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桂思死因研訊|負責解剖遺體醫生指 鄧因換肝後併發肺炎 直接死因為敗血病

分享文章

女病人鄧桂思於2017年到聯合醫院求診時,疑因兩名醫生「開漏藥」致出現急性肝衰竭,經兩度換肝後,同年8月26日不治,死因研訊今(17日)續。負責解剖遺體、瑪麗醫院組織及細胞病理部主任陳雙煒指,事主因急性肝衰竭而需要換肝,及後併發肺炎,直接死因為敗血病。

陳在作供前問准死因裁判官,先向事主長女致以慰問,並指早年曾與事主家人見面,明白家人一直受困,望他們早日走出哀傷。長女向陳表示衷心致謝,又一度哽咽道:「作為醫生身分,冇乜人可以喺你身分地位之下同我講呢句說話,我亦都未收過任何呢啲(慰問),呢6年本身真係過得唔容易,所以真係多謝你。」研訊明續。【鄧桂思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研訊顯示,事主鄧桂思有「免疫球蛋白腎病變」,是乙型肝炎帶菌者。她在2016年8月至2017年2月期間到聯合醫院專科覆診,其中兩次由林治崑會診,林在第二次會診建議鄧接受每天40毫克劑量的類固醇治療,為時需6個月,但沒有處方抗病毒藥;陳小劍其後會診一次,同樣沒有處方抗病毒藥。鄧於2017年4月1日感到不適,入住聯合醫院,翌日首次獲處方抗病毒藥。

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時任駐院醫生黃世權今指,事主因急性肝衰竭而引發腎衰竭及肺衰竭,2017年4月5日轉入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院方採用持續腎臟替代治療法,即經機械透析替代腎臟功能,以爭取治療時間。

插喉人工肺等支援 同時增加感染風險

黃指,事主兩度換肝後須長期插喉,並使用人工肺,住院期間出現多種微生物及真菌感染,院方另為事主插入胸腔引流管,以治療其復發性氣胸,惟即使事主獲得最大的支援,病情仍繼續惡化,出現多重器官衰竭。院方與家人商討後,決定採用緩和護理方式,事主延至8月26日不治。

庭上一度關注事主在住院期間出現感染一事,黃指出,入住深切治療部的病人不代表能夠避免受感染,尤其是有腎衰竭和肝衰竭、身上接駁多個儀器且長期住院的病人,其免疫力會受到抑制。

死因裁判官周慧珠關注,插喉、插胸腔引流管或使用人工肺會否增加肺部感染的機會。黃同意插喉有此風險,但其餘兩項治療只會增加感染風險,不會特別針對肺部。周官遂問能否形容處境為「catch 22」,即「佢係需要呢啲,但同時因為佢需要呢啲支援,又會增加咗佢感染嘅風險」?黃同意。

曾取體內屍肝檢驗 惟無法驗出病毒

負責解剖遺體的瑪麗醫院組織及細胞病理部主任陳雙煒指,解剖發現事主肺部有出血及廣泛性纖維化,檢測驗出內有細菌;肝臟發現梗塞,另有局部性出血性壞死。陳稱臨床資料顯示,事主因類固醇引發乙型肝炎,併發急性呼吸窘迫綜合症,出現多重器官衰竭,須採用靜脈人工心肺治療,但給予最大的支援後,仍導致嚴重敗血症及多重耐藥性細菌感染。

陳判斷,事主出現急性肝衰竭而需換肝,換肝後併發機化性肺炎及胸腔積液,最終導致細菌入血,直接死因是敗血症。陳又指,事主長期使用人工肺,出現缺血性腦病變,雖並非直接死因,但為事主虛弱的成因。

死因研訊主任劉理蘭關注,能否推斷有何原因引致急性肝衰竭。陳坦言嘗試在事主身上的屍肝中找出端倪,檢驗當中是否有乙肝病毒,以推斷第一次移植有否受感染,不過無法在屍肝中驗出病毒。周官追問陳,若然事主在首次換肝前乙肝復發,病毒會否出現在新肝。陳認為若醫生在換肝手術前「無好好控制病毒量」,包括處方抗病毒藥「㩒低」病毒量,病毒便會再次入侵身體。

事主長女胡尚佑一度問及抗病毒藥是否「咁神奇咁勁」,「換完肝之後可以check唔到數據,原來呢個藥咁勁」。陳同意抗毒病藥非常有效,以壓制病毒及延遲復發,相信事主至少4個月都不會乙肝復發。

陳雙煒作供前慰問家人 鄧長女哽咽致謝

此外,陳今天作供前特意問准死因裁判官,先向事主長女致以慰問,指6年前曾與家人見面,明白家人一直受困擾,「希望你了解媽媽病情多啲,希望你哋早日走出哀傷」。

胡向陳衷心致謝,隨後一度哽咽,坦言:「作為醫生身分,冇乜人可以喺你身分地位之下同我講呢句說話,我亦都未收過任過呢啲(慰問),呢6年本身真係過得唔容易,所以真係多謝你。」研訊明續。【鄧桂思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法院:死因裁判庭
法官:死因裁判官周慧珠
死者:鄧桂思
死因研訊主任:高級檢控官劉理蘭
醫管局代表:資深大律師蔡維邦
醫生林治崑及陳小劍代表:律師Bernard Murphy
案件編號:CCDI808/2017(MC)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