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度申撤「有條件釋放令」沒獲告知可有法律代表 精神病人司法覆核指當局未達程序公義 醫管局稱生活在社區該有能力了解法律權利

分享文章

一名患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男子,曾獲有條件釋放出院,並於2015至2019年四度自行向精神健康覆核審裁處申覆核其「有條件釋放令」,均遭駁回,而過程中從來無人告知他可有法律代表;至2020年,男子突獲通知其「有條件釋放令」已撤銷。男子早前入稟高等法院申司法覆核,指院方及審裁處失職,認為醫院沒有確保申請人及其親屬知悉可以提出覆核「有條件釋放令」,而審裁處沒有建議申請人可尋求法律代表人或法援協助。

案件今(21日)在高等法院聆訊。申請方陳詞指,獲有條件釋放者向審裁處提出的覆核相當重要,關乎人身自由問題,獲有條件釋放者隨時可被召回遭強制拘留,一直生活在壓力之下,故審裁處須確保他們行使自身的法律權利,採取任何措施,以達至程序公義。

院方及醫管局則指,法例沒規定醫管局須向獲有條件釋放者講解他們有權提出覆核,並強調獲有條件釋放者在社區生活、應有能力自行查看法例,了解自身的法律權利。法官高浩文聽罷雙方陳詞,押後5月31日或之前頒下判詞。

司法覆核申請人為夏志偉,建議答辯人為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院長、醫院管理局及精神健康覆核審裁處。精神健康覆核審裁處沒有參與是日聆訊。

覆核關乎人身自由 申請人持續生活在壓力下

代表申請人夏志偉的資深大律師祁志指出,夏過往自行向精神健康覆核審裁處提出覆核申請,其申請內容缺乏焦點,反映沒有法律代表這一點不利於他的申請,而覆核相當重要,關乎其人身自由。祁志又引述《精神健康條例》指,有條件釋放令適用於有暴力傾向的精神病人,但院方在2010年指稱夏犯下的「暴力紀錄」並非真確,而夏獲有條件釋放令出院後,須遵從條件如「居住在院長所指明的地方」,可隨時被召回醫院拘留,令申請人持續生活在壓力之下。

祁志續引述《精神健康條例》68A條,指院長有責任向每名被羈留的病人及其親屬解釋可向審裁處提出覆核申請,強調獲有條件釋放者,與被羈留病人一樣失去了一定程度的自由。

去年出新指引 仍沒寫有條件釋放者可提覆核

祁志再引述《精神健康覆核審裁處規則》,指向審裁處提出覆核的申請人可授權代表,而審裁處也可委任其他人作為其授權代表,強調他們是「精神上無行為能力者」,故審裁處有額外的責任為他們安排代表。

祁志續指,審裁處需要確保病人行使他們的法律權利,採取任何措施以達至程序公義,並指夏是「聰明的人(intelligent man)」,他接受的治療使他可以維持日常生活,亦獲有條件釋放多年,即便如此,夏也需要法律代表的幫助,可見法律代表的重要性。

祁志亦提及,院方亦須緊記「精神上無行為能力者」的健康及利益;然而,醫管局於2023年,就有條件釋放令訂下新指引,卻仍沒有提及獲有條件釋放者可以向審裁處提出覆核,只提及須向被強制拘留者解釋可以向審裁處提出覆核。

對有條件釋放者 醫管局沒積極義務告知權利

是日聆訊,僅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院長及醫院管理局派出法律代表出庭答辯;精神健康覆核審裁處沒有參與聆訊。

就申請方指當中存在程序不公,即醫管局沒有告知夏志偉可向審裁處提出覆核有條件釋放令,醫管局及院方的代表大律師孫靖乾陳詞,引述《精神健康條例》68A條指,院長有責任向每名被羈留的病人及其親屬解釋向審裁處提出覆核申請,並據此引申指法例沒規定,院方須向有條件釋放者解釋可向審裁處提出覆核申請,故醫管局沒有「積極義務」告知他們這些權利。

在社區生活能接觸親友 可自行查看了解權利

孫同意獲有條件釋放者可在申請覆核時,獲法律代表或尋求法律援助,惟強調獲有條件釋放者與被強制扣留者不同的是,前者在社區生活,可以接觸到親屬、朋友等。基於上述,孫指出獲有條件釋放者,如本案申請人,應該有能力自行查看相關條例,以了解自身在提出覆核申請時享有的法律權利。

孫亦補充指,醫管局的成員是醫生,不曾接受法律訓練;另外精神健康覆核審裁處亦會自行覆核其決定,最後於2020年撤銷夏的有條件釋放令。

法官高浩文聽罷雙方陳詞,押後5月31日或之前頒下判詞。

根據入稟狀,申請人夏志偉1995年時被診斷患妄想型精神分裂症,屬《精神健康條例》所定義的嚴重精神障礙,患者未能正常地理解現實情況,但可以透過藥物治療,非並一定是永久性疾病。至1997年8月,夏在治療後病況已停止,情緒亦有所改善,而此後近13年,夏均有正常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但時至2010年3月4日,夏在深圳被陌生人打,致其右眼及右手受傷,事件導致其妄想型精神分裂症復發。

入稟狀促裁定 院方及精神健康覆核審裁處失職

入稟狀續指,夏回港後遭醫院按《精神健康條例》扣留,在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精神科留院治療。約兩個月後,夏獲院方按《精神健康條例》第42B條(有暴力傾向病人的有條件釋放),向申請人發出「有條件釋放令」出院,出院條件包括申請人要接受院方指示的後續治療、受精神科社康護士及社會福利署的監督。如果夏或任何受「有條件釋放令」限制的病人違反任何條件,就會被召回接受強制扣留。

而夏於2014年獲醫務社工告知,他有權向精神健康覆核審裁處申請覆核其「有條件釋放令」,但並未獲向知可有法律代表或法援協助處理申請。其後5年,夏在沒有任何人協助下,自行4度向審裁處申請覆核命令,4次申請均失敗,但過程中從沒有人告知他可有法律代表。直至2020年5月20日,夏突然獲告知不再受「有條件釋放令」限制,並於同年6月18日收到取消相關命令的通知。

入稟狀最後指,院方及審裁處失職,認為醫院沒有按例採取合理步驟,以確保申請人及其親屬,知悉他們可以提出覆核「有條件釋放令」;負責處理有關覆核的精神健康覆核審裁處,則沒有建議申請人可尋求法律代表人或法援協助,違反其憲制責任及構成程序不公。

法院:高等法院
法官:高浩文
申請人:夏志偉
答辯人: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院長、醫院管理局、精神健康覆核審裁處

法律代表
申請人:資深大律師祁志(Nigel Kat)、大律師馬亞山(Azan Marwah)、大律師李恩儀
案件編號:HCAL2374/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