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桂思死因研訊|醫生診症時分心開漏藥 海外專家證人指澳洲亦常見 陪審員質疑情況不可接受 問:即係將來都會繼續發生?

分享文章

女病人鄧桂思於2017年到聯合醫院求診時,疑因兩名醫生「開漏藥」致出現急性肝衰竭,經兩度換肝後,同年8月26日不治,今(30日)踏入第9天研訊。就涉事醫生稱因診症過程受到干擾,而沒有為事主處方抗病毒藥,海外專家證人表示,澳洲亦有醫生診症時分心而開漏藥,更指可悲地情況屬常見,本案而言,相信醫生當時專注醫治事主的腎病,有陪審員質疑情況不可接受,死因裁判官表示證人已指情況不理想但會發生,陪審員反問道:「即係將來都會繼續都發生?」事主長女亦指:「咁咪要睇邊個咁唔好彩?

此外,就醫管局事後在臨床管理系統新增警示,彈出警告提醒醫生該病人為乙肝帶菌者,事主長女質疑除非改善醫生心態,否則提醒後再關閉警告,多加十重提醒亦無法避免事件重演。所有證人作供完畢,研訊周四續,料家屬向陪審團陳詞。【鄧桂思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死因研訊顯示,事主鄧桂思是乙型肝炎帶菌者及患「免疫球蛋白腎病變」,她於2017年1月20日到聯合醫院覆診,腎科醫生林治崑建議她接受每天40毫克劑量的類固醇治療,但因過程受到干擾,故沒有處方抗病毒藥。直至同年2月17日,會診的腎科醫生陳小劍相信林已向事主解釋類固醇的利弊,並決定不處方抗病毒藥,於是跟隨此結論,事主最終在同年4月2日才首獲處方抗病毒藥。

醫生臨床工作縱繁重 處方時一定要解釋

來自澳洲的肝臟外科移植專家Henry Pleass同意,醫生的臨床工作繁重,然而「You can say everyone busy (你可說任何人都忙)」,但不論如何,醫生在處方藥物時一定要向病人解釋藥物的副作用及後果。

涉事兩名醫生的代表律師師Bernard Murphy指出,根據醫生林治崑表示本來打算為事主處方抗病毒藥,但因分心(distract)而沒有處方,Pleass答指「can easily happened(很容易會發生)」。死因裁判官周慧珠追問所指的是什麼情況,Pleass稱診程過程中可能有醫生問及關於另一病人的病情,原本想開藥但因分心而忘記,這種情況亦會發生。周官追問是否常見(common),Pleass表示在澳洲亦有醫生曾因分心而開錯藥,最終引致病人死亡。

事主長女胡尚佑向Pleass澄清,他所指的是澳洲醫生在過程中分心,抑或是開漏藥的情況屬常見,Pleass聞言稱「sadly, it’s common」(可悲地,這種情況屬常見)。就本案而言,Pleass認為有可能是醫生專注在醫治事主的腎病。

有陪審員表示「佢(Pleass)話醫生專注醫佢(事主鄧桂思)腎病,所以冇開(抗病毒藥),都唔acceptable」。周官表示證人已回答情況不理想,但仍然會發生,陪審員聞言稱:「即係將來都會繼續發生?」胡亦指:「咁咪要睇邊個咁唔好彩?」周官提醒此並非問題。

新系統彈出警示可關 家屬指應改善醫生心態

預防方面,研訊顯示醫管局臨床管理系統事後新增警示,如病人是乙肝帶菌者及獲處方高劑量類固醇,系統會彈出警告,Pleass同意有幫助,但醫生或會關閉系統所彈出的警告視窗。

胡質疑除非改善醫生的心態,否則「提完又會閂,你加多十重提醒,仍然冇辦法100%去改善呢樣嘢」,Pleass表示同意,因此病人教育相當重要。有陪審員關注,醫生當值時應否保持警覺,「藥可以醫人,亦都可以殺人」,Pleass同意應保持警覺。

重召腸胃及肝科專家出庭 認為事主未達自身免疫性肝炎

此外,研訊顯示事主鄧桂思是乙肝復發引致肝炎,時任瑪麗醫院腸胃及肝臟內科醫生馮恩裕、兩名涉事醫生一方的腸胃及肝臟科專家證人黃麗虹亦有相同判斷。

不過上周五(26日)出庭作供、兩名涉事醫生一方的證人組織病理學專家崔文山則指,在事主肝內發現大量漿細胞,另中央靜脈周邊有發炎及壞死細胞,判斷事主較大可能因藥物而導致「暴發性自身免疫性肝炎」,同意無法排除是乙肝復發引起的肝炎。由於早前出庭的馮及黃不曾提及此點,死因庭於是重召二人出庭,馮昨午已作供完畢。

黃麗虹今指,要判斷病人是否屬自身免疫性肝炎(autoimmune hepatitis,簡稱AIH),須考慮化驗結果、自身免疫標誌(autoimmune markers)、組織病理學結果、肝臟造影等,繼而再排除其他可能引致肝炎的原因,才可診斷為自身免疫性肝炎,一般亦會使用評分制度,但就事主而言,其分數甚至未達有可能是自身免疫性肝炎的程度。

代表兩名涉事醫生的律師Bernard Murphy質疑,自身免疫性肝炎病人亦有機會不符合上述條件,黃同意說法,但指若然是自身免疫性肝炎,服用類固醇後應有良好反應,故認為事主不大可能是自身免疫性肝炎。Murphy遂指,事主本獲處方每天40毫克劑量的類固醇,及後每兩星期減5毫克,再度入院之前大概服食每天25毫克劑量,因此才無法避免暴發性自身免疫肝炎。黃認為,由40毫克減至25毫克,但肝酵素(ALT)突然急升是不合邏輯,故認為有九成機會是乙肝復發引發肝炎。

死因研訊主任劉理蘭續傳召組織病理學專家證人、瑪麗醫院病理部顧問醫生石維雄出庭,石參考事主的醫療報告、肝切片組織、其他專家意見後撰寫報告,並指由於事主是慢性乙肝患者、其肝酵素高、乙肝病毒量逾1億,符合乙肝發作的條件。石留意到,另一專家證人崔文山考慮事主缺乏血清標記(即感染病後所產生的抗體,例如乙肝病毒e抗原)、肝內有大量漿細胞等,故認為她是自身免疫性肝炎,石認為上述理據都不足以排除乙肝復發的可能性。

就崔指是「辛伐他汀」(降膽固醇藥)引致自身免疫性肝炎,石認為「我覺得AIH(自身免疫性肝炎)都唔係,所以唔會係藥引起嘅AIH」。【鄧桂思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法院:死因裁判庭
法官:死因裁判官周慧珠
死者:鄧桂思
死因研訊主任:高級檢控官劉理蘭
醫管局代表:資深大律師蔡維邦
醫生林治崑及陳小劍代表:律師Bernard Murphy
案件編號:CCDI808/2017(MC)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