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2020.09.04中環IFC示威|「Lunch哥」上訴得直 獲撤銷「組織受禁群組聚集」定罪及刑罰

分享文章

綽號「Lunch哥」的李國永被指於2020年9月在中環國際金融中心(IFC)內組織示威,帶領叫口號及在商場內遊走,遭票控「組織受禁群組聚集」,他受審被裁定罪成,判處15個月感化令,他早前不服定罪向高院提上訴,暫委法官郭啟安今頒下判詞,指案中無證據顯示上訴人為組織者,其行為充其量只是響應參與,且片段只見有人和應上訴人叫口號,但不見有人跟隨他在商場內四處遊走。

郭官指,雖然上訴人位處最前方叫口號,但套用上訴庭在「8.18流水式集會案」的裁定,組織者須積極參與計劃、安排或管理集會,純粹在場出現,即使身處顯眼位置,亦不足以成為組織者,裁定上訴人上訴得直,下令撤銷其定罪及刑罰。

上訴人為李國永(21歲)遭票控一項「組織受禁群組聚集」罪,涉於2020年9月4日下午1時許在中環國際金融中心1樓中庭組織受禁群組聚集,即多於2人的聚集。經審訊後,裁判官葉啓亮裁定他罪名成立,判處15個月感化令。

無證據呼籲聚集 充其量只響應參與

判詞指出,案中最重要的爭議在於上訴人有否組織涉案群組聚集,上訴人認為,原審裁判官基於上訴人決定遊行路線,即商場保安阻止時決定折返中庭,以推論他是聚集組織者;然而,案中無證據顯示他曾呼籲他人加入聚集,即使他人決定跟隨亦屬個人自由及選擇,他無權阻止,因此原審裁判官的推論並不穩妥。

律政司一方則援引「陳偉業案」及「Flockhart v Robinson」1950年英國案例,並指上訴人在中庭不停張望途人和記者,另叫口號及舉手勢,繼而在商場移動,並一直處於人群前方帶領,不時回頭查看後方情況,無疑是「控制或領導」聚集。

法官在判詞中指,本案並非涉及遊行的案件,有別於律政司一方援引的兩宗案例,根據呈堂片段,當時商場保安阻止上訴人及男子在1樓中庭叫口號,他們遂乘扶手電梯至2樓,沿途繼續叫口號,二人及後再遭保安截停及勸喻,最終折返1樓中庭,有關情況與計劃遊行路線在本質上有所不同,正如辯方大律師在原審結案陳詞中所指,「毋庸置疑的是上訴人只做了兩件事:即叫口號及在商場遊走,僅此而已」,本案並無證據顯示上訴人是發起人或組織者,他亦無指示遊行方向或路線,其行為充其量只是響應參與,而不一定是組織者。

8.18流水式集會 在顯眼位亦不足成組織者

法官特別提到,雖然不爭的是上訴人是一直站在最前方叫口號,但根據上訴庭在「8.18流水式集會」上訴案的裁定,本案原審裁判官依賴並推論上訴人是組織者的行為並非決定性,亦未必足夠達致有罪的推論。

法官又同意辯方在原審時的觀察,即片段見到被指和應口號的譚姓男子曾出現數秒,但他與上訴人相距甚遠,亦無跟隨上訴人移動,他最終在距離上訴人較遠的位置被帶進封鎖線,由此可見,除了有人和應上訴人的口號外,不見其他聚集人士曾跟隨上訴人在商場內四處遊走。

法官進一步套用上訴庭在「8.18案」的說法,「作為組織者必須負起某程度的責任又或者有積極參與計劃、安排或管理集會。純粹在現場出現有份參與,即使在顯眼的位置並不足夠」,故此不能認同原審裁判官所指,已在毫無合理疑點下得出推論,即上訴人必然涉及安排及籌備是次行動,並且是組織者之一。法官裁定上訴人有關上訴理據成立,以致其定罪不穩妥,裁定上訴人上訴得直,下令撤銷定罪及刑罰。

法院:高等法院
法官:暫委法官郭啟安
上訴人:李國永
控罪:組織受禁群組聚集
案件編號:HCMA455/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