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桂思死因研訊|「開漏藥」聯合醫院醫生作供 指相信自己應診時「受到一啲其他干擾」  導致沒同時處方抗病毒藥物

分享文章

女病人鄧桂思於2017年到聯合醫院求診時,疑因兩名醫生「開漏藥」致出現急性肝衰竭,經兩度換肝後不治,死因庭今(15日)就事件展開研訊。涉事醫生之一、聯合醫院腎科專科副顧問醫生林治崑確認,像鄧桂思這類有腎病兼乙型肝炎帶菌的病人,在服食高劑量類固醇時應同時服用抗病毒藥,他有考慮處方,不過相信自己應診時「受到一啲其他干擾」,包括有電話響或有人行入診室提問,而導致他沒有處方。事主長女關注當時是否確有上述情況出現,林稱不可能記起當時每一秒發生何事,「我只可以話俾你聽,其實最大機會係呢樣」。

林又指,事後腎科團隊作出「360度」的改善以預防同類事件再發生,包括設立自動警報系統、向病人派單張等。陪審員在庭上一度關注「市民好rely on醫生開啱藥」,問林有否機制「alert自己睇多次」,林答指「我完全同意你個講法,我都好想知道個陣時發生緊咩事」。研訊明續。【鄧桂思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事主鄧桂思於2017年8月26日不治,終年43歲。是次研訊由3女2男組成的陪審團、死因裁判官周慧珠審理。醫管局、醫生林治崑及陳小劍被列為利害關係方;事主長女胡尚佑列席家屬席,沒有律師代表。

開高劑量類固醇藥物 沒同時處方抗病毒藥

整合庭上讀出的時序表及證供如下:

2008年6月3日被發現是乙型肝炎帶菌者
2016年7月4日因頭痛及高血壓到聯合醫院急症室求診,診斷為腎功能不全
2016年8月1至2日入院檢查發現有「免疫球蛋白腎病變」
2016年8月29日到聯合醫院覆診,由林治崑醫生診治
2016年10月22日
及11月11日
到聯合醫院覆診,由其他醫生診治
2017年1月20日到聯合醫院覆診,由林治崑醫生診治,林建議鄧接受類固醇治療,每日40毫克劑量,為時6個月
2017年2月17日到聯合醫院覆診,由陳小劍醫生診治
2017年4月1日因不適入院
2017年4月2日院方開始處方抗病毒藥「恩替卡韋」(Entecavir)
2017年4月5日肝功能惡化,轉院至瑪麗醫院
2017年4月13日於瑪麗醫院進行肝移植手術
2017年4月20日於瑪麗醫院進行換屍肝手術
2017年8月26日證實死亡

事主女:咩原因淨係冇開(抗病毒藥)俾我媽咪?

鄧桂思的長女胡尚佑在庭上確認,母親於1973於廣東出生,及後來港定居,生前任兼職清潔;她本人生於1999年事發時仍是學生。胡指,母親在2016年7月起因不適而向腎科求診,她一直按時服藥,身體無特別狀況,直至2017年3月底,胡眼見母親明顯不適,包括疲累、面部腫脹及嘔吐等。

胡指,母親在同年4月獲私家醫生陳天慈寫信轉介至聯合醫院,她在月初探望母親時,母親略有疲態,但能與人溝通,但在4月5日院方表示母親肝有事,須轉至瑪麗醫院,當天母親神智不清,惟其他家人的身體狀況不宜捐肝,而她本人當時未滿18歲,同樣無法捐肝。胡憶起,母親首次換肝後情況「有好返少少」,不過經歷第二次換肝後,「成日都合埋眼,叫都未必有反應」。

從瑪麗得悉開漏藥 聯合:「醫生放假,冇人問到」

死因裁判官周慧珠問及胡有否補充或關注,胡指,聯合醫院醫護從無向家人交代發生何事,直至2017年4月5日得知母親需換肝,但轉院至瑪麗醫院亦無人主動談及事件。家人向瑪麗醫院醫生查詢緣由,獲告知「之前聯合醫院開類固醇,咁高劑量要開埋抗病毒藥」,家人隨即到聯合醫院查詢,依然未獲確實答覆;她記得有人回答「醫生放假,冇人問到醫生」,她欲了解是否屬真實情況,周官聞言關注「邊個同你講」,胡稱印象中是病人聯絡部門的答覆。

