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宗侮辱國歌案審訊|任《願榮光》樂曲專家證人警署警長涉48次違紀 曾被申斥及扣薪金 經重召作供後 官續接納其專家資格

分享文章

27歲男子涉更換劍擊運動員張家朗在東京奧運頒獎禮奪金片段的背景音樂,被指將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換為歌曲《願榮光歸香港》,並上載片段至YouTube,男子否認侮辱國歌及交替控罪,案件原定今(1日)在東區裁判法院裁決,惟控辯雙方早前獲律政司告知,負責研究《願榮光》的警署警長在17年前曾缺勤半小時、兩度外出執勤無配槍、逾40次記事冊記錄有錯漏。

該警署警長今被重召出庭,他連番承認當年是他的疏忽,但已汲取教訓,裁判官屈麗雯認為控方未有及早披露記錄屬不理想,但維持原判,接納警署警長的專家資格,並將案件押後至7月5日裁決,被告准續保釋外出。

本案為首宗侮辱國歌案的審訊,被告鄭榮進(27歲)被控於2021年7月26日,在香港以任何方式公開及故意地侮辱國歌;另被控一項侮辱區旗罪的交替控罪,指稱鄭於同日同地公開及故意以玷污或踐踏的方式侮辱區旗。

律政司去信控辯雙方 指專家證人曾接受警隊紀律聆訊

本案於今年1月19日開審時,控方提出傳召網絡及罪案調查科警署警長徐志聲,以《願榮光》歌曲專家身份出庭解說歌曲意涵,遭辯方反對指警長開審前數星期才奉命研究,對歌曲節拍、調子等細節一無所知,僅對網上未經核實的資訊「照單全收」,裁判官屈麗雯當日裁定警長具專家證人資格。

及至今天裁決前,庭上再現爭議,辯方大律師馮振華甫開庭表示,控辯雙方今年4月27日在庭上作口頭結案陳詞後接獲律政司來信,指案中的專家證人早年曾接受警隊紀律聆訊,雙方認為需要重開控方案情,重召該警署警長供辯方盤問,着法庭聽畢證供後,重新考慮其專家資格。

庭刊|首宗侮辱國歌案審訊|願榮光歸香港樂曲專家證人警署警長徐志聲
《願榮光歸香港》樂曲專家證人警署警長徐志聲(資料圖片)

過失涉缺勤外出執勤無配槍 逾40次記事冊記錄有錯漏

辯方大律師馮振華盤問徐志聲前,重申並非要令他難堪,只是基於所得知的新消息,有責任向他提問。馮說出徐於2006年所犯的過失,獲徐確認。

▐ 2006年6月16及8月1日:兩度赴案發現場調查時無配備槍械
▐ 2006年5月2日至10月5日期間:22次在記事冊上留有空白
▐ 2006年10月6日至11月23日期間:23次在記事冊遺漏記錄日期及時間等
▐ 2006年11月23日下午:缺勤30分鐘

就在記事冊的記錄錯漏,徐指其隊伍早年接手調查一宗違禁武器案,惟其後有公眾人士接獲勒索訊息,刑事調查隊遂接手調查,他與同袍亦成為被調查對象,所以他交出警員記事冊,被發現記事冊中有違紀行為,並六度承認是他疏忽遺漏。

馮遂問:「有冇原因?咁多疏忽嘅你。」徐坦言,此屬工作態度上的過錯,他直認不諱,自此汲取教訓,亦明白記錄的重要性,事後重獲上司信任,並獲晉升機會。

至於兩度無配槍執勤,馮指相信學堂有教導警員配槍之重要性,為何徐會忘記?徐表示沒有解釋,僅屬個人疏忽。

證人連番認當年疏忽 缺勤半小時為「買嘢後攞車」

馮振華接着連番追問徐缺勤30分鐘的原因,徐志聲承認自己「貪方便」。

辯方大律師馮振華() 警署警長徐志聲(

:半個鐘到底你去咗邊?
:當時我離開咗工作崗位。
:係咪唔肯講去咗邊?
:我冇唔肯講……去攞番我自己部私家車。
:就唔係買嘢啦?
:買嘢之後攞返部私家車被發現……我自己都承認疏忽。
:因乜事幹咁急攞番?
:純粹自己貪方便,工作時間行開一陣。
:點解咁急呢?
:純粹想早少少攞番架車。

馮關注,徐接受專家訓練時是否持疏忽態度?徐指,他緊記教訓,這次獲委派任務有盡力分析及記錄。

紀律聆訊後仍獲升職嘉許 入網罪科助破案

控方大律師葉志康覆問時問及,徐是否因應上述事件而面對一次紀律聆訊,「一次過全部處理晒」?徐確認,並指他因而被申斥,缺勤一事另被扣薪水。

葉續問,徐有否因紀律聆訊而被投閒置散?徐稱沒有,後來被指揮官三度嘉許,包括2011年駐守西九龍情報科時,他進行數據分析協助打擊「搵快錢」,2012年獲升任為警長;2019年在網罪科情報組分析口罩騙案的數據及交易記錄,最終協助成功破案。及至2021年因應反修例事件,針對警員及其家人「起底」,他有份統籌網上情報搜集工作,有關資料被用以向法庭申請禁制令,而有關禁制令生效至今。

葉再問,徐就本案作分析時有否徇私,偏頗地整理資料?徐稱沒有,全部均為他真誠的意見。

控方力陳過往違紀不涉誠信問題 辯方反駁屬「偷雞、開小差」蓄意所為

徐作供完畢後,踏入雙方陳詞階段。控方重申,作為本案專家證人的徐除了缺勤外,其餘均屬沒有遵守規定的失誤,不涉及誠信問題,且所有均在17年前發生,徐事後仍獲升職及嘉許。此外,徐將整個分析過程所用的資料展露在報告中,法庭能看到其意見是否建基於事實,因此徐的專家資格不應受17年前的紀律問題影響。

辯方則反駁指,上述紀律絕對與誠信有關,直言「難聽啲講」屬「偷雞、開小差」,明顯是蓄意所為。

對於徐忘記配槍,辯方稱「完全係一種接近難以置信嘅疏忽」,而他在記事冊多次遺漏記錄,辯方明言:「一次可能係意外,我接受,兩次可能係偶然,我都接受,3次係疏忽,佢係幾十次,唔係疏忽解釋到,係佢選擇嚟㗎。」並提出,若法庭接納是徐的疏忽引致,辯方會指有關疏忽程度非常高,不應擔任本案專家證人。

裁判官屈麗雯考慮約10分鐘後,表示留意到有關記錄在17年前發生,控方理應一早得悉,若及早向辯方披露,今天就不會重開控方案情,直言情況並不理想,但重新審視後,法庭決定維持原判,接納徐為本案專家證人。

法院:東區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屈麗雯
被告:鄭榮進
控罪:侮辱國歌罪《國歌條例》第7(2)條
交替控罪:侮辱區旗罪《區旗及區徽條例》第7(b)條

法律代表
辯方:大律師馮振華
控方:大律師葉志康
案件編號:ESCC1366/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