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恒大女學生暴動罪脫 官指關鍵警員證人證供「充斥許多問題」 對警方處理本案手法「本席不想再多說」

分享文章

3名恒大女學生涉於2019年11月12日,在恒大毗鄰的大老山隧道收費廣場參與暴動。3人否認暴動罪,一人於開審日改認罪、准保釋;另2人不認罪受審。暫委法官彭亮廷今(8日)在西九龍裁院(暫代區院)裁定2人暴動罪不成立;認罪被告則還押候判。

控方傳召3名警務人員、依賴其證供指2名被告身處現場後逃往附近天橋;暫委法官彭亮廷拒絕3人證供,多次批他們不可靠、「充斥着許多問題」,例如其中2人在案發後錄取的口供,指2名黑衣女子身處逃跑人群的隊尾,卻在距離案發1年8個月、收到探員要求補充細節後,補錄口供指有3名女子身處隊尾。

至於另一名警員,他供稱在前往天橋的樓梯拾獲范姓被告的卡片套;法官指他「竟然可以在案發後的兩年半後,忽然說出卡片套的準確位置」。就警員辯稱有探員曾陪他返現場、令他記起位置,而他忘記了對方是誰,法官指警方亦未能提供該探員的調查報告,「對於警方處理本案的手法,本席不想再多說。」基於閉路電視未能拍攝到2名不認罪被告、她們又是恒大學生等,法官指她們雖可疑,但控方未能舉證至毫無合理疑點。

1被告開審日改認罪准保釋 2人續不認罪受審

被告依次為范紫雪(23 歲)、杜美宜(23 歲)及盧靖婷(21 歲),上述為被起訴時年齡,3人均報稱恒大學生,同被控於2019年11月12日,在大老山公路(南行)大老山隧道行政大樓外,連同其他身分不詳的人參與暴動。3人原否認控罪,案件於2023年9月20日開審,盧靖婷當日改認罪、准保釋;另2人續不認罪受審。

控辯承認事實指,案發地點為大老山隧道收費廣場的7號至14號收費亭及附近行車道,2019年11月12日早上7時,有一群黑衣人闖入收費廣場,破壞設施如自動收費系統,使行車通道遭癱瘓、部分車輛行車受阻。防暴警員及後到場追捕黑衣人,而被告范紫雪和杜美宜在附近的恒大範圍內被捕。

暫委法官彭亮廷指,控方傳召了9名證人,其中控方第四至六證人、即3名警務人員的證供屬關鍵,以證明范紫雪和杜美宜身處案發現場;但法官分析大老山隧道公司提供的涉案閉路電視片段,以及3人的證供後,發現他們的證供均不可靠。

警員證人1年8個月後改口供 隊尾2人變3人

控方第四證人、警員9019供稱,他和第五證人警長52190乘坐衝鋒車抵達現場,下車時看到3名女子在10號至11號收費亭前,並隨着暴動人群逃至通往恒大天橋的樓梯、身處隊尾。其中兩人、即范紫雪和認罪被告盧靖婷在跑下天橋後,經小路左轉入下坡,9019和52190分別制伏盧和范;餘下杜美宜則右轉,在上坡被一名已離職的梁姓督察拘捕。

法官指警員9019的「證供充斥着許多問題」,首先,他在2019年11月12日案發後撰寫了第一份口供紙,提及看到2名女子跑在暴動人群隊尾,卻在案發後的1年8個月後撰寫第二份口供,改稱有3名女子跑在隊尾。

官:「所有事情實在巧合到一個匪夷所思地步」

而且,法官強調,警員9019供稱是收到一名探員查詢,要求就本案提供更多細節後,才撰寫第二份口供,辯方於審訊時質疑9019是在得知梁姓督察不願作供後,才提供第二及三份口供,雖然9019當時極力否認,但法官指「所有事情實在巧合到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質疑指「竟然可以在一年八個月後,在冇什麼額外輔助資訊輔助下,突然說出跑在隊尾的是三名女子,而不是兩名女子⋯⋯為何他在錄取第二第三份口供紙中提供額外而且關鍵的資訊,本席不想再多說。」

就警員9019供稱閉路電視未能拍攝到全部涉案黑衣人,並稱僅能在片段辨認出認罪被告盧靖婷、而未能辨認出范紫雪和和杜美宜;法官同意辯方稱,閉路電視已拍攝到全部涉案黑衣人。

