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高院拒批《願榮光歸香港》禁制令律政司上訴 律政司首稱歌曲違法 法庭之友質疑立場改變  官押後7月中前頒判詞

分享文章

律政司申請禁制以不法意圖傳播歌曲《願榮光歸香港》,去年7月被高院駁回申請,拒絕批出禁制令。律政司其後提上訴,就部分上訴理據獲批上訴許可。案件今(24日)在高等法院上訴庭續進行非正審上訴和上訴許可申請的合併聆訊。代表律政司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今陳詞指,在草擬的臨時禁制令中所提及的32段不同版本的《願榮光歸香港》Youtube連結,全部均有清晰的犯罪意圖及犯罪行為,去煽動、分裂國家或誤傳為國歌。余續指,當法庭認可該32段片段屬違法及違反禁制令,便可便利律政司要求相關的網絡平台服務供應商移除該些片段,堵截源頭。

以法庭之友身份陳詞的資深大律師陳樂信指,律政司一方的說法大幅度轉變,今天是首次指該32段片段均屬違法;原審法官沒有裁斷該32段歌曲片段是否違反國安法,而現在律政司要求上訴庭作如此裁斷,做法影響上訴程序,認為法庭不應考慮此新的法律議題。陳續指,律政司沒有證據指出該32段片段違反國安法;不是說關乎國安就違法,而是需有煽動意圖,當有些人可能是無知,也可能是年青人開玩笑等涉及其他情況,法庭無需要推論至哪麼遠並作如此決定性裁斷。

律政司一方會在3月11日或之前,提交再修定的臨時禁制令草擬本予法庭。首席法官潘兆初指,法庭會押後裁決,預計由3月11日起計,4個月內頒布判決。【律政司申禁制《願榮光歸香港》 報道結集】

代表律政司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今陳詞指,在草擬的臨時禁制令中所提及的32段不同版本的《願榮光歸香港》Youtube連結,全部均有清晰的犯罪意圖(mens rea)及犯罪行為(actus reus),去煽動、分裂國家或誤傳為國歌。余若海指,《願榮光歸香港》的創作者亦形容該歌曲是一個「武器」用作激起群眾情緒及凝聚民心,而歌曲的歌詞亦具煽動性,包括提及「要光復這香港」和「時代革命」等,嚴重危害國家安全。

當法庭認可歌曲違法及違反禁制令 可便利律政司要求移除片段及堵截源頭

余又指,不是說舉着國家安全的旗號,法庭就應跟從做律政司提出的所有事情,但法庭要從法律層面上看,尤其是關乎國安時,法庭並沒有配備判斷國安風險的資格,反之律政司所呈堂、警司Margaret Wong的供詞則指,除非法庭頒下禁制令,否則相關行為會繼續發生。余續指,當法庭認可該32項不同版本的《願榮光歸香港》屬違法及違反禁制令,便可便利律政司要求相關的網絡平台服務供應商移除該些片段,堵截源頭。

就法庭之友一方指,國安法列明國安罪行案件的審判應「循公訴程序進行」,余若海認為是誤解了國安法,認為國安法是與本地法律並行,沒有禁止可利用禁制令,而在普通法下,刑事罪行同時會加諸民事藐視罪亦非不常見。

法官質疑「限制條款」會令人更困惑 沒添加任何實質意義

余若海又指,同意禁制令的內容要精準及確切。首席法官潘兆初及上訴庭法官彭寶琴均指,律政司一方有責任清晰地指出甚麼事情屬合法或不合法;彭官亦問到,除現時提及的「學術研究」及「新聞活動」外,是否有其他類別範疇應包括在「限制條款(proviso)」之內。余回應,現階段只看到此兩個類別,但不會只限於這兩種合法活動。

