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桂思死因研訊|採訪筆記:記者回家翻找同患乙肝的父親藥箱,直至眼前出現在庭上聽到的同一款抗病毒藥⋯⋯

分享文章

「咩原因淨係冇開(抗病毒藥)俾我媽咪?」唯一列席家屬、鄧桂思女兒在死因研訊開初提出疑問。就開漏抗病毒藥一事,兩名涉事醫生從沒有否認,一位辯稱相信診症時受干擾,一位則相信上手醫生已解釋了治療利弊。

死因裁判官周慧珠最終向陪審團提供三個選項:死於自然、死於不幸、死因存疑,至於「不合法被殺」的選項,周官早前在陪審團避席下聽畢各方陳詞,裁定供陪審團考慮此選項並不安全。經歷13日研訊後,於母親節前審結,陪審團以4比1大多數裁決因醫生無處方抗病毒藥致鄧桂思乙肝復發,直接死因為敗血症,結論是「死於不幸」。

聽着周官讚揚鄧桂思女兒當年有意捐肝的勇敢,在庭上親自向醫生提問的堅強,希望她與母親之間的愛可填補空虛,記者強忍情緒,直至她在鏡頭下登車離開法院,沒有再為捕捉此刻上前打擾。

有證人形容事件當年震撼醫療界,事發至今7年,有誰還記得鄧桂思?【鄧桂思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鄧桂思的死因研訊本於2023年2月召開,不過兩名「開漏藥」的醫生林治崑及陳小劍於同年1月遭起訴誤殺罪,同年8月律政司決定撤控,因應刑事程序而押後的死因研訊,最終在今年4月15日展開。

處方高劑量類固醇 沒同時開抗病毒藥

鄧桂思2008年被診斷為乙型肝炎帶菌者,她在2016年罹患「A型免疫球蛋白腎病變」,其後定期到聯合醫院腎科覆診,直至2017年1月20日,腎科醫生林治崑為她處方每天40毫克的類固醇,但無同時處方抗病毒藥。

庭上得知,為服食高劑量類固醇的乙肝帶菌者同時處方抗病毒藥,以減低乙肝復發風險,乃醫生的常識。林治崑坦言當時有考慮處方,但相信自己在診症過程「受到一啲其他干擾」,例如隨時有電話響或他人行入診症室,強調醫生不可能鎖門或關手機。

於2017年2月為鄧桂思會診的醫生陳小劍,則指從「排板」見到林治崑已向病人解釋類固醇治療的好壞處,他相信林已提及乙肝復發的風險,以及抗病毒藥屬自購藥物,「應該佢哋係有傾過,最後決定唔開」,而鄧亦選擇不服用,故跟隨二人的結論。

「相信如果我再問一次鄧女士關於乙肝嘅抗肝炎預防藥,或者呢件事會(有)比較好嘅結局。」陳在庭上這樣回想。

證供顯示,聯合醫院腎科團隊事後審視有否對同類病人開漏藥,結論是「應該係鄧女士一個冇開」,醫院醫務統籌(病人聯絡)、兒童及青少年科顧問醫生吳國樑亦確認,涉事兩名醫生過往各自處理至少20位同類病人,均有為他們處方抗病毒藥。

肝功能惡化轉院 兩次肝臟移植終不治

鄧桂思最終在服食高劑量類固醇約3個月後,首次獲處方抗病毒藥「恩替卡韋(Entercavir)」,她在同月5日因肝功能惡化,轉院至瑪麗醫院,先後進行兩次肝臟移植手術,延至8月26日不治,終年43歲。負責解剖遺體、瑪麗醫院組織及細胞病理部主任陳雙煒指,鄧因急性肝衰竭而需換肝,及後併發肺炎,直接死因為敗血病。

到底因何引致鄧桂思出現急性肝衰竭?

