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卡實名登記制|市民入稟申司法覆核被拒 官指理據應諮詢時提出 如何權衡利弊非法庭角色

分享文章

電話卡實名登記制2022年2月正式實施,規定須以實名登記後,才能使用本地電話卡。一名市民早前入稟高等法院,就實名登記制度提司法覆核,指有人可能會因不能匿名,而不願意舉報罪案或求助,措施亦不能有效地防止罪案。

高院法官高浩文今(15日)頒下判詞,拒絕批出司法覆核申請許可。法官在判詞指,申請人所提出的理據和意見,可能有不少人持相同看法,認為應在相關規例立法諮詢期間提出,而非之後才以司法覆核作平台表達該些意見。

法官又指,現實上難以質疑實名登記或許至少有助調查罪案及發揮阻嚇作用,實名登記制度應如何權衡利弊,是行政和立法機關的工作,並非法庭的角色。

司法覆核申請人為張煥堯,答辯人為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通訊事務管理局及保安局。入稟狀指,希望《電訊(登記用户識别卡)規例》(下稱《規例》)第106AI章第5條「須確保用户識别卡除非現已登記,否則不得處於生效狀態」,修訂為「容許市民可以在完成登記程序前,仍然可以正常使用該電話卡」,及建議優化為「在某特定期間前,完成登記程序(如:6個月 – 如需調查嚴重罪案,以能收窄範圍)」。

官指難質疑實名登記或至少有助調查罪案及發揮阻嚇作用

法官高浩文今頒下判詞,認為申請人的爭議理據並沒有任何合理可爭辯的的司法覆核理據,亦沒有合理期望能成功司法覆核。

法官續指,申請人提出實名登記不能有效地防止罪案,但現實上難以質疑實名登記或至少有助調查罪案及發揮阻嚇作用,某程度上可以直接為防止罪案帶來影響,決不能不合邏輯地認為消除匿名使用流動裝置情況,會不能阻止匿名地使用流動裝置去犯案的情況。

就申請人提出,有人可能會因實名登記制度下不能匿名,而不願意舉報罪案,甚至遇困難或創傷時會不願意求助;法官認為這是一個需與實名登記制度的益處去作平衡的因素,惟要衡量如何取得平衡,則是行政和立法機關的工作,除非是涉及明顯完全不合理的情況(Wednesbury unreasonably),否則不會由法庭去衡量。而在本案中,法官認為沒有基礎讓法庭干預。

申請人動機真誠 官批准無須付訟費

法官指,申請人並非認為應「完全拋棄」規例,而只是想改善或修改《規例》,以正確地平衡公眾利益,認為申請人所提出的理據、對《規例》相關的意見,可能有不少人與申請人持相同看法,惟認為應在《規例》進行立法諮詢期間提出,而非之後才以司法覆核程序作為平台去表達有關意見。

法官指,法庭的角色並不是行使司法覆核的司法權,去參與草擬或重新草擬附屬法例;申請人提出一些修訂去「改善」《規例》,或去改變現時《規例》的利害平衡,並沒有合理可爭辯的司法覆核理據,故拒絕批出司法覆核申請許可。法官另指示,申請人無須就本案付訟費,認為申請人的動機真誠,而且申請許可的聆訊亦是單方面聆訊,不涉及其他與訟方的費用。

另外,法官指雖然對不批出司法覆核許可沒有決定性影響,但《規例》在2022年3月1日實施,本案的司法覆核在2023年2月才提出申請,是延誤近一年,不認為申請人的原因可以為沒有申請延期入稟辯解。

法院:高等法院
申請人:張煥堯
答辯人: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通訊事務管理局、保安局
案件編號:HCAL805/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