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油麻地暴動|3被告暴動罪脫另8人罪成 官接納因工作路經及在場採訪 罪成被告還押至7.19求情

分享文章

2019年11月發生的理大衝突,大批人士欲往理大外圍聲援,213人在油麻地被捕,其中涉及23人的案件,1人早前認罪,其中11人於開審日改為認罪,餘下11人則否認控罪,當中3人今(30日)在區域法院被裁定無罪,其餘8人罪成。

法官指,其中一名被裁定無罪的被告,當時任職特約記者,但他於案發前採訪示威經驗不多,案發時亦選擇在示威者的後方進行採訪,且身穿白色上衣,故接納其證供。至於另兩名無罪被告,法官接納他們當時須到公司工作,並加班工作至深夜,其後因不同緣故而無法得知下班路經的地段有暴動。案件將押後至7月19日求情及9月16日判刑,各罪成被告其間均須還押。

11名否認控罪被告,分別為林樂進(28歲,均為案發年齡)、林迪倫(20歲)、劉思琪(19歲)、梁健朗(24歲)、譚啟沖(24歲)、謝承峯(23歲)、王俊元(22歲)、蘇定楠(18歲)、馮文杰(19歲)、張健森(21歲)、張敖妍(18歲)。

指政府及警方案發當日曾以公告及貼文呼籲市民盡量減少前往油尖旺區

暫委法官黃雅茵今(30日)頒下書面判詞,裁定當中3人王俊元、張健森及張敖妍無罪,其餘被告則罪成。

判詞指,當日理大「圍魏救趙」的示威行動,導致油麻地區出現示威,並指政府及警方於案發當日的公告和貼文,曾提及在油麻地彌敦道及佐敦道交界的示威事件,呼籲市民如無必要,盡量減少前往油尖旺區。雖然辯方指,沒有證據顯示被告曾閱讀上述公告或貼文,惟法官認為,除無罪的兩名被告張健森、張敖妍外,其他被告在被捕時均帶備手提電話,另被告梁健朗亦承認案發前已從新聞得知經常有暴動等發生。

法官續表示,鑑於在警方圍捕示威者後,案發附近非常擁擠,判斷被告林樂進、林迪倫、劉思琪、梁健朗、譚啟沖、謝承峯、王俊元於油麻地地鐵站A1出口被截停,另蘇定楠、馮文杰、張健森和張敖妍則在醫療區出現,而醫療區中均為懷疑示威者,故所有被告均是暴動區域內被截停,關鍵在於他們是否無辜的路人。

接納控方指被告在場出現是鼓勵及支持暴動

法官分析指,案發當天非常混亂,居於香港的年輕被告不會對情況毫不知情,又或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暴動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到衝突附近的位置」,加上在警方圍捕示威者時,雙方已對峙45分鐘左右,警方已給予相當多的警告,在場人士有充足機會離開暴動現場。

此外,警方與示威者當時各投擲汽油彈及催淚彈等,製造出巨大的爆炸聲,汽油彈導致火光熊熊,空氣亦瀰漫催淚煙刺鼻氣味,現場人士最低限度必然知道上述情況,故認為任何在圍捕時被發現在暴動範圍內的人士,均為參與暴動者。

法官又認為,各被告身上均有深色衣物,部分帶備防毒面罩、生理鹽水等示威常見物品,加上現場遺落相當多示威工具,故接納控方所指,被告在現場出現,是以身在現場鼓勵及支持其他暴動者的形式參與暴動。

接納特約記者身穿白色在場因採訪 另一被告加班後離開撞到頭部

不過,法官亦認為,仍須考慮辯方案情是否能削弱上述推論。就被告王俊元,他供稱當時任職「實媒體」的特約記者,當晚被安排至案發地點採訪,並身穿白色上衣和戴記者證,其後用手機拍攝示威者的行動,但被推進窄巷,並遺失記者證。法官認為被告在案發前,曾有7次採訪示威的經驗,公司對他只有基本訓練,加入公司前亦沒有採訪經驗,且他選擇在示威者後方採訪而非前線,「對一名記者而言,並不為過」,加上其上司的證供,其記者證相當容易損壞,而被告身為特約記者,沒有昂貴的攝影器材也正常不過,加上他身穿白色上衣,故接納其證供,裁定他罪名不成立。

至於另一被告張健森,就供稱自己當日到會計行上班,至深夜才下班,下班期間被示威者撞至失平衡,法官接納他當時需於會計行的高峰期超時工作,也需要到案發地點附近的小巴站乘車回科大宿舍,其下班路線也不可能看到案發現場的衝突情況,被告更因撞到頭部而意識矇糊,不能排除辯方所指,他可能因意識模糊,不知道自己在醫療區被捕,且其黑色衣服亦印上科大的字樣,法官逐接納其證供。

指被告腳腕久傷未癒 如參與暴動風險高

至於最後一名被裁定無罪的被告張敖妍,她表示於案發當日需到由其父親管理的油麻地分校協助工作至深夜11時,因遺留手提電話在家中鞋櫃,而該校無法看到案發地點,加上隔音良好、單位內沒有電視等,故不知道警方曾發出警告,其後於下班時無法穿過人群回家並受傷。

