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人認理大外暴動囚15至19個月 上訴庭拒批律政司刑期覆核 判詞指應至少判囚2年 惟被告臨近出獄 改判不符公眾利益

分享文章

2019年11月發生的理大衝突事件,17人被指由理大逃至科學館後被捕,其中5人分別於開審前及審訊中途與控方達成認罪協商,承認理大外暴動等罪,涉理大內的暴動罪獲存檔法庭,他們早前被判囚15至19個月,律政司認為原審法官陳廣池以2年作為暴動罪的量刑起點明顯過輕,提刑期覆核申請遭高等法院上訴庭駁回。

上訴庭今(1日)頒下判詞,指示威者走出理大時,不少人滿身裝備、向警方投擲汽油彈等,5名答辯人不可能沒看見,原審以2年作為量刑基準「實在太低、明顯不足」,總刑期至少應判囚2年,但考慮部分答辯人快將刑滿出獄、本案為刑期覆核申請,一般可再獲減刑,經權衡取捨後,不認為改判會符合公眾利益,遂駁回律政司申請。

2人已刑滿出獄 其餘4人將於明年3月前服刑完畢

本案5名答辯人,分別為梁子揚(25歲)、郭志帆(24歲)、許寧軒(20歲)、馬嘉惠(27歲)及嚴家朗(28歲),他們分別在今年1月及2月承認理大外暴動等罪,經認罪協商後,涉及理大內暴動的控罪獲存檔法庭,5人被法官陳廣池判處監禁15至19個月,刑滿出獄日子如下:

許寧軒(今年10月12日、已服畢刑期)
馬嘉惠(今年12月1日、已服畢刑期)
梁子揚(今年12月13日)
嚴家朗(明年2月1日)
郭志帆(明年2月22日)

律政司不滿暴動罪量刑過輕,提出刑期覆核申請,上訴庭今年9月29日開庭處理申請,即日駁回申請。

上訴庭指判刑可考慮整個理大暴動 但只作案發背景

上訴庭今頒下判詞引述雙方理據,律政司一方認為本案涉及的暴動罪為理大暴動的延續,其暴力及規模前所未見,即使5人最終選擇離開,但他們一早知悉不應入內,部分人更有份向警方投擲汽油彈等,因此原審法官以2年作為量刑起點明顯不足及犯錯;律政司亦批評,原審法官過度強調認罪協商的結果等同控方「放生」各答辯人,不當地將各人承認的理大外暴動,從整個理大暴動的背景分割出來,錯誤地認為應對他們從輕發落。

答辯方則認為,律政司要求法庭考慮整個理大暴動,無異將已存檔的控罪翻出來再判刑。此外,各人所承認的暴動罪歷時短、涉及人數少、無造成財物或人身傷害等,原審量刑並非有錯。答辯方特別提到,律政司於今年3月逾期提出刑期覆核申請,上訴庭可行使酌情權不為各人加刑。

上訴庭認為,法庭在判刑時肯定可考慮整個理大暴動,但只作為案發背景(context),與答辯方所指「翻出已被存檔的控罪再判刑」實屬兩回事,而理大暴動作為牽動全港,令整個尖東和紅磡區域陷入多天混亂的暴動的一環,不論是對公共秩序的破壞抑或個人罪責,都是其他單一與偶發的同類事件無法相比。

批原審法官陳廣池判刑考慮「瞻前顧後,模稜兩可」

判詞續提到,本案另一關鍵問題在於原審法官有否將上述原則納入判刑考慮,上訴庭認為,原審法官的處理是「瞻前顧後,模稜兩可」,一方面說不能抽離整個理大暴動,另一方面則指只能以各答辯人承認的暴動罪及案情作為判刑基礎,上訴庭在判詞一度反問原審法官所指「究竟是甚麼意思」。因此,律政司一方認為原審法官將整個理大暴動切割出來,構成原則犯錯亦是「不無道理」。

不過,上訴庭表明即使如答辯方所指,如原審法官有考慮整個背景,2年量刑基準「那也是實在太低,是明顯不足」。判詞指,當示威者魚貫走出理大時,不少人滿身裝備、手持塞有布條的玻璃瓶、向警方投擲汽油彈及硬物,5名答辯人不可能沒看見,由於暴動罪的要旨是「參與」,答辯人絕不能因沒有作出暴力行為而減輕罪責。此外,判詞亦同意律政司一方所指,在涉及嚴重罪行的案件中,無案底、受社會輿論誤導等不應佔具意義的比重。

僅逃離理大而非主動攻擊警方 量刑起點不應少於3年

上訴庭認為,5名答辯人及其他示威者「只是在逃離理大而不是主動出來攻擊警方」,可採納較低的量刑基準,「但無論如何也不應少於3年」,其中梁子揚及許寧軒適時認罪可獲3分1全數扣減,判囚2年;其餘3人較遲認罪只可獲20%扣減,判囚2年4個月,除此之外沒有進一步下調空間。

然而,上訴庭考慮是次為刑期覆核申請、部分人原定快將刑滿出獄,一般可再獲減刑,在權衡取捨下,「不認為把他們改判會符合公眾利益」,因此駁回律政司一方的申請。

法庭: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彭寶琴、法官陳慶偉
申請人:律政司司長
答辯人:梁子揚、郭志帆、許寧軒、馬嘉惠、嚴家朗

法律代表
申請方: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
答辯方:大律師關文渭(梁子揚)、大律師羅達雄(郭志帆)、大律師馮振華(許寧軒)、大律師黃宇逸(馬嘉惠及嚴家朗)
案件編號:CAAR1/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