不過,彭官其後質疑「限制條款」似會令人更困惑,因禁制令開首已表違只是針對非法地傳播《願榮光歸香港》行為,限制條款指合法的「學術研究」及「新聞活動」不受禁,並沒有添加任何實質意義,因該兩項類別的行為,如涉非法的意圖,仍然會受禁。另外,為清晰起見,3名法官另分別提議律政司修改草擬禁制令的字眼,包括:應以「academic activities」取代「academic research」、「lawful activities」應改為「lawful acts」等。余指會向律政司索取指示後,再呈交再修定的草擬臨時禁制令。

法庭之友指法庭沒證據基礎裁斷涉及片段違法

以法庭之友身份陳詞的資深大律師陳樂信就直指,律政司一方的說法大幅度轉變,在今日延訊前,不論在原審聆訊時或上訴大綱中,律政司均從未提及過該32項YouTube片段是犯法,而今天是首次指有關片段均已達到具犯罪意圖(mens rea)及犯罪行為(actus reus)。陳樂信又指,原審法官沒有裁斷該32段歌曲片段是否違反國安法,而現在律政司要求上訴庭作出如此裁斷,直言此做法影響上訴程序,認為法庭不應考慮此新的法律議題。

陳續指,法庭沒有證據基礎去作相關裁斷,律政司並沒有證據爭議該32段片段違反國安法。首席法官潘兆初則提出,律政司一方有行政長官根據國安法第47條所簽發的證明書。陳樂信回應,指證明書只稱4項擬申禁行為均涉國安風險及違國安法,沒有提及附表中的32段片段違反國安法,而相關裁斷是涉及包括犯罪意圖的法律裁斷。陳指,不是說關乎國安就違法,而是需有煽動意圖,當有些人可能是無知(ignorant),也可能是年青人開玩笑(acting in jest)等,會涉及其他情況,法庭無需要推至哪麼遠,作如此決定性的裁斷。

律政司一方指沒有轉變立場 將提交再修定的禁制草擬本

潘官再指,律政司的證人黃警司的證供,曾提及該32段歌曲片段是可被檢控。陳樂信則回應,最多只能說是有合理基礎懷疑違法及可被檢控,對指該32段歌曲片段是否有犯罪意圖仍有很大距離。陳亦再質疑,律政司一方至上訴階段才首次提出該32段片段是違法,不但改變申請禁制令的基礎,最終的禁制令亦會與原本版本截然不同;強調此案是史無前例,法庭處理本案時需極度小心。陳樂信又指,上訴庭不應使用酌情權去重新考慮本案,認為只有在原審法官在事實裁斷僅有關鍵的錯誤,上訴庭才能用酌情權去重新考慮本案,惟案中的事實裁斷沒有受爭議。

陳樂信指,如法庭真的會頒下禁制令,即使接納一些字眼的修定,也可能會令公眾的理解帶來更多問題,且禁制令的草擬版本亦應有一個限度,法庭可以對任何版本的禁制令都不滿意。就「限制條款(proviso)」方面,陳樂信認為可能會出現「false comforts (錯誤的安慰)」的情況,以為只要涉及學術研究或新聞用途就不會違法,惟其實仍需視乎是否涉違國安法的意圖。

余若海在回應陳詞時表示,律政司沒有倚賴新證供,所提及的證據均是在原審時已存在,重申沒有轉變立場。余又指,會在3月11日或之前,提交再修定的臨時禁制令草擬本,並會連同法庭之友一方對草擬本的建議,一併呈交予法庭。首席法官潘兆初指,法庭會押後頒判決,收到修定的草擬本後,會再視乎情況,看看是否需要再着雙方作進一步的陳詞,預計由3月11日起計,4個月內頒判決。【律政司申禁制《願榮光歸香港》 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副庭長朱芬齡、上訴庭法官彭寶琴
原告:律政司司長
被告:從事相關禁制行為的任何人

法律代表
律政司:外聘資深大律師余若海
法庭之友:資深大律師陳樂信
案件編號:CACV274/2023、CAMP303/2023、HCA855/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