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屯門衝突|3人涉包圍警方大興行動基地 非法集結等罪罪成 還柙2.27判刑

分享文章

2019年10月屯門疑有不明氣體洩漏,網上有號召包圍位於屯門的警方大興行動基地抗議,其中3人包括一名案發時年僅14歲男生,遭控非法集結、使用蒙面物品等罪,經審訊後,暫委法官鄭紀航今(8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區域法院)裁定3人面對的所有控罪罪成,押後至本月14日求情,本月27日判刑,3人須即時還柙。

暫委法官鄭紀航在判詞中拒絕接納3人的辯解。其中居於屯門的20歲女生在自辯時解釋,欲到附近會見候選區議員,追問不明氣體洩漏一事,惟法官質疑群組訊息含糊,無說明議員何時現身,被告一廂情願的想法難以令人信服。至於她在警誡下稱到場為「保護手足」,只因當時想起聖經《羅馬書》12章的「要以手足之愛,彼此相親」經文,鄭官直指看不到如何能聯想起「保護」,批評她試圖引用聖經經文來掩蓋真正原因。

3名被告為吳顥筠、陳樂期及案發時14歲江姓男生,暫委法官鄭紀航今裁定3人面對的所有控罪罪成,並頒下判詞解釋裁決原因。

3人涉及的控罪表列如下:

被告非法集結在非法集結中使用蒙面物品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
吳顥筠(案發20歲,現24歲)罪成罪成罪成
陳樂期(案發24歲,現28歲)罪成
江姓男生(案發14歲,現18歲)罪成

官拒接納被告辯聲見候選區議員關注區內不明氣體洩漏

根據控方案情,本案源於有人在網上號召到警方屯門大興基地示威,以抗議據稱警方在基地附近進行催淚彈訓練而產生不明氣體。3名被告在審訊中均選擇出庭自辯,但暫委法官鄭紀航在判詞中質疑3人證供既不可信,亦不可靠,拒絕接納。

其中居於屯門的吳顥筠自辯稱,當晚飯後出門散步,順道前往良德街會見田景區候選區議員梁灝文,追問是否有政府部門跟進區內有不明氣體洩漏一事。然而,吳只從屯門區街坊的Telegram群組得知「梁灝文會出嚟㗎啦」、「食完飯就出嚟去睇吓點」,但訊息無確切說明梁何時現身,認為她單單倚靠群組內的含糊訊息,便「一廂情願」地認為前往梁平日擺街站的地方便可見到對方,說法難以令人信服。再者,吳同意她可循其他途徑聯絡梁,甚或其他跟進事件的人,認為既然如此,她根本沒有必要散步至良德街親自找梁。

官批被告試圖引聖經掩蓋警誡下稱「保護手足」真正原因

至於吳在警誡下曾言到場為「保護手足」,她在自辯時解釋,因當時感到驚慌,故想起聖經《羅馬書》12章12節的內容,並開始祈禱,她及後又想起第10節「要以手足之愛,彼此相親」,認為「手足」代表自己,同樣進入逸生閣的人與她有着相同感受,故此以「手足」借代該些人士。

不過,鄭官在判詞中指,吳並不認識該些同在逸生閣被截停人士,從他們的衣着所見,亦必然不是吳口中的「街坊」,認為吳的形容僅淡化他們的身分,又指不論在文字或意義上,都看不到「羅馬書12」如何能聯想起「保護」一詞或意思,批評吳「砌詞狡辯」,試圖引用聖經經文來掩蓋當時聲稱「保護手足」的真正原因,裁定她的回答意指「她要保護她的同路人」,即與她有共同目的人士。

鄭官續指,吳聽到鐵欄被拖行的聲音、非法集結者叫喊的口號、警方警告,亦見人群照向大興行動基地的雷射光束,必然意識為非法集結現場,惟她以一身裝備出現逗留,包括身穿黑衫黑褲、戴上手袖及手套、背囊藏有泳鏡及生理鹽水等,因此裁定她非法集結罪成。

