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警員涉休班時盜竊醉男手機獲判無罪 官指被告行為可疑 但接納或受酒精影響

分享文章

時任男警涉嫌於休班期間,在尖沙咀盜竊他人的iPhone 14 Pro,他否認一項盜竊罪受審,今(9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被裁決。裁判官葉啓亮裁決指,被告確實醉酒但「唔係醉到唔知自己做緊乜」,但從閉路電視片段所見,客觀的證據是被告離開酒吧進入升降機時背靠牆,其腳步浮浮,不似直線行走,亦需要他人攙扶。葉官指雖然被告行為可疑,但接納他案發時曾經飲酒,有可能影響其清醒程度及行為,故無法作出無可抗拒的推論,即推論被告有意圖偷竊他人手機,基於疑點利益歸於被告,裁定他罪名不成立。

報稱警員的被告蘇志華(56歲),據悉他已離職。蘇否認於2023年4月8日在尖沙咀加拿分道與河內道交界附近燈柱,偷竊一部屬於范浩的手提電話,價值11,099元。

錄影會面稱 身為警察有責任「保障」醉男財物

審訊期間,庭上曾播放被告的警誡錄影會面,他提及4月7日晚上與友人到尖沙咀酒廊消遣,翌日凌晨離開時見到一醉酒男子坐在路邊,並數次拍男子的肩膀,惟對方無反應。他見男子的手機放在大腿間,曾問男子:「我攞你啲嘢,O唔OK呀?得唔得呀?」不過對方沒有反應。被告自言身為警察,有責任「保障」男子的財物,遂將涉案電話放入褲袋,打算帶至警署報失。他強調「我做咗38年警察,冇大嘅過錯,我問心無愧⋯⋯亦都可能俾少少酒精令我判斷力美中不足,做得未能夠盡善盡美」。

截查時招認卻無記錄 官酌情剔除

葉官今裁決時指,本案開審時,控方提到被告遭截停時曾承認「我貓咗,先會一時貪心攞走咗個電話」,又雙手合十跪地狀似求饒,要求警員「唔好俾家人知」,由於當時警員尚未警誡被告,故控方不依賴上述口頭招認,不過其後控方改為倚賴招認,遭辯方反對呈堂。

葉官信納被告沒有被不當對待,裁定被告在自願下作出招認。不過,警員因嗅到被告身上有酒氣,而無即時向被告施行警誡,甚至在警署錄取會面紀錄時無就此進一步詢問被告,甚或給予他回應的機會,葉官最終行使酌情權剔除上述招認。

呈12年評核報告證高評級 可視為有利證據

葉官指,被告在審訊時選擇不作供,但辯方呈上20及40封,分別由警方和政府不同部門人員發出的表揚信及感謝函;辯方又呈上2011至2023年的周年評核報告,以證被告均獲最高兩級評級,即「極具效能」及「效能出眾」。葉官明言良好品格不能作為免責理由,但可視為對被告有利的證據。

葉官分析證供指,負責截停被告的警員錢俊思在主問時提到,被告無法解鎖手機後隨即表明他是現職警員,再雙手合十及雙膝跪下。不過,錢在庭上被盤問時改變說法,改稱被告無法解鎖手機後,他曾問被告「(手機)係咪執返嚟」,被告之後才道出求情說話,而其後到場的馮姓警員則指,被告無法解鎖手機後即表明他是「伙記」,與錢的最後版本有出入。

此外,就兩名警員與被告之間的對話,包括被告遭截停的階段、等候上警車的對話均無記載於警員記事冊上,葉官指此令法庭無法掌握事件經過。

「唔係醉到唔知做緊乜」 閉路電視見腳步浮浮

至於被告是否懷有不誠實意圖,葉官指辯方經常提及被告醉酒,但不爭的事實是被告「唔係醉到唔知自己做緊乜」,因此最合適的形容是他受到酒精影響。葉官引述辯方所指,若然被告存心偷竊,理應悄悄靠近,不會有任何身體接觸引起對方注意,亦無必要多次拍打並驚動事主。不過,葉官直指「無法苟同」,因被告拍打事主,亦有可能是想確認對方已熟睡或不清醒。

葉官認為,本案最獨立及客觀的證據為閉路電視片段,其中片段拍到被告離開酒吧進入升降機時背靠牆,亦需要他人攙扶,其「腳步浮浮」,不似是直線行走,從他的步伐可見他受到酒精影響;而片段亦見到,當天被告與事主接觸40多秒,他曾彎身與事主對話,亦多次拍打其膊頭,取走事主電話後沒有加速離開,亦無干擾事主手機的舉動,其後在極短時間之內被截停。

葉官最終接納被告在案發時曾經飲酒,酒精可能影響其清醒程度及行為,加上控方證人確認被告身上有酒氣,故法庭不可作出無可抗拒的推論,即推論被告必然有偷竊事主手機的意圖。葉官重申,雖然被告行為十分可疑,但即使接納所有證供,控方都未能舉證至毫無合理疑點,基於疑點利益歸於被告,裁定他罪名不成立。

法院:九龍城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葉啓亮
被告:蘇志華
控罪:盜竊罪 《盜竊罪條例》第9條
案件編號:KCCC1341/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