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機輸入他人資料取消器官捐贈 男子被控刑毀罪 辯稱欲瞭解取消登記系統運作 以釋除公眾對器官捐贈疑慮

分享文章

政府去年表示考慮恆常化本港與內地的器官移植互助機制,本港取消器官捐贈的數字急升,27歲男子被指同年盜用他人資料取消登記,他否認兩項刑事損壞罪,今(12日)在東區裁判法院開審。被告出庭供稱,事前看過取消器官捐贈相關新聞,不解為何部分屬無效申請,出於好奇及欲想了解系統運作,他先後「隨機」輸入他人姓名、電話號碼、身分證號碼,兩度成功遞交取消器官捐贈登記申請。他在盤問下首透露有登記器官捐贈意向,遭控方質疑為何只前往取消登記的頁面,被告解釋取消登記系統令人有疑慮和擔憂,他希望釋除公眾疑慮,「令到人哋更有信心、更加放心做呢樣嘢(器官捐贈)」。控方質疑被告見多人胡亂取消便「跟風」,被告否認。

辯方在結案陳詞中提到,被告所為可謂瞎子摸象,「我哋會批評被告行為都愚蠢嘅,亦都不鼓勵」,但他無意擾亂系統,其行為未必應受到刑事制裁。案件押後至5月10日裁決,被告續准保釋。

取消器官捐贈激增 2023年5月無效申請逾2萬宗

被告霍英圻(47歲,設計師);控方讀出承認事實指,衞生署於2022年12月至2023年4月間,接獲逾5700宗取消器官捐贈登記的申請,當中3000宗為無效申請;直至2023年5月再接獲2.8萬宗申請,其中逾2萬宗屬無效申請,衞生署須增派人手處理。

承認事實續指,被告於2023年5月23日凌晨分別輸入「林立基」及「曾子晴」姓名,當中被告與曾子晴為朋友;被告兩度成功提交取消器官捐贈登記申請,而他所用的其中2個身分證號碼,當事人分別於2009年及2011年去世。被告於同年6月5日被捕,在警誡下稱「我一時好奇先用其他人嘅個人資料去取消器官捐贈」。

控方稱不需傳召證人,裁判官崔美霞裁定表證成立,被告選擇作供。

隨機輸入身分證號碼 不知其中2人已去世多年

被告霍英圻供稱,案發當日凌晨在房間內用手機,突然想起早前看過與取消器官捐贈相關的新聞,他不理解為何部分申請無效,亦在思考如何能鼓勵他人登記捐贈器官,他出於好奇,前往網頁隨機填上資料,第一次他填上姓名「王立基」,霍深信系統會嚴謹核實資料,若然資料不正確,系統會作出提示,然而他填上「王立基」這項隨機的資料後,卻可繼續前往下一步驟,他感到奇怪,遂將姓名改為「林立基」,最後隨機填上身分證號碼,成功遞交申請。

霍指,他欲了解到底系統會核實甚麼資料,約1分鐘後再次進入系統,這次輸入姓名「曾子晴」、曾的電話號碼及另一個身分證號碼,這次不成功,他遂上網搜尋有關身分證編號序列的資訊,及後再試第三次,隨機找到10個不同的身分證號碼,最終成功撞中,按下「確認」按鈕遞交申請,故此霍推斷系統只會核對身分證號碼。

辯方關注,霍在過程中輸入的其中兩個身分證號碼,該兩名當事人已離世,霍指完全不知道這兩個號碼誰屬。

透露有意登記捐器官遭質疑 控方指被告獵奇跟風

霍在控方盤問下指,他本人在案發時並無登記器官捐贈,控方遂問霍是否一進入網站就直奔至取消登記的頁面?霍確認,並解釋「純粹嗰一刻只係想了解呢一樣資訊」。控方再問,霍除出於好奇及希望進一步了解系統運作之外,有否其他目的?此時霍承認「我自己有登記器官捐贈意向,或身邊人都有咁嘅需要」,即遭控方質疑他在3次錄影會面中不曾提及此事,霍解釋現時希望在法庭上補充。

控方不解道:「好奇怪,如果你係想考慮登記,點解你唔同一時間了解登記部分,只係睇咗取消部分?」霍指,器官捐贈登記早已推出,並無特別情況出現,但其後取消登記的系統令人有疑慮和擔憂,他便透過測試釋除公眾疑慮,「令到人哋更有信心、更加放心做呢樣嘢」,如此便可配合有關服務。

控方續質疑:「你當時抱住玩下、獵奇心態,見到好多人胡亂取消登記,你就跟風試下?」霍稱從不打算玩或跟風,但控方指霍從無向衞生署報告系統的問題,霍稱「我冇諗過同任何人講呢樣嘢」。

以虛假資料作申請   控方指造成衛生署額外負擔

控方又指,案發時霍使用他人的資料,霍同意,亦指不知朋友曾子晴有否登記器官捐贈或有否打算取消登記。控方質疑「點解唔用自己資料,要用人哋資料」,霍解釋若使用其真實資料便不屬隨機資料,至於他輸入曾子晴的姓名及電話,只因當刻正使用手機,剛好看到電話紀錄。控方再質疑為何不隨機到底,隨便輸入8位數的電話,霍稱當時並無考慮,控方便質疑此舉為隱藏身分,霍否認,強調「我用緊自己手機、網絡去做呢樣嘢」。

控方指出,系統目的是讓有意在離世後捐贈器官的人登記,或登記後想取消的人作出申請,並非讓他人代為取消,霍一概同意。控方指,霍心知肚明所作的都不是真實申請,霍答指「我冇諗過作出真實申請」。

控方直指霍所為會浪費資源,霍表示不知道;控方於是指,衛生署接獲申請後會透過不同方式核實,霍作出虛假申請,便會令署方動用資源處理,造成額外負擔,霍稱一直深信系統會過濾不正確的資料,故此不會接受該些申請。霍作供完畢。

辯方指被告愚蠢 但行為未至於要受刑事制裁

踏入結案陳詞階段,控方稱被告的行為並無造成損毀或資料散失,不過根據條例,就電腦而言的摧毀或損壞財產包括「誤用電腦」。控方指,被告明知所輸入的資料不正確,並非系統原先要處理的申請,已可證明其犯罪意圖。

辯方則指,當時有報道指涉事系統運作異常,被告於案發凌晨即興進行測試,以核實報道內容,他在不知道系統會否核實資料之下亂入資料,事後回想可謂「瞎子摸象」。此外,被告刻意選用隨機、不匹配的個人資料,從無意圖擾亂系統運作及影響系統承載力,至於使用已去世人士的身分證號碼純粹巧合,「係撞出嚟」。

辯方重申:「我哋會批評被告行為都愚蠢嘅,亦都不鼓勵嘅,即使如此⋯⋯佢喺本案所做行為,未必應受到刑事方面嘅制裁。」裁判官崔美霞將裁決押後至5月10日下午。

法院:東區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崔美霞
被告:霍英圻
控罪:刑事損壞罪
案件編號:ESCC2634/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