被告管有噴漆附近有石柱寫上「死黑警」 官指可推論意圖用以塗污他人財產

而就吳另涉管有黑色噴漆,判詞稱自反修例風波出現以來,示威者以噴漆在塗鴉或噴黑店舖、路牌、閉路電視鏡頭,以阻礙他人拍攝非法行為,實屬見慣不怪,而從證物所見,良運街行人路確有石柱被寫上「死黑警」。鄭官認為,吳在案發現場被搜出一支尚未用完的黑色噴漆,不可抗拒的推論是她意圖用以塗污他人財產,故裁定她另被控的「管有物品意圖摧毀財產或損壞財產」罪同樣罪成。

至於吳稱因嚴重暗瘡而需戴上口罩及鴨咀帽,以免遇到相識的人,判詞批評其說法「誇張失實」,亦不接納吳因頭部有濕疹,又覺空氣「污糟」而脫下口罩,再換上黑色上衣,將上衣「笠」過頭並圍在頸的解釋,質疑吳「弄虛作假」。

拆鐵欄本身已屬刑事行為 被告目堵他人組傘陣遮掩不可能仍是光明正大

判詞續引述案發時14歲江姓男生的證供,居於屯門的江姓男生,聲稱以「觀察者」心態了解要求警方交代不明氣體洩漏事件的集會,但他對警方以擴音器公告的內容、聲稱「首次」見到的警方藍旗漠不關心,認為與其目的背道而馳。

此外,片段見到江曾拆除及搬動鐵欄,並放置在路上,江解釋為阻隔車流,以免集會人士被車撞到,不認為是一件壞事。然而,鄭官指拆鐵欄本身已屬刑事行為,加上被告承認目堵有人組成傘陣以遮掩拆鐵欄行為,他不可能仍認為拆鐵欄是光明正大的合法行為,況且他戴上口罩及帽子,亦反映他明知自己所為違法,才會遮掩身分,裁定他意圖作為非法集結一份子,並實際作出受禁行為。

判詞另提到,江自言自小氣管欠佳,小時候亦有哮喘,但自2010年起,院方已無為他處方治療哮喘藥物,僅需定期覆診。而案發當晚因天氣轉涼,他因此應母親要求戴上口罩。惟判詞反駁稱,既然醫院毋須處方藥物,其哮喘必定輕微,再者他在搬動鐵欄時奔跑亦無不適,質疑他「砌詞狡辯」,不接納其因生理需要在戴上口罩的理由。

不信納被告跟友人相約見面 指地點屬「兩頭唔到岸」

至於陳樂期的證供,聲稱指2019年初於遊戲機中心認識一名叫Eric的男子,他曾將遊戲機家用版控制器借給對方,由於對方稱控制器上的制式設定不適合,故案發當晚大家相約在建生站見面,並幫忙調較控制器。

判詞指,二人當時相識9個月,仍沒有交換電話號碼或其他通訊方式是「極不尋常」,令人難以置信,加上二人相約的地點不接近彼此的住所,實屬「兩頭唔到岸」,質疑該說法是子虛烏有的情節。

鄭官指,當晚9時半過後,集結者開始堵路、照射雷射光束、呼叫侮辱警員口號,當時陳在該處出現,不可能不知非法集結者正作出受禁行為,他身穿黑衫黑褲、帶備可在破壞時保護雙手的手套、及在警方發射催淚煙下使用的泳鏡,認為他是意圖成為非法集結的一份子,協助或鼓勵他人作出受禁行為。鄭官亦不接納其辯稱,稱因輕鐵車廂冷氣凍,而將上衣「笠」過頭、套在頸上保暖的說法,裁定他非法集結及使用蒙面物品兩罪均罪成。

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區域法院)
法官:暫委法官鄭紀航
被告:吳顥筠、陳樂期、案發時14歲男生
控罪:非法集結罪、在非法集結中使用蒙面物品罪、管有物品意圖摧毀財產或損壞財產罪
案件編號:DCCC 746/2020、DCCC 757/2020(已合併)

法律代表
控方:大律師韋浩棠、曾思衡
辯方:大律師熊雪如(吳顥筠)、大律師許淑儀(陳樂期)、大律師郭憬憲(案發時14歲男生)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