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桂思死因研訊|瑪麗醫院醫生供稱 活肝移植手術後血管堵塞不常見 事主肝衰竭主因是乙型肝炎病毒量達一億

分享文章

女病人鄧桂思於2017年到聯合醫院求診時,疑因兩名醫生「開漏藥」致出現急性肝衰竭,經兩度換肝後,同年8月26日不治,死因研訊今(16日)續。參與換肝手術的瑪麗醫院時任外科醫生冼瑞靈供稱,替事主完成活肝移植手術後出現血管堵塞,故進行換屍肝手術,她確認情況不常見,「靜脈栓塞最少見」。被問及引致事主肝衰竭的成因,冼表示是事主的乙型肝炎病毒量差不多一億所致。【鄧桂思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家屬質疑 聯合內科醫生指事主曾「食中藥」

聯合醫院內科醫生劉家瑩今在庭上指,她於2017年4月3日首次接觸事主鄧桂思,因中藥及海鮮是常見的肝衰竭成因,海鮮則有機會引致甲型肝炎,故問事主有否服食中藥及海鮮,事主稱沒有,不過翌日再問事主時,事主答有食中藥,但不記得是哪一款,劉認為事主清醒。劉曾索取化驗測試報告,欲了解事主體內是否有毒物,不過排板顯示測試已被取消,她亦不知取消的原因。

當事主長女胡尚佑在庭上再問及劉家瑩在4月4日如何詢問母親、母親的答覆,劉指稱問事主有否服中藥、自購藥物如抗生素或保健品等,事主稱前幾天有服食中藥;胡續問劉有否就母親的答案不一致而追問,劉稱「通常病人突然之間醒起都唔出奇」。胡又問及「中藥」的定義,指母親當時因跌倒,而在腳上搽藥油,劉稱一般會問病人服用抑或塗中藥。

此外胡指,根據家人探病時所指,其母在4月5日下午已無法如常溝通,甚至「拎住未mit嘅橙想擺入口」,質疑為何劉會指母親在4月4日仍然清醒。劉稱,雖然事主的肝情況會影響腦部,但從事主在4月4至5日的「格拉斯哥昏迷指數」(GCS)可見是清醒的,其中在4月5日更獲15分滿分,直至同日黃昏才轉差。

瑪麗判斷 3個月內死於肝衰竭風險20至30%

瑪麗醫院時任外科醫生冼瑞靈表示,鄧桂思於2017年4月5日轉院至瑪麗醫院,綜合事主的膽紅素、凝血指數、肌酸酐等,得出其分數為27分,常人應介乎6至7分,故判斷事主在3個月內因肝衰竭而死亡的風險約為20至30%。

冼指,事主在4月13日進行活肝移植手術,同月20日進行屍肝移植手術。瑪麗醫院外科醫生冼瑞靈今在庭上確認,除她本人外,換肝手術的團隊亦包括現任醫衛局長盧寵茂、中文大學醫學院外科學系教授吳國際。首次換肝以「搭橋」方式重建事主的一條肝靜脈分支,術後以肉眼檢查發現接駁順利,不過其後「搭橋」血管及人造血管先後出血管栓塞,團隊兩度進行剖腹手術,然而事主的肝功能仍未改善,抽取肝組織化驗後,發現80%細胞壞死,須進行第二次換肝手術。

瑪麗醫生供稱 肝移植手術後「靜脈栓塞最少見」

冼指,經第二次手術後不久,事主的情況再變差,肺部大範圍變花,「格拉斯哥昏迷指數」跌至11分,相信因重症而導致多重神經受損所致。其後事主不斷發生細菌感染,須使用呼吸機及人工肺,雙肺全花,直至8月24日昏迷指數轉差,8月26日凌晨1時17分離世。

死因研訊主任劉理蘭關注:「你知唔知,佢係因為乜嘢事情去到肝衰竭狀況呢?」冼指,相信是因乙型肝炎病毒含菌量達近一億所致。代表醫管局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關注,病人須進行兩次換肝手術的情況是否常見?冼稱不常見,「靜脈栓塞最少見」。研訊明續。【鄧桂思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法院:死因裁判庭
法官:死因裁判官周慧珠
死者:鄧桂思
死因研訊主任:高級檢控官劉理蘭
醫管局代表:資深大律師蔡維邦
醫生林治崑及陳小劍代表:律師Bernard Murphy
案件編號:CCDI808/2017(MC)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