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11.18理大衝突|涉助游繩離開示威者逃避追捕 14人妨礙司法公正罪成 當中9名登車者亦暴動罪成

分享文章

2019年11月理大爆發大型衝突,其間逾百人用不同方法逃離理大,部分人從天橋游繩離開,由其他人駕車接走,其中19人涉嫌協助他人逃避警方追捕而被捕,部分人早前認罪,餘下14人受審,法官王詩麗今(29日)裁定14人妨礙司法公正罪成,其中9人暴動罪成,押後至4月27日,連同已認罪者一同求情。14名被告須即時還柙,其間為案發時年僅16歲的女被告索取背景報告。

王官在判詞中裁定登上車輛的9名被告均為暴徒,於紅磡繞道登上涉事車輛非偶然之舉,正如片段所見,有人游繩而下,有人從分岔路口走上紅磡繞道,該處有人協調指示他們登上不同車輛。王官認為,涉案司機及乘客「一個提供車輛接載,一個就接受接載」,雙方懷着共同目的,即免於被捕而共同行動,因而罪成。

本案共有19名被告,依次為何英傑、林斌、伍偉楠、冼宏俊、林施雅、梁卓鋒、陳俊鋒、麥韜、利文熙、黃姓女生(案發16歲,現20歲)、張頌熙、梁穎欣、陳鎮洋、劉淑華、黃琪峰、林鑫濤、卓姓女生(案發16歲,現21歲)、黎靖言及陳宇晴。

其中5人包括林斌、陳俊鋒、利文熙、陳宇晴早前已承認暴動罪,陳鎮洋則承認危險駕駛罪,但陳另否認「作出一項或一連串傾向並意圖妨礙司法公正的作為」罪(下稱妨礙司公正罪),故此同案有14人受審。

控方指稱,案發時有7部車輛試圖離場時遭警方截停,當中負責駕駛車輛的何英傑、冼宏俊、張頌熙、陳鎮洋、以及冼的女友林施雅協助他人離開,被控妨礙司法公正罪;登車者包括伍偉楠、梁卓鋒、黃姓女生、梁穎欣、劉淑華、黃琪峰、林鑫濤、卓琬宜、黎靖言則是先前參與暴動的人士,被控暴動及妨礙司法正罪。

根據控方案情,妨礙司法公正罪涉及7部車輛,負責駕車的司機及乘客如下:

駕駛者乘客
第一輛車何英傑林斌#、伍偉楠、陳朗天、余冠廷、歐陽朗軒*
第二輛車冼宏俊林施雅(冼的女友)、梁卓鋒、梁巧兒、余卓賢*
第三輛車梁偉傑*陳俊鋒、麥韜#、陳卓倫*
第四輛車伍卓文*利文熙#、黃姓女生、譚浩儒、張家樑*
第五輛車張頌熙梁穎欣、陳千行、李熹麟、李國明*
第六輛車陳鎮洋劉淑華、黃琪峰、林鑫濤、張啟宗、嚴展翔、劉港聞*
第七輛車黎敬暐*卓姓女生、黎靖言、陳宇晴#、曾瑞娜*
*不在法庭聆訊之內,共18人(部分已離港)
#早前承認暴動罪,妨礙司法公正罪獲存檔法庭

被控暴動9人 裁定從理大逃出

判詞先處理被控暴動的9人,當中共有5人出庭作供,包括伍偉楠、黃姓女生、張頌熙、林鑫濤、黎靖言。王官在判詞中完全拒絕接納5人的解釋,裁定他們均是從理大逃出或游繩而下的人。其中黃姓女生聲稱11月17日進入理大找男朋友,由於男友遲遲無回覆,遂打算自行離開,然而聽到有人叫「咪出去,出去盞死」後折返,直至翌日晚上得知可從Y Core離開,最終與一名男子、即已認罪的利文熙游繩而下。

王官在判詞指,黃聲稱害怕遭暴徒打,又說因害怕催淚煙,而選擇不從隧道離開,「一個女子竟敢留在由暴徒佔領的地方,一個隨時會受到人身傷害的地方,也不願使用隧道離開,皆因恐怕有催淚煙,兩者相比之下必然是留在理大更為恐怖和危險」。事實上,黃大可選擇由警方提供、和平有序的方法離開,控方亦曾向她指出這點,不過黃自言沒有勇氣,王官指「她留宿在理大面對暴徒和一眾陌生人需要更大的膽量」。

王官另質疑伍偉楠的證供不盡不實,包括他稱練舞後,友人Joe駕車接載他回理大宿舍,但當Joe提出要接載游繩而下的人時,伍沒有詢問對方何時回來,便下車獨自等待,其反應不合理,質疑他在證人台上編作故事。王官裁定,當時警方已包圍理大各出入口,換言之沒有人可進出校園,伍出現在紅磡繞道的時間,正是多人從新橋游繩而下或從新橋一帶逃離紅磡繞道之時,遂裁定伍是從理大逃離者,繼而走上紅磡繞道登車。