法官在判詞指,被告多年前已開始協助該分校的工作,加上當時沒有渠道得知現場環境,且當時其腳腕久傷未癒,如參與暴動風險相當高,判斷以其身形也無法推開人群離開現場,加上控方未能成功挑戰其說法,故接納被告的證供。

拒納被告供稱到場觀察警方執法及只為了解發生何事

而被告林樂進就供稱,其父親為退休警務人員,自己曾修讀毅進警務課程、惟成績未達標,雖然他支持警察及父親,但希望到現場觀察警方執行職務,因此故意穿著與示威者相似衣服,以免被示威者襲擊,而他到場後曾因吸入催淚彈而不適,又嘗試逃離向他跑來的示威者,其後遭警方拘捕。

法官認為林沒有說出真相,指他既然「聲稱自己支持警方執法」,亦多次上網觀看警方執法的片段,根本無需到暴動地帶確認其深信的事實,加上有直播等,實無需到場「便可即時親歷其境」。且他在吸入催淚彈不適後仍準備逗留,加上他不會無故在現場披露其家人職業,更應穿著與示威者不同衣物避免被誤認,故拒納其證供。

就被告林迪倫作供時指自己自中三加入少年警訊,目前仍是會員,於大學一年級被提升為少年警訊領袖,但於2017年起因學業繁重而停止參與相關活動。而在案發當晚,他到旺角一茶餐廳用膳,離開餐廳時聽到油麻地方向傳來聲響,但沒嗅到催淚彈味道,故希望了解前方發生何事,又指當時人群密集,他看到有人傳物資等,但沒看到警方行動,及後一度被跑過來的人群撞跌。

法官認為,即使林迪倫沒有聽到任何警方警告,他之後已看到警方發放催淚彈,除非意圖參與暴動,否則不會進一步橫過彌敦道至北行位置,而他身為少年警訊領袖,不可能不知道催淚彈的作用為清場,而示威者逃跑明顯是受警方追捕,故同樣拒納其證供。

官直指被告證供內容「不盡不實」

至於被告劉思琪作供時指當時任職兼職會計文員,案發當晚在家中溫習,沒留意社會事件,但晚上突記起需要幫老闆把信件交到旺角附近大廈,故搭小巴前往旺角,再步行至該大廈;當接近案發地點時,聽到巨響及聞到催淚煙,判斷如繼續前往將十分危險,故打算折返油麻地地鐵站回家,惟不知地鐵已停止運作,她及後被捕,被帶往警署搜身時發現遺失該信件,其後更因此被老闆責備。

法官就認為,被告如須前往該大廈,搭地鐵明顯較小巴更方便,加上當時已是深夜,應在翌日早上工作,加上其就讀的嶺南大學因示威活動停課,她外出前應了解相關地區的狀況。法官又指,被告於盤問下表示自己沒有拉好放有信件的袋子,認為如信件十分重要,被告根本不會如此魯莽,遂拒納其證供。

針對被告梁健朗的作供,法官認為其證供內容「不盡不實」,指他承認得知當時有許多暴動事件發生,也知道理大事件,卻要法庭相信他完全沒了解油麻地的情況,加上在盤問下承認當時彌敦道路段沒有任何商舖營業,情況實不正常,認為他理應選擇安全的地方為公司送達文件,故拒納其證供。

被告辯稱為愛國人士 官引其轉載帖文指實為雙面人

法官亦拒絕接納被告譚啟沖供稱,當日到場的目的為將流動電池交給任職網媒記者的朋友,指其背囊有生理鹽水等其他物品,他亦身穿深色衣物。至於被告謝承峯供稱當晚開電單車到旺角一間酒店進行婚禮佈置,法官認為他已留意行車路上有磚頭等,卻仍繼續行駛,亦不應把電單車泊在碧街的車位,加上他出發前曾留意交通情況,認為他故意隱瞞自己知道彌敦道封路,同拒納其證供。

被告蘇定楠沒有作供,辯方指他當日胸口痛,但法官認為消防員不可能因其身體狀況,而將他帶進暴動現場的醫療區。至於另一被告馮文杰就指自己為愛國人士,當日只是相約母親到附近宵夜,後在現場因吸入催淚煙等而暈倒,法官指他曾轉載與六四事件相關的帖文,卻在國家重要日子發慶賀貼文,可見他是雙面人,不能參考他過往説法,且他可以選擇其他地點吃宵夜,故同樣拒納其證供。

案件押後至7月19日求情及9月16日判刑,各罪成被告其間均須還押。有數名旁聽人士聞判後一度激動落淚。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暫委法官黃雅茵
被告:林樂進、林迪倫、劉思琪、梁健朗、譚啟沖、謝承峯、王俊元、蘇定楠、馮文杰、張健森、張敖妍
控罪:暴動罪
案件編號:DCCC800/2020、DCCC577/2021(已合併)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