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桂思死因研訊|瑪麗肝科醫生臨床診斷 事主屬慢性肝炎急性嚴重發作 服高劑量類固醇明顯增加乙型肝炎爆發風險

分享文章

女病人鄧桂思於2017年到聯合醫院求診時,疑因兩名醫生「開漏藥」致出現急性肝衰竭,經兩度換肝後,同年8月26日不治,死因研訊今(18日)續。

庭上披露,事主獲處方40毫克類固醇數個月,期間沒獲處方抗病毒藥。時任瑪麗醫院腸胃及肝臟內科醫生馮恩裕供稱,服食高劑量類固醇會明顯增加乙型肝炎發作的風險;死因裁判官周慧珠關注,如同時服用抗病毒藥的話,肝炎爆發的風險很低?馮恩裕確認。【鄧桂思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研訊顯示,事主鄧桂思有「免疫球蛋白腎病變」,是乙型肝炎帶菌者。她在2016年8月至2017年2月期間到聯合醫院專科覆診,其中兩次由腎科醫生林治崑會診,林在第二次會診建議鄧接受每天40毫克劑量的類固醇治療,為時6個月,但沒有處方抗病毒藥;腎科醫生陳小劍其後會診一次,同樣沒有處方抗病毒藥。鄧於2017年4月1日感到不適,入住聯合醫院,翌日首次獲處方抗病毒藥。她後於2017年4月5日轉入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當時出現肝衰竭。

事主肝外觀及切面呈綠色 「大區域壞死」

研訊亦顯示,事主在瑪麗醫院兩度換肝後須長期插喉,並使用人工肺,住院期間出現多種微生物及真菌感染,即使事主獲得最大的支援,病情仍繼續惡化,出現多重器官衰竭。院方與家人商討後,決定採用緩和護理方式,事主延至8月26日不治。

負責撰寫事主肝臟組織化驗報告的病理學醫生盧綽琳今供稱,正常的肝臟切面顏色應是深褐色,代表充血,惟事主的肝外觀及切面均呈綠色,代表膽汁淤積的不正常狀況,以及有病變情況;而且,黃色斑點隨機散布整個肝臟,斑點可能是壞死的組織。

盧續供稱,從肝組織的取樣可見,肝臟大量肝細胞流失,加上檢驗到大量漿細胞,整體而言為「大區域壞死」,考慮到事主為乙型肝炎慢性感染的病人,上述狀況符合慢性肝炎急性發作的情況。

庭上披露,事主自2017年1月20日開始服用40毫克劑量的類固醇治療,直至同年2月17日起,其劑量每兩周減5毫克,直至4月1日。

高劑量類固醇壓抑免疫系統 增乙肝發作風險

時任瑪麗醫院腸胃及肝臟內科醫生馮恩裕今供稱,當時協助換肝團隊診斷事主,而臨床觀察顯示,事主為慢性肝炎急性嚴重發作。他指,有病人是自發性病發;然而,服食高劑量類固醇會壓抑免疫系統,讓乙肝病毒量增加,明顯增加乙型肝炎發作的風險。

死因裁判官周慧珠關注,事主是乙型肝炎帶菌者,服用高劑量類固醇,是否必然引致肝炎爆發?馮恩裕呈「只可以話增加風險」,視乎劑量有多少、以及使用了多久。周慧珠其後問,服用抗病毒藥的話,肝炎爆發的風險很低?馮確認。

醫生林治崑及陳小劍代表、律師Bernard Murphy續問,事主於2017年2月17日開始服食降膽固醇藥,這會否導致急性肝炎發作;馮認為「非常之唔可能」。醫生代表再問,他有否讀過文章指降膽固醇藥會導致肝衰竭,馮稱曾讀過,但強調相關文章並非大型的研究。

對乙肝帶菌者處方抗病毒藥是常識 但沒指引規定

死者長女胡尚佑詢問,醫生是否一般會為乙肝帶菌者處方抗病毒藥?馮恩裕稱「當然,我係肝病科醫生 ,呢啲係一般常識」,而其他科的醫生應該會認識,但當時沒有指引規定一定要處方抗病毒藥。

庭上亦關注事主是否自身免疫性肝炎;馮恩裕解釋指,基於事主的球蛋白水平、肝組織等檢查,事主並未能符合自身免疫性肝炎的診斷條件。馮亦排除了事主的肝炎是由海鮮引起的。此外,死者長女胡尚佑問及中藥的影響;馮恩裕稱自己並非中醫,不知道中藥的成分,不過或有少數人會因此有肝衰竭,服藥時要審慎。

至於為事主換肝的決定,醫管局代表、資深大律師蔡維邦詢問,事主在接受換肝前已嚴重肝衰竭,其「末期肝病模式指數」(反映肝衰竭程度)達37分(滿分為40分),換肝是否當時「唯一可以生存嘅醫療方法」?馮恩裕確認。研訊下周一(22日)續,料傳召專家證人。【鄧桂思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法院:死因裁判庭
法官:死因裁判官周慧珠
死者:鄧桂思
死因研訊主任:高級檢控官劉理蘭
醫管局代表:資深大律師蔡維邦
醫生林治崑及陳小劍代表:律師Bernard Murphy
案件編號:CCDI808/2017(MC)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