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歲青年認7年內2度猥褻胞妹 犯首案年僅10歲胞妹3歲 官指被告犯案時不成熟 判感化18個月

分享文章

現22歲的青年在2011年時,要求3歲胞妹替他口交,7年後與胞妹共浴時非禮其胸部和私處,胞妹前年因抑鬱及自殘行為送院,向醫生披露事件後,終揭發本案,青年早前承認兩項「年齡在16歲以下的兒童作出嚴重猥褻行為」罪,今(8日)在區域法院判刑。精神及心理報告透露,被告小二起聽到父母性愛聲音而對性感好奇,另自覺胞妹出生後被忽略,認為犯案可報復父母的不公平對待。

法官郭偉健判刑時指,本案情節嚴重,首罪發生時事主年僅3歲,但當時被告亦只得10歲,他自小接觸色情資訊,卻缺乏正確性教育及監管,犯案時不成熟及入世未深,犯下嚴重錯誤,父母難辭其咎,考慮他沒有對事主造成難以復原的傷害,加上被捕後按照保釋條件搬離家中,已受到一定教訓,最判處感化18個月。

男被告為代號Y.L.P.(現22歲),他早前承認兩項「向年齡在16歲以下的兒童作出嚴重猥褻行為」罪,事主X是其親妹,二人相差7歲,兩罪案發時父母均不在家。

女童因抑鬱及自殘送院 向醫生透露遭胞兄性侵犯

案情透露,首罪發生時(2011年)X年僅3歲,被告叫X入睡房替他口交,X感驚恐但照做,被告在X手掌射精,再以手指搓弄X的陰道外圍。第二罪發生在2018年,被告着10歲的X入廁所,二人全身赤裸,他於坐廁上要求X為他手淫並射精,他替X塗梘液時曾摸X胸部和私處。X在2021年11月因情緒抑鬱及自殘行為被送院,向醫生透露遭被告性侵犯,被告同年12月被捕。

法官郭偉健在判刑前引述X的創傷報告,提到X患輕度抑鬱及適應障礙,主要壓力源於學業,而父母視她為「陽光孩子」,令她不敢透露負面情緒,直至揭發本案後情緒變差,出現自殘行為及自殺念頭,幾乎每天哭泣,亦自責未能忘記事件,令兄長被迫離家,導致家庭破裂。

被告自胞妹出生後感到遭忽略 認為犯案可向父母報復

郭官續引述被告的精神科報告,提到被告被捕後,按照保釋條件不得返回案發地點及接觸X,只能搬離家庭,先後住在酒店及青年宿舍等地,不時萌自殺念頭,被診斷有適應障礙。

心理報告則指,被告與父母關係疏離,父母經常將其成績與同學比較,直至X出生後,父母焦點放於X身上,他自覺被忽略。報告亦指,被告自小二聽到父母性愛的聲音,便對性產生好奇,小三起接觸色情物品及手淫,小五時每天手淫次數可達1至5次,中學時期與同學不時談論「性」及「妓女」,直至中六開始召妓,他曾被女同學取笑身型及有氣味,以及有求愛不遂的經驗,對與女性發展親密關係失去希望。報告指,他將犯案歸咎於父母的不公平對待,認為可以此報復父母,另相信與X發生性行為後可變得更親密。

官指被告自小接觸色情資訊 卻缺乏性教育及監管

感化報告認為,父母對被告關心有限,犯案源於父母對子女成長的需要缺乏敏感度,基於被告感後悔、獲家人支持,值得給予改過的機會,建議判處感化令。

郭官判刑時直指本案情節嚴重,被告與X相距7歲,被告是X唯一的兄長,具有吩咐X的地位,而首罪發生時X年僅3歲;此外,被告承認兩罪並非單一事件,在7年間曾對X作出類似行為,可見並非一時失控犯案。不過,被告在首次犯案時也只得10歲,剛過須負刑責的年齡,「分對錯能力與成年人顯然有落差」,他自小接觸色情資訊,卻無得到正確性教育,亦缺乏父母監管,認為他犯案時不成熟及入世未深,犯下嚴重錯誤,父母難辭其咎

郭官又提到,從報告所見,X的壓力來源為學業及父母對其「陽光孩子」標籤、與父母的相處等,本案對X造成的心理創傷難以量化,但並非不可逆轉。此外,X在求情信中表示已原諒被告,望一家盡早團聚,郭官接納辯方所指,團聚有助X的心理復原。

感化令外附加4項條件 包括須接受精神及心理治療

郭官又指,被告被捕後離家生活,須接受精神及心理治療,經已受到一定程度教訓,考慮被告犯案年齡、不成熟心態,沒有對X造成難以復原的傷害,也沒有使用暴力或威迫利誘,不屬非監禁不可的程度,最終判處感化18個月,郭官另施加4項附加條件,包括須保持行為良好、與感化官保持聯絡、在工作及讀書等安排上遵照感化官指示,另須按指示接受精神及心理治療。

判刑後,郭官叮囑被告遵守上述條件,否則須重新判刑,「相信到時只有一種判選擇,就係即時監禁」。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郭偉健
被告:Y.L.P.
控罪:向年齡在16歲以下的兒童作出嚴重猥褻行為罪
案件編號:DCCC 301/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