庭上曾有不同說法,醫生一方的組織病理學專家證人崔文山認為,鄧較大機會是因降膽固醇「辛伐他汀」而引發暴發性自身免疫性肝炎,其餘醫生或專家證人均相信是未獲處方抗病毒藥,致乙肝病毒被激活,因而乙肝復發。

連日來的研訊當中,花了不少篇幅講及事後的改善措施,庭上得知,鄧在2017年4月3日首獲處方抗病毒藥,醫管局同月已修訂藥物名冊,令更多不同專科可以處方抗病毒藥,同年5月推出指引,指明須為正服用類固醇的乙肝帶菌者處方抗病毒藥;另更新臨床管理系統,若醫生無為該類病人處方抗病毒藥,系統會加以提醒等。

不過對鄧桂思女兒胡尚佑來說,仍有一點未解,就是院方沒有主動向家人通報情況:「當年如果我哋冇主動去詢問點解媽媽情況突然變到咁差,其實係咪就會石沉大海?不了了知?」

提供陪審團3選項 不包括「不合法被殺」

那麼,「不合法被殺」應否供陪審團考慮?

各方曾在陪審團避席下就此陳詞,醫管局及兩名醫生的法律代表均指,不應向陪審團提供此選項,並引案例指出,除非當事人違反謹慎責任的程度是明顯犯錯或相當惡劣,不過研訊中沒有相關證據。

其中代表醫管局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指,兩名醫生早前一度被控誤殺,律政司經深思熟慮後,認為案件未達表面證供的標準,而在是次研訊中,亦無發現更多新證據。代表醫生的律師Bernard Murphy亦指,本港已有醫委會監察醫生執業,以保護公眾,兩名涉事醫生接受紀律聆訊後,被裁定一項專業失當罪名成立,被判除牌但獲緩刑。

至於沒有律師代表的胡尚佑直言:「首先我唔知憑咩告、點解withdraw(撤控),但唔應該擺喺呢個法庭」;她亦指醫生既然在「排板」上記錄已解釋類固醇治療的好壞,反映能預視不處方抗病毒藥的風險。

退庭商議7小時 裁定鄧桂思「死於不幸」

周官考慮後,認為兩名醫生無疑違反謹慎責任,亦與鄧的死亡相關,但違反的情況需要非常惡劣、應被譴責及超越疏忽的程度,才可提供「不合法被殺」選項,而涉事兩名醫生的行為並非嚴重至可引致刑事責任。周官續指,雖某些行為或不作為是否屬嚴重疏忽,應交予陪審團裁定,不過若然證據薄弱且含糊,便需要將有關議題抽起,提供「不合法被殺」選項並不安全(would not be safe)。

最終給予陪審團的三個選項:死於自然、死於不幸、死因存疑。

2024年5月7日,陪審團退庭商議近7小時後,得出結論為「死於不幸」。

胡尚佑在庭上作供時,曾提到家人商量向母親捐肝一事,她自言自己情況最為適合,不過,「我嗰陣未夠18歲」。

死因裁決這天,胡尚佑已踏入24歲,周官稱不論她母親是否知悉女兒意願,已無法親口告知,「不過我可以話畀妳聽,全世界做媽媽都可以話畀妳聽,有妳一個咁勇敢、咁無私、咁有愛心嘅女,佢會好安慰、好感恩、好驕傲」。

官讚胡尚佑勇敢 冀愛填補喪母留下的空虛

周官特別提到「你話時間唔會丟淡一切,當然妳對媽媽嘅愛,唔會因為佢唔喺度,隨時間減少,希望妳隨時間,能夠用妳對媽媽嘅愛,或者媽媽對妳嘅愛,嚟填補留下呢個空虛」。

周官又言,不論是為了母親或15歲的妹妹,更重要是為了自己,「妳媽媽唔會希望因為佢唔存在,(令)妳一生人覺得生命中都有呢個痛⋯⋯相信妳嘅堅強可以幫到妳,有一日可以用正面嘅方法嚟填補媽媽留下嘅空虛。」

散庭後,一眾傳媒在法院外等候,胡尚佑遲遲未現身,記者也沒有再為捕捉她離開的一刻而上前打擾。

記者想起裁決後第3天這一幕:在救護車上聽到救護員與父親核對資料,提及乙肝,回家後馬上翻找父親藥箱,緊張地拿出一盒又一盒藥物,直至眼前出現寫上「Entercavir Tablet」的藍色藥盒——是庭上聽到的同一款抗病毒藥,那份如釋重負的感觸至今仍歷歷在目。【鄧桂思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法院:死因裁判庭
法官:死因裁判官周慧珠
死者:鄧桂思
死因研訊主任:高級檢控官劉理蘭
醫管局代表:資深大律師蔡維邦
醫生林治崑及陳小劍代表:律師Bernard Murphy
案件編號:CCDI808/2017(MC)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