現場儼如打仗 按理應離開免被殃及

至於各人有否參與暴動,判詞指警方在2019年11月17日晚上約7時,已成功設立防線禁止任何人進出理大,9名被告必然是防線尚未築起之前已進入理大,他們清楚知悉理大正發生暴動,「在儼如打仗的環境下,若是有人恰巧出現在暴動範圍或附近一帶,按道理說他/她會即時離開,以免被誤會為示威者,殃及池魚」。

王官續指,除了伍偉楠及黃琪峰外,其餘被告都不是理大學生或職員,當中亦只有伍居於理大附近,若非暴動參與者,他們進入理大後有足夠時間、渠道及機會離開,但各人不聽從警方勸喻,寧願冒着受傷的風險游繩或從新橋一帶逃離理大,而逃匿原因必然是為了參與理大暴動。

王官提到,黃姓女生管有一件看似是自製英文急救字眼的反光背心,她自言為紅十字會會員且懂得急救,然而上訴庭在「陳佐豪案」強調,「即使某人在騷亂中自我定位為急救員,但只要他的造意和行為都符合暴動的元素,他就是參與了暴動⋯⋯這裏所指的行為可以是施行急救,關鍵是這個行為是否可被正確理解為促進、協助或鼓勵其他示威者破壞社會安寧」,故此擔當急救員並非辯護理由。

王官又指,即使無證據顯示各人曾作出破壞行為,但身在現場壯大示威者聲勢,鼓勵和支持破壞社會安寧行為,與其他參與暴動者有共同目的,當中卓琬宜及黎靖言更穿上黑衫黑褲向理大內的「黑衣人」表明為同路人,遂裁定控方已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裁定9人干犯暴動罪。

人道理由載傷者送院 官指為脫罪而狡辯

針對妨礙司法公正罪的裁決指出,其中為司機之一的何英傑自辯稱,當時他以人道理由接載傷者前往醫院,強調不會接載黑衣暴徒。王官在判詞中反駁指,當時有陌生人即歐陽朗軒登上何的車,何不但沒有喝令對方下車,更無查問其身分,其反應不合情理。

判詞續指,當時何容許歐陽朗軒登車,打開車門慢駛,再向梁巧兒招手,何此時仍不關門,再讓陳朗天、林斌上車,繼而再容許無受傷的余冠廷、伍偉楠上車。何沒有深究登車者的身分,原因是他知悉該些人正逃避警方逮捕,當時「積極地協助一個又一個逃避逮捕的人登上自己的車輛」,他之所以形容車上人士為傷者,只是為了脫罪而狡辯。

至於另一司機張頌熙,王官指當時路面滿布雜物,有數人匆忙上車,在這樣的情況下,張應陌生女子要求「車人落橋」便匆忙離開,但沒有問及因由實屬不合情理。

提供接載與受載 共同目的為免於被捕

司機冼宏俊及其女友林施雅沒有作供,不過警方檢取了其車上錄影裝置的錄音,內容包括「有冇嘢掉?」、「有警察,大家小心」、「滿咗啦唔該」等。王官認為不會如斯巧合地出現表面談論消滅證據的議題,故裁定二人必然知悉警方會逮捕從理大逃出者,而且容許3名人士登車,免遭被捕。

司機陳鎮洋同樣無自辯,他當時容許3名被告劉淑華、黃琪峰、林鑫濤登車,多次漠視停車的警告,顯示他知悉3人的身分,亦知道自己犯法接載將會被捕的人,如此正解釋了他當時為何出現了惡劣的駕駛態度,「他沒有清白的原因,他是畏罪而逃」。

總括而言,王官裁定登上車輛的被告為「暴徒」,認為他們從新橋一帶逃出理大,目的為逃避警方逮捕,登上涉事車輛亦非偶然之舉。根據部分被告早前自辯內容,當時有人徒步走到紅磡繞道或在新橋游繩到達地面,有7至8輛電單車在該處接載他們至紅磡繞道的分岔路口,再登上其他車輛,該些電單車來回接載,猶如一個循環。正如片段所見,有人游繩而下,有人從分岔路口走上紅磡繞道,該處有人協調指示他們登上不同車輛,就算不是早有預謀,但各被告駕車抵達該處接載暴徒的那刻,他們的作為已傾向妨礙司法公正。

至於實際接受接載的9人,他們的目的昭然若揭,故此涉案司機及乘客「一個提供車輛接載,一個就接受接載」,雙方懷着共同目的,即免於被捕而共同行動,故裁定所有被告妨礙司法公正罪成。

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王詩麗
被告:何英傑、林斌、伍偉楠、冼宏俊、林施雅、梁卓鋒、陳俊鋒、麥韜、利文熙、黃姓女生、張頌熙、梁穎欣、陳鎮洋、劉淑華、黃琪峰、林鑫濤、卓姓女生、黎靖言、陳宇晴
控罪:作出一項或一連串傾向並意圖妨礙司法公正的作為罪、暴動罪、危險駕駛罪

法律代表
控方: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
案件編號:DCCC313/2021、DCC573/2021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