走入立法會,而是只因見到其他記者入內才會跟隨。事實上,黃返回立法會時,大樓已被警方進駐,警員沒有阻撓記者或叫他們離開,立法會及會議廳均有大批記者在拍攝,不難想像為何黃會以為記者可留下來記錄事情發展,接納黃的信念有可能是真的,裁定他成功引用此抗辯理由。

觸碰被撕毀《基本法》小冊子 干擾案發現場物品

不過,當日黃在未經准許下,胡亂觸碰在會議廳內曾被示威者撕毀的《基本法》小冊子,該物品明顯屬警方的調查方向,即使他需要拍下損毀,亦無必要觸碰,更不可干擾案發現場的物品,其行為明顯是不守秩序。

判詞提到,辯方力陳黃誠實及合理地相信當時的採訪工作無違反秩序,惟李官明言「以記者身分進行採訪,並不是沒有限制」,又在判詞中反問道:「難道記者進入別人家中進行採訪拍攝時,在未得別人同意可胡亂觸碰別人物品?」李官續質疑,當晚立法會被大肆破壞,可謂「滿目瘡痍」,遭破壞的物品不計其數,難道黃認為可隨意拿起任何被破壞的物品拍攝,以捕捉最佳攝影效果?

李官表示,看不到作為記者有何原因可觸碰示威者損毀的《基本法》小冊子,故裁定他罪成。

不知已發「紅色警示」有違常理 質疑試圖隱瞞

至於馬被控的「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罪,判詞指,看不到馬有何等舉措構成不守秩序,故只需處理他是否不聽從指示。判詞提到,馬作為有5年多經驗的媒體工作者,當晚前往立法會時,必然留意到立法會已發出紅色警示,加上他抵達金鐘後,曾在外徘徊及觀察才前往立法會「煲底」,可見他並非貿然行事之人。

判詞續指,事實上,有關紅色警示是立法會首次發出,不單具新聞價值,亦被傳媒廣泛報道,《熱血時報》斷不會不知此事,或不通知身在立法會的馬,但馬卻對紅色警示懵然不知,有違常理,李官質疑馬聲稱不知已發出「紅色警示」、所有人須撤離一說不盡不實,唯一合理而無可抗拒的推論,就是馬試圖隱瞞知悉紅色警示,仍選擇不遵從指示,並逗留至約晚上10時50分才離開,因此裁定他罪成。

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區域法院)
法官:暫委法官李志豪
被告:黃家豪、羅樂生、何俊諺、畢慧芬、孫曉嵐、潘浩超、馬啟聰、王宗堯、沈鏡樂、劉頴匡、吳志勇、范俊文、林錦均
控罪:暴動罪、非法集結罪、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的範圍罪、刑事損壞罪
案件編號:DCCC606-610/2020、DCCC1069/2020、DCCC259/2021(已合併)

被告:鄒家成
控罪:暴動罪
案件編號:DCCC 1124/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