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港大生承認動議支持梁健輝刺警判囚24月 官斥4人「公器私用」 郭永皓撰信指警民衝突傷痕未撫平  「無法違心說警方沒濫捕濫權」

分享文章

2021年七一銅鑼灣SOGO門外發生刺警案,港大學生會評議會事後召開緊急會議,通過議案對刺警的梁健輝逝世深表悲痛,另感激他為香港作出的犧牲,4名港大學生早前承認交替控罪「煽惑他人有意圖而傷人」罪,今(30日)在區域法院分別被判囚24個月。法官謝沈智慧判刑時讀出時任學生會會長郭永皓的求情信,認為他至今仍然怪罪警方。郭在信中承認,自2019年社會事件(2019年),因為警方濫捕濫權、選擇性執法,他與不少市民一樣,案發時痛恨及仇視警方。

郭永皓認為,社會運動中的警民衝突,已為香港帶來難以磨滅的創傷,「社會重回安定,但這個地方的傷痕,卻未能撫平;失去了的人心,亦難以挽回。即使兩年已過⋯⋯我也無法違心地說:警察完全沒有濫捕濫權,責任全在示威者一方」。

4名被告依次為港大學生會評議會時任主席張敬生(19歲)、時任學生會會長郭永皓(20歲)、時任李國賢堂學生會代表杜林丞亨(18歲)、時任文學院學生會代表容頌禧(19歲),上述均為案發年齡。4人上月承認交替控罪,原被控《港區國安法》下的「宣揚恐怖主義」罪獲撤銷。

官斥評論會主席不中立 卸責給其他被告及與會者

法官謝沈智慧今判刑時反駁早前辯方的求情,指出部分內容與承認案情完全相反。針對評議會時任主席張敬生,沈官不同意辯方指張僅負責主持會議促進討論,無權提出任何動議,指出他將梁健輝的議程排在第一,已反映他對此的重視程度。沈官又指,根據相關章程,主席有權主導會議,制止不恰當的討論,但張並沒有這樣做。

沈官強調,張開始會議時邀請與會者站立默哀一分鐘,批評他躲藏在主席的中立性之後(hide behind the provision for neutrality of the Chairperson),卸責於其他被告及與會者,實質上卻毫不中立。沈官續指,張作為港大學生會校園電視的委員之一,明知會議過程會被公開網上直播,可觸及本地及海外公眾。

至於郭永皓及杜林丞亨,沈官指出他們分別動議及和議「討論梁之死」,並稱梁健輝為烈士,以及指政府扼殺悼念活動,篡改歷史真相。

官指犯案經策劃 4被告濫用權力「公器私用」

沈官指出,4名被告共同犯案並非出於心血來潮,而是經過籌備和策劃,他們並非使用社交媒體發表言論的普通市民,而是特意選用最官方的渠道發表煽惑言論,內容與學生會事務完全無關,行為屬濫用權力「公器私用」。

沈官批評,香港大學是本地及國際知名的高等學府,各被告作為港大學生領袖,被公眾視為「有識之士」和年輕人的榜樣,卻完全漠視受害警員及其家人的狀況、其言論可能對公眾秩序造成的影響,在明知會議會被廣泛直播的情況下,發表煽惑言論美化暴力。

沈官認為,雖然郭永皓、杜林丞亨及容頌禧事後召開記者會道歉,涉案動議及決議也被撤回,部份被告辭去職務,但這些舉動都是在引起公憤及被譴責後發生,可見他們只是擔心刑責及其學位,悔意非常淺薄。

郭永皓求情信:無法違心說警察完全沒濫捕濫權

沈官庭上讀出郭永皓的部分求情信內容,指出郭至今仍怪罪警察。郭在信中承認,自社會事件,因警方濫捕濫權、選擇性執法,他曾經對警方確有痛恨及仇視的情緒,並指出不少學生及市民因梁健輝刺警後自殺,對警方的不滿得到宣洩,認為警方終於得到報應,才會對梁產生同情。

以下為郭永皓求情信的節錄內容:

「我一向為人直率,忠於自己,因此我希望向你坦誠相對。於我而言,社會運動中的警民衝突已經給香港帶來難以磨滅的創傷,昔日的社會和諧和警民關係已經回不去了。社會重回安定,但這個地方的傷痕,卻未能撫平;失去了的人心,亦難以挽回。即使兩年已過,我也無法違心地說,我突然由當初討厭警察變得十分支持警察;我也無法違心地說,警察完全沒有濫捕濫權,責任全在示威者一方。

官認同被告成績優異 但指「好學生」非減刑因素

沈官認同4名被告成績優越,本來有光明前途,但指出「好學生」非減刑因素,同時強調本案案情嚴重,被告個人背景顯得微不足道,法庭須顧及公眾利益,判處具阻嚇性的刑罰。

沈官最後以35個月為量刑起點,並指各被告即將開審時才明確表示認罪,只能獲4分1認罪扣減,但考慮他們年青、曾做義工及撤回動議,再減刑4個月,即判囚24個月。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謝沈智慧
被告:張敬生、郭永皓、杜林丞亨、容頌禧
控罪:宣揚恐怖主義罪(《港區國安法》第27條)
交替控罪:煽惑他人有意圖而傷人罪

法律代表
控方: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高級檢控官李庭偉
辯方:
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大律師梁麗幗(張敬生)
大律師陳國維(郭永皓)
大律師關文渭(杜林丞亨)
大律師邱治瑋(容頌禧)
案件編號:DCCC917/2021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