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非法集結案|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倬僖等兩人非法集結罪不成立 區庭外直言脫罪屬幸運 批檢控基礎薄弱 官指控方無證據證明區在現場出現 另一被告雖在場但無參與搗亂

分享文章

中大撒粉案 中大掟粉案 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倬僖 非法集結

2021年1月中大新學期開課日,多名黑衣人涉在大學站外呼籲「唔使show證,直接入嚟」,推跌保安檢查站的鐵欄,又向保安投擲白色粉末。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倬僖及另外兩名學生否認非法集結罪受審,其中被告梁溢希早前被裁定表證不成立,當庭釋放,其餘兩被告的控罪,今(24日)在沙田裁判法院裁決。裁判官朱文瀚指,控方無證據證明區倬僖在非法集結現場出現,而另一被告雖然身處現場,但沒參與搗亂,遂裁定兩人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區兼獲訟費。

區倬僖事後在庭外接受記者訪問,直言:「今次我甩到,我會形容係一種幸運⋯⋯不代表香港不存在司法不公嘅情況,呢一刻都有好多香港人喺漫長嘅司法程序入面受緊折磨,希望大家可以繼續去關心呢啲香港人。」區又批評,本案檢控過程只基於薄弱證據和武斷估算,但控方仍然堅持提告,「我會覺得成件事其實好荒謬,亦都浪費咗我哋好多嘅金錢同時間」。被問到會否擔心律政司上訴,區表示:「我都冇得諗咁多,畢竟而家喺香港,真係乜都有可能。」

被告為區倬僖(23歲,學生)及梁顥維(26歲,學生),他們被指於2021年1月11日,在港鐵大學站A出口外近香港中文大學校園內的出入口保安檢測站參與非法集結;同案被告梁溢希(23歲,法律助理)早前獲裁定表證不成立,當庭釋放。

裁判官朱文瀚今指出,根據閉路電視片段及保安員的證供,多名黑衣人向大學站外的保安檢查站投擲白色粉末搗亂,衣著及行動具集體性,破壞社會安寧,屬非法集結。不過,朱官同時指出,即使發生非法集結,仍要考慮被告是否身在現場。

控方憑閉路電視及拍卡紀錄等拘控被告 官指拍卡紀錄屬傳聞證供

控方主要依賴一名警員觀看閉路電視,比對片中人衣着、行走路線及學生宿舍拍卡紀錄,鎖定本案兩名被告疑為片中人。然而,朱官今指出,控方並沒有按《證據條例》證明拍卡紀錄屬真確,故有關證據僅屬傳聞證供,沒有給予任何比重。

針對區倬僖的指控,根據控方一段閉路電視片段顯示,一名身穿紅色連帽上衣的人士,與另一人各自手持紅色背心膠袋,走入「小橋流水」山徑,其後有兩名黑衣人手持相同膠袋步出山徑,最後在大學站外檢查站出現;控方指紅衣人就是黑衣人,而黑衣人就是區倬僖。

朱官指出,從區倬僖家中搜出的紅色連帽上衣不具獨特性,所有中大學生均可購買;即使接納區就是紅衣人,山徑可通往校園任何地方,不一定通往保安檢查站。朱官又指,閉路電視畫面沒有連貫性,紅衣人一度消失,而紅色膠袋同樣不具獨特性,控方亦無證據袋內載着甚麼。朱官強調,區並非當場被捕,惟控方無證據指他在場出現,法庭無法作出任何有罪推論,裁定區罪名不成立。

至於針對梁顥維的指控,閉路電視片段顯示,他早上身穿灰色連帽上衣、頭戴黑色鴨嘴帽,於大學站外一直逗留,其間疑似與黑衣人交談,及後非法集結發生時,他疑似手持手機拍攝。朱官指出,即使片中人就是梁顥維,法庭無從得知他與黑衣人的討論內容;梁亦身處在集結外一段距離,沒有參與搗亂,難以推論手持手機拍攝就是參與非法集結。朱官強調,上訴庭經已指出,單純身處非法集結現場本身,並不會招致任何刑事法律責任,裁定梁罪名不成立。

相關新聞:

中大非法集結案|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倬僖等兩人非法集結罪不成立

中大非法集結案|同為社堂導師友人作供 稱與被告相約大學站外會合吃「開sem飯」 控方同意「夥同犯罪」原則不適用本案

中大非法集結案|控方指無證據被告撒粉或搗亂但依「夥同犯罪」原則起訴 辯方反駁終審庭已裁定不適用 官裁定一人表證不成立當庭釋放

中大非法集結案|涉大學站外向保安檢查站撒粉 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倬僖等3人被控非法集結 保安庭上認錯人 辯方:「嗰個係我哋嘅指示律師」

法院:沙田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朱文瀚
被告:區倬僖、梁溢希、梁顥維
控罪:參與非法集結罪
案件編號:STCC748/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