另外,就9019供稱3人均身處10號至11號收費亭,法官指閉路電視片段卻不見盧靖婷附近有2名女子,而且盧靖婷跑向天橋時、明顯並非身處隊伍最後,加上盧逃跑前身處的位置實際上是8號收費亭,可見9019的證供不可靠。

官分析CCTV片段黑衣女子 衣著與2被告不同

法官再分析閉路電視中,身處案發現場的另兩名疑似女子身形的黑衣人,指其衣著與范紫雪和杜美宜不同,質疑范和杜是否如控方所說,身處收費廣場及參與暴動。

控方第五證人、警長52190則同樣供稱,留意到3名女子跟隨逃跑人群的隊尾,並與警員9019分別制伏兩名被告、另一名則由梁姓督察拘捕。法官斥52190的「證供同樣充斥着許多問題」、「同樣不可靠」,例如他未能辨認認罪被告盧靖婷的衣著等,卻供稱不同意9019拘捕了盧,「他不想承認自己的記憶有錯誤」,加上他不曾從閉路電視片段辨認出該3名女子。

法官進一步指,警長52190「竟然撰寫了五份口供紙」,他於案發日撰寫的首份口供紙僅提及2名女子跟隨黑衣人隊尾,卻在第二份口供增補口供,稱留意到3名黑衣女子在收費亭,以及跑在隊尾的是3名女子,而且把第二份口供的日期錯誤寫作第一份口供的日期,直至2022年8月才發現日期出錯,並在第三份口供提出更正日期。

法官強調,52190同樣在距離案發1年8個月後,收到探員查問能否就第一份口供補充,「無獨有偶,能夠在沒有其他自己撰寫的紀錄的情況下,憶述更多資料,撰寫數份口供紙。」

質疑案發2年半後 忽然說出拾獲證物凖確位置

法官另提及,52190供稱自己觀察到杜美宜身處現場,卻不曾在口供紙或庭上描述,杜被捕時帶的卡其色背囊、黑色帽子及其開孔白色牛仔褲,鑑於背囊的顏色搶眼,法官指52190的觀察「極為牽強」,未能指證杜美宜身處案發現場。

至於控方第六證人、警員33947供稱在往天橋的樓梯發現了屬於被告范紫雪的卡片套,指稱她曾身處收費廣場;法官同樣指其證供不可靠,33947在首份口供稱拾獲卡片套、惟沒有提及從樓梯處拾獲,辯方更指稱他曾向一名刑偵警員稱不記得拾獲位置,但他在2022年5月再撰寫口供紙,指出拾獲位置為樓梯,法官質疑「竟然可以在案發後的2年半後,忽然說出卡片套的準確位置」。

就33947辯稱,一名探員曾陪同他返回案發現場,令他突然記起拾獲位置,探員亦拍下該位置,再將相片沖曬出來、交給自己,自己卻不記得該探員的警務單位和警員編號;法官表示對他的證供「有很大保留」,警方更對控方表示未能提供該名探員的調查報告、「因為遍尋不獲」,法官續表示「對於警方處理本案的手法,本席不想再多說。」

官批3名提供關鍵證供控方證人 「完全不可靠」

暫委法官彭亮廷總結指,提供關鍵證供的「控方第四、第五、第六證人全部不可靠」,只能證明范紫雪和杜美宜被捕,閉路電視也沒有拍攝到2人身處現場;而且,法官在審訊時基於警員未向范紫雪施行警誡,遂剔除范的招認,而杜美宜沒有招認,故本案不存在入罪性陳述;2人亦是恒大學生,有出現在恒大附近的理由,他們身上也沒有其他環境證據如生理鹽水,單憑2人身上穿黑衣,難以推論他們身處暴動現場,裁定2人罪名不成立。

法官最後提及,范紫雪供稱自己當時前往附近巴士站乘車,在天橋上被迎面而來的黑衣人推撞,故逃回恒大方向,但法官認為她應留在原地、或繼續前往收費廣場,以此與黑衣人保持距離,質疑其辯解可疑;而杜美宜傳召的辯方證人,其口供大部分是傳聞證供,沒有證據價值,可見本案2名被告相當可疑,惟控方未能舉證至毫無合理疑點。

認罪被告盧靖婷的保釋則被撤銷、須還押,案件押後至5月6日求情、6月3日判刑。

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代區域法院)
法官:暫委法官彭亮廷
控罪:暴動
被告:范紫雪、杜美宜、盧靖婷
案件編號:DCCC535/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