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油麻地暴動|4人罪成還柙下月求情 1人辯稱路過往急症室求醫脫罪

分享文章

警方2019年11月圍堵理工大學,有人發起以「圍魏救趙」方式,圖增援理大內的示威者,同晚在油麻地一帶發生警民衝突,逾200人被警方拘捕,多人被控暴動罪 並分成不同案件起訴,其中一宗涉及5名被告的案件,今(20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裁決。法官張潔宜指,當晚現場火光熊熊、煙霧瀰漫,途人不可能逗留在場,留下來必然是參與暴動,但同時信納一名女被告辯稱當晚飯後肚瀉嘔吐,往急症室求醫路上,遭正在推進的警方制服,認為她或是無辜途人,裁定她暴動罪名不成立;其餘全數被告暴動案成,案件押後至2月3日求情,罪成被告須即時被還柙。

5名被告分別為歐育婷(案發時23歲)、陳思朗(案發時 31歲)、朱兆輝(案發時 28歲)、梁家樂(案發時 18歲)及梁栢熙(案發時 25歲),同被控一項暴動罪,指他們於2019年11月18日,在窩打老道和咸美頓街之間的彌敦道一帶,連同其他人參與暴動。散庭後,不少旁聽人士在庭外相擁落淚。

爭議彌敦道四通八達 被捕者可能是無辜途人沒機會離開

案件早前審訊時,辯方主要爭議案發當天,彌敦道四通八達,在示威者以外,亦有途人及街坊,被拘捕的人士可能是沒有機會離開的無辜途人。不過,法官張潔宜今作出裁決時指,案發時暴動已持續一小時,任何無辜途人必然會察覺涉案路段火光熊熊、煙霧離漫,有大批示威人士聚集並大聲叫囂,故此任何無辜途人必然會知悉正發生暴動,而選擇離開。張官又認為,即使交通受阻,途人仍有足夠時間離開,留下來的人必然是參與暴動。

然而,首被告歐育婷審訊時曾自辯,指自己在2019年曾參與「一帶一路」的中國青年論壇,亦擁有公務員考試的合格證書,強調自己從未參加任何示威活動;案發當晚,她飯後不斷肚瀉嘔吐,故徒步前往急症室求醫,惟沿途遇上警方推進,受驚逃走時被扯跌制服。她又解釋,涉案被搜獲的替換衣物,是供案發當日早上入院的母親之用,而防毒面罩則由兩名陌生女子施以援手時給她。

脫罪被告被捕後中度脫水 官信納是肚瀉嘔吐無辜途人

張官分析,歐的母親當日早上確有入院,故替換衣物確可能屬於她;被告醫療報告顯示,她被捕後中度脫水,支持她肚瀉嘔吐的說法,而她聲稱的行走路線亦脗合被捕地點,故信納她可能是無辜途人,裁定她暴動罪名不成立。

至於案中其他被告,案發時任職的士司機的第3被告陳思朗審訊時亦選擇自辯,稱當晚載客時遇上示威,欲落車買晚餐不果,折返時遭警員制服。他又解釋,有的士司機曾遭示威者「私了」,為避免衝突方便工作,習慣穿黑衫黑褲,而護肘則為搬貨時保護手肘。

被告肩膊骨折後腦腫脹 警員供稱從未用警棍打

不過,法官認為被告既擔心「私了」,理應知悉涉案路段危險,亦應看到附近暴動的火光和催淚煙,不會逗留在場;相反他卻在沒有逼切性情況下,走向高危的彌敦道,做法不合情理,又指他冒被誤認為示威者的風險,裝備防毒面罩、護目鏡、護肘等同樣不合理,亦對他前往買晚餐或搬貨沒有任何幫助,不信納陳的說法,直指他出現在暴動現場並非偶然,從裝備及衣著可見他有備而來,唯一合理推論就是他參與暴動。

任職水喉工的第8被告梁柏熙早前自辯時則稱,當晚工作後與女友到旺角「睇樓」,身上帶着工具,離開時卻誤中催淚煙,女友需到附近小巷清洗雙眼。其後梁嘗試召的士離開時,卻遇上逃走的人群,他又指遭兩名警員從後拉扯及被警棍打,被捕後有警員將他背包內跌出的手套,戴在他的雙手上。

梁事後求醫,經診斷後發現左肩膊骨折、後腦腫脹。由於負責制服的警員供稱,自己從未用警棍打梁,故辯方爭議他錯認被制服的人士。

兩被告沒作供 官憑深色衣著及與示威者逃跑定罪

不過,張官認為,梁的傷勢可脗合警員棍打,也可脗合他曾有反抗而遭警員使用武力制服,不足以成為警員錯認被告的基礎。法官續指,梁知悉理大事件,涉案路段可能出現示威暴力,卻仍選擇於案發當晚到油麻地一帶「睇樓」,做法並不合理,又認為梁在女友中催淚煙、心情未平伏的情況下,自行離開召的士,及後看見示威人群仍選擇逗留,做法同樣不合理。基於他身上裝備、當晚位置,裁定他暴動罪成。

第5被告朱兆輝及第6被告梁家樂兩人均選擇不作供。朱兆輝一方爭議警員隱瞞毆打朱的事實,為不誠實證人。法官認為,沒有充足證據顯示朱的傷勢由警員造成,而無論如何,他有否遭警毆打,亦與他有否參與暴動無關,同樣裁定他暴動罪成。而張官就基於被告張家樂的深色衣著、與示威者一同逃跑,裁定他亦暴動罪成。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張潔宜
被告:歐育婷、陳思朗、朱兆輝、梁家樂、梁栢熙
控罪:暴動罪(《公安條例》第19條)
案件編號:DCCC438/2021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