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港人案|鄧棨然認「意圖妨礙司法公正」及「管有汽油彈」 判囚46個月  官指鄧在內地被判刑「自作自受」拒作減刑

分享文章

「12港人」涉嫌在2020年8月潛逃台灣途中被廣東海警截獲,其中涉管有汽油彈的被告鄧棨然,去年8月在內地刑滿出獄後被移交返港,他先後承認涉製造汽油彈的「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以及涉潛逃的「作出一項或一連串妨礙司法公正的行為」罪,續還押至今(16日)在區院被判刑。

法官練錦鴻判刑時強調,被告在汽油彈案和潛逃案中均擔任主導角色,前者與他人合謀以汽油彈製造混亂及恐慌,影響警方執法;後者帶同其他犯案的人逃亡,加上他沒有航海經驗,貿然出海危及自己、同夥及公海的其他船隻。法官特別提到被告「在內地被判刑只是自作自受」,不會就此減刑,把被告判囚46個月。鄧棨然今身穿白色Polo上衣出庭,聞判後神色平靜,走入囚室前向正揮手的旁聽人士微笑點頭。

被告鄧棨然(現34歲)於今年1月22日承認「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案情指鄧與同夥透過Telegram群組策劃分工,短期租用單位及買原材料製作汽油彈,以供在10.1國慶日向警方投擲;鄧再於今年2月,承認「作出一項或一連串妨礙司法公正的行為」罪,案情披露被告獲一名叫「廢中」的人安排,以35萬元購入快艇及上兩節免費航海課,以學習操作船隻,並於2020年8月23日負責駕駛快艇接載其餘11人離港潛逃台灣。

官指被告擔任領導角色 合謀以汽油彈製造混亂及恐慌

兩案今在區院一併判刑。就涉汽油彈案,法官練錦鴻判刑時指,被告與其他人合謀製造汽油彈及企圖製造其他可爆炸裝置,他們不可能不知使用爆炸品可對他人造成嚴重傷害,甚至死亡,並提及他們具部署,受精確的訓練及分工,參與者至少有5人,被告擔任領導角色,負責計劃、分工及招募人手。

練官強調,涉案物料極為危險,雖僅涉及製造16枚汽油彈,惟相關材料可在附近商店購買,被告等人未製造更多汽油彈,「是警方情報工作成功所致」,非被告的行動有所保留;又指他們於網上搜查製造方法,而當時正值社運變得越發激烈,示威者與警方對峙,被告與他人合謀以汽油彈製造混亂及恐慌,影響警方執法,判刑須收威脅、遏止之效用,令干犯者及有意干犯者有所警惕、不敢造次。

練官續表示,雖然於涉案單位的物料足以製造16枚汽油彈,而其他材料可形成鋁熱劑混合物,不過難以點燃,所以不予比重,考慮其計劃、地點、被告主導的角色,以51個月作為「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的量刑起點,經認罪扣減後判囚34個月。

官批被告沒航海經驗 危及他人及公海船隻

至於潛逃一案,練官指被告因涉汽油彈案被捕後,向一個激進Telegram群組「勇武2.0」成員求助,獲成員「廢中」、「表哥」等成員幫忙設計潛逃計劃,經多次會面商討後決定逃亡台灣,涉案快艇為被告名下購買,被告更接受約6至8小時的航海訓練,學習操作船隻、閱讀海圖等,可見被告在潛逃計劃擔當重要角色,安排資金買船、潛逃路線、食物、汽油等物資,以及分派工作。

練官認為,被告沒有航海經驗,經過數小時實習後便貿然出海,更帶同於其他案件犯案的人一同逃亡,欲逃避刑責,此舉除使自己和他人犯險,更危及公海其他船隻。

就被告在內地被截查拘捕,承認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並被判囚3年,練官認為內地司法系統與港不同,兩地刑責並無直接關係,直言被告「在內地被判刑只是自作自受,無法律理據因此扣減他在本地犯上罪行的刑期」。

不能排除犯案受炙熱社會風氣影響 惟指被告不可推說自己年少無知

法官再引述辯方求情陳詞指,被告曾任民建聯西貢社區主任,任職電子工程相關工作,被捕前經營網店,另提及他自小參與教會,於19歲受洗為基督徒,積極參與義工活動,以往無刑事定罪紀錄;認為不能排除被告受炙熱社會風氣影響,因而作出錯誤決定,但強調他犯案時已屆30歲,擁有豐富的社會經驗,不可推說自己年少無知。

法官雖考慮同級法院法官曾就同案其他被告判處10個月監禁,但鑑於潛逃案涉及詳細計劃,被告又擔當主導角色,認為被告刑責較重,故以18個月為量刑起點,經認罪扣減後,判囚12個月。

就整體刑責上,法官認為兩案雖有關聯,但為兩項獨立罪行,故「看不出要(部分)分期進行」,故兩罪判刑全數分期執行,最後以判囚46個月為兩案的總刑期。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練錦鴻
被告:鄧棨然
控罪:「作出一項或一連串妨礙司法公正的行為」罪、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
案件編號:DCCC1236/2023、DCCC323/2020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