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桂思死因研訊|死因裁判官引導陪審團 若接納事主服用高劑量類固醇 但未同時獲處方抗病毒藥導致乙肝復發 可裁定「死於不幸」

分享文章

女病人鄧桂思於2017年到聯合醫院求診,疑因兩名醫生「開漏藥」致出現急性肝衰竭,兩度換肝後不治,死因庭已傳畢15名證人,死因裁判官周慧珠今(6日)引導陪審團,指陪審團要考慮事主急性肝衰竭的成因,若接納事主在服用高劑量類固醇時,未同時獲處方抗病毒藥,導致乙肝病毒被激活,因而乙肝復發,又或服用降膽固醇藥而引致「自身免疫性肝炎」,可裁定「死於不幸」。此外,如陪審團認為急性肝衰竭成因為「自身免疫性肝炎」或「自發性肝炎」,則可裁定「死於自然」,若無法肯定哪種情況可能性較大,便需裁定「死因存疑」。研訊明續,3女2男組成的陪審團將退庭商議。【鄧桂思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事主為鄧桂思於2017年8月26日不治,終年43歲。是次研訊由3女2男組成的陪審團、死因裁判官周慧珠審理。醫管局、聯合醫院腎科副顧問醫生林治崑及陳小劍被列為利害關係方;事主長女胡尚佑列席家屬席,沒有律師代表。

死因庭先後傳召15名證人出庭,包括事主長女胡尚佑、林治崑及陳小劍等4名聯合醫院醫生、5名瑪麗醫院醫生,以及5名專家證人,專家範疇涉獵腎科、病理科、肝臟腸胃科及肝臟移植。

官指陪審團考慮證供時 應「衡量相對可能性」

死因裁判官周慧珠今引導陪審團時指,死因庭是找出事主的死亡原因,而非查究刑事或民事過失,牽涉民事責任或賠償,會交由其他法庭處理。陪審團應採用「衡量相對可能性」的標準考慮證供,即裁定較大可能性發生的事為事實,並在證據基礎下作出合理推論,絕不能猜測。

周官指,瑪麗醫院組織及細胞病理部主任陳雙煒負責解剖遺體,陳認為事主因急性肝衰竭而須進行肝臟移植,其後併發機化性肺炎及胸腔積液,直接死因是敗血症。如陪審團接納陳的證供,可裁定導致死亡的傷害或疾病為敗血症,但若然不接納陳所指,則可填上「不詳」,不過周官相信陪審團有足夠證據作出裁定。

陪審團須裁定導致事主急性肝衰竭  是傷害抑疾病

周官稱,陪審團之後要裁定導致事主急性肝衰竭的是「傷害」抑或「疾病」,並提供三個死亡結論選項予陪審團,分別是「死於不幸」、「死於自然」或「死因存疑」。

周官表示,瑪麗醫院時任腸胃及肝臟內科醫生馮恩裕、腸胃及肝臟科專家證人黃麗虹、來自澳洲的肝臟外科移植專家Henry Pleass、瑪麗醫院病理部顧問醫生石維雄均認為事主是乙肝復發,如陪審團接納事主在未獲處方抗病毒藥下服食高劑量類固醇,導致乙肝病毒被激活,引致乙肝復發,最終導致急性肝衰竭,「呢個係一個(導致死亡的)傷害」,陪審團可裁定事主「死於不幸」。

周官又指,組織病理學專家證人崔文山指出,「辛伐他汀」(降膽固醇藥)或會引致自身免疫性肝炎(簡稱AIH),不過馮恩裕表示,從未見過病人因服用「辛伐他汀」而引致肝炎發作,服用此藥而導致肝衰竭的機率少於0.0001%,黃麗虹亦指事主服用的20毫克為慣常劑量,因而引致自身免疫性肝炎的機會非常低。周官指,如陪審團接納「辛伐他汀」引發致自身免疫性肝炎,導致急性肝衰竭,此同樣為導致死亡的傷害,可裁定事主「死於不幸」。

若接納自身免疫性肝炎或自發性肝炎 可裁定死於自然

周官另提出兩種可裁定為「死於自然」的情況,包括事主因自身免疫性肝炎,而引致急性肝衰衰竭。周官指,崔文山根據事主肝內的漿細胞數量多、肝組織沒有纖維化等,判斷事主是暴發性的自身免疫性肝炎,不過「佢都唔敢膽話,可以完全排除唔係乙型肝炎復發」,馮恩裕及黃麗虹則認為上述非指向性指標,強調要排除其他引發肝炎的原因,包括乙肝復發,才會考慮是否自身免疫性肝炎;海外專家證人Henry Pleass更形容,若指稱為自身免疫性肝炎,會是「驚人的巧合」(amazing  coincidence)。

周官指,如陪審團接納事主因自身免疫性肝炎引發急性肝衰竭,由於此為一種疾病,故可裁定事主「死於自然」;若接納成因是自發性的肝炎,亦可裁定「死於自然」。最後,如無法肯定哪一種可能性較大,則可裁定「死因存疑」,不過周官指「法庭一般唔希望會有存疑裁決」。

周官另指出,為防止事件重演、防止庭上披露其他危及生命的情況再次發生,甚或改善工作系統和方式,陪審團可提出切實可行的建議,死因庭會將建議轉交醫管局。研訊明早續,陪審團將退庭商議。【鄧桂思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法院:死因裁判庭
法官:死因裁判官周慧珠
死者:鄧桂思
死因研訊主任:高級檢控官劉理蘭
醫管局代表:資深大律師蔡維邦
醫生林治崑及陳小劍代表:律師Bernard Murphy
案件編號:CCDI808/2017(MC)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