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淘大商場衝突|男子藏武罪成 求情指本案延誤3年半 望法庭酌情減刑 另一男非法集結罪脫

分享文章

2019年9月14日牛頭角淘大商場內外逾千人聚集,高唱國歌者與身穿黑衣人士不停對罵。

2019年9月14日淘大商場逾百人因政見而起衝突,其間有身穿黑衣者向警方照射雷射光,部分人逃至彩頣居被截停,其中兩男分別被控非法集結及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受審,今(28日)在東區裁判法院裁決。裁判官屈麗雯基於控方未能證明彩頣居曾發生非法集結,裁定其中一男被告罪脫。涉管有雷射筆及行山杖的被告則藏武罪成,辯方求情指本案延誤長達3年半,不論是否控方過失,懇請法庭酌情減刑。辯方又指,被告過往誤入歧途,如今洗心革面可斗膽直言「被告人係浪子回頭」。

首被告劉佑煒(現29歲,侍應)今被裁定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成,涉於2019年9月14日在牛頭角彩霞道55號彩頣居外管有一個可發出雷射光的裝置和一支行山杖。次被告萬展超(案發時29歲,保安)則被控於同日同地參與非法集結,今被裁定罪名不成立。

控方案情指,警方接獲到淘大商場處理打鬥事件,商場內外均站滿人,高峰時期有3000至4000人聚集,現場十分嘈吵,高唱國歌者與身穿黑衣人士不停對罵,警方要求在場人士散去不果,期間數名黑衣人向警方叫囂及照射綠色光,警方欲上前調查時,黑衣人便轉身逃走,部分人逃往彩頣居。警方見彩頣居外的行人路有黑衣人聚集叫囂,截停包括本案兩被告在內的6人。

非法集結罪被告招認與控罪地點不一致 裁定罪脫

裁判官屈麗雯裁決時指,次被告萬展超曾招認「我都斷正畀你啦阿sir,我認呀非法集結,但爭議招認的自願性。當時萬供稱,他身上管有一個屬於朋友的銀包,惟警員指承認非法集結才會歸還銀包,否則起訴他盜竊,又言盜竊罪成須監禁3個月,非法集結僅判罰500元或社會服務令,萬因感到害怕,且在警車遇襲,故作出招認。

惟裁判官指,萬無要求驗傷、無就警員「屈打成招」作出投訴,反之為將銀包交還朋友而甘願背負罪名,說法不合情理、不合邏輯。

然而從片段所見,彩頣居外氣氛平靜,除有人駐足觀看外,未見擾亂秩序或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及至警員截停6人後才有人叫囂,萬僅招認於淘大商場參與非法集結,但本案無證據指彩頣居外正在發生非法集結,遂裁定萬罪名不成立。

萬聞裁決後一度閉眼,十指交錯相扣,隨後緩緩步向後方的長椅,劉則繼續站立聽取裁決。

被告稱帶雷射筆上山測試為討好心儀女子 官質疑難信服

就劉佑煒供稱當日欲到淘大商場一茶餐廳向母親道歉,以修補關係,裁判官質疑劉眼見茶餐廳關門後便立即離開,未有確認母親的位置,草草了事,說法流於表面。

對於劉當日稍後時間相約友人行山,在山上測試雷射光的擴散效果,以討好心儀女子,裁判官質疑劉購買雷射筆多時,卻「捨易取難」地帶上山測試,難以令人信服。再者山路難行,劉連行山鞋、頭燈都沒有配備,卻將一大堆與生命安全無關的物品帶上山,做法不合邏輯。

加上,閉路電視拍到劉一次又一次重返商場,不斷徘徊,身上有大量防護裝備,另有可傷人的行山杖及雷射筆,可見是有備而來,唯一而不可抗拒的推論是他有意圖使用上述兩項物品傷害他人,因而罪成。

辯方求情指被告曾誤入歧途服刑 現在「浪子回頭」

踏入求情階段,代表劉佑煒的大律師梁麗幗談及其背景,指劉的父母離異後,母親再婚,並誕下一子。

劉自2012年已投身社會,努力賺錢養家,卻於2016年誤交損友、誤入歧途,因而出現兩項與本案不類同的刑事定罪記錄。及至2019年服刑完畢,劉洗心革面,欲與母親修補關係,不幸捲入本案,晉升機會被擱置。不過他已修心養性、發奮上進,至今獨力承擔弟弟的學習費用,未婚妻力證他為人善良。

梁指,涉案兩項物品均藏於劉的背包內,並非能隨時取出使用,其中行山杖亦無經過改裝。

梁又提到本案的延誤情況,指警方於案發3日後已檢取商場的閉路電視片段,2020年初完成對雷射筆的檢驗,惟至2022年5月4日才重新拘捕被告,致本案長達3年半才審結。梁指,過程中劉並無任何錯失,就算控方無份構成檢控延誤,法庭亦可運用酌情權給予減刑,並以不高於3個月監禁作為量刑起點。

梁直言:「斗膽講一句,被告人係浪子回頭。」此時,劉眼泛淚光。

裁判官表示,索取背景報告再判刑,下令劉即時還柙,5月10日判刑,屆時控方須解釋案件延誤的原因。

劉步入犯人欄後不禁落淚,視線不曾離開公眾席,親友向他揮手道別,有人高叫「阿煒」!

法院:東區裁判法院
裁判官:裁判官屈麗雯
被告:劉佑煒及萬展超
控罪: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參與非法集結罪
案件編號:KTCC659/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