胡表示,以其理解涉事醫生林治崑及陳小劍在處理同類病人時都會處方抗病毒藥,質疑:「咩原因下令到佢哋淨係冇開俾我媽咪?當時judgement係點樣?」此外,就醫生有否察覺其母為乙型肝炎帶菌者一事,聯合醫院信件及醫管局調查報告的說法有出入,欲了解箇中原因,到底是哪一位醫生沒有察覺,抑或是雙雙察覺仍不處方抗病毒藥。

開漏藥醫生供稱 診症時隨時電話響或有人入診室查詢

先後兩次會診事主、聯合醫院時任副顧問醫生、內科及腎科專科醫生林治崑指,首次會診即2016年8月29日,從報告得知鄧有「蛋白尿」,處方了減低「蛋白尿」的藥物;直至2017年1月20日第二次會診事主,發現事主情況未有好轉,加上當時事主有輕至中度的腎衰竭,故建議事主為時6個月、每日服40毫克的類固醇治療,由於高劑量類固醇或會引起骨質疏鬆、胃出血等副作用,故同時處方了胃藥、維他命及鈣,安排事主在4星期後覆診。

死因研訊主任劉理蘭指出,不爭議的是醫生在過程中沒有處方抗病毒藥,導致事件發生,問林有否察覺此事。林答指,當腎病病人、同時是乙型肝炎帶菌者服食高劑量類固醇時,理應要處方抗病毒藥。

死因研訊主任劉理蘭() 醫生林治崑(

:當時有冇考慮?

:有

:點解最終冇開到?

:我相信自己(診症及開藥過程)受到一啲其他干擾。

:乜嘢事情?

:當你嚟到我哋門診去睇嘅時候,你會知道我哋每一個醫生喺睇症過程,其實電話隨時都會響,亦都隨時有人行入嚟診室 問我哋問題⋯⋯我哋作為醫管局前線醫生,我哋唔可以將自己電話熄咗,唔可以將consulatation room門鎖上,做完consulatation先開電話,做完consulatation先開返度門,係冇可能咁做。

服高劑量類固醇沒同時食抗病毒藥 乙肝復發率7至8%

事主女兒胡尚佑追問林,當時母親有否拒絕服用抗病毒藥,林稱相信沒有,林亦確認從臨床醫療管理系統(Clinical management system)及牌板可得知胡母為乙型肝炎帶菌者。胡續問為何無處方抗病毒藥物,林指「我覺得最大機會係consultation裏面受到其他嘢影響」。胡再問,當時是否確實有電話響或有他人進入診室?林稱「我冇可能答到你呢個問題,冇可能記得consultation裏面每一秒發生咩事,我只可以話俾你聽,其實最大機會係呢樣」。

周官關注,為何醫生要為這類病人處方抗病毒藥。林稱目的是防止在服食高劑量類固醇過程中,出現乙型肝炎復發情況。周官再問復發是否常見風險,林指該類病人展開治療第12個月,復發機會為7至8%。

周官再問該類病人沒有服用抗病毒藥有何後果?林指,有1至2%會引致肝衰竭,嚴重後果是死亡,「我知道有一個好嚴重嘅consquence(後果)」,不過在已出版的本地研究當中,因而死亡的機率為0%。周官再向林確認是否知悉或會引致死亡,林答指「我就未諗到嗰一步,諗到會有機會reactivation(復發),當然死亡都係一個possibility(可能性)」。

鄧桂思事件後設自動警報系統 防再發生類似事故

被問到有否補救措施時,林指整個腎科團隊事後「做咗360度嘅嘢去預防類似嘅情況再發生」,包括審視患腎病兼有乙型肝炎的病人,若要服用高劑量類固醇,院方有否開漏藥,「應該係鄧女士一個冇開嘅啫」。如有病人拒絕服用,應診醫生會安排對方會晤當值的高級醫生。

此外,林指他及醫生陳小劍建議設立自動警報系統,「開藥過程當中可能受到其他distract,就算真係distract,都可以補救得返」,萬一醫生沒有發現,藥劑師處方藥物亦可再次向醫生確認。而林連同陳亦會教導實習醫生,有關處方高劑量類固醇或抗癌藥物時,同時要處方預防藥物;最後會向病人派發單張,提醒他們若無收到抗病毒藥,須向醫生查詢是否有需要服用。

陪審員關注道:「市民好rely on醫生開啱藥,會唔會alert自己睇多次,定係just let it go?自己有冇alert機制,要走返at the beginning of the case?」林稱「我完全同意你嘅講法,我都好想知道嗰陣時發生緊咩事,有冇go through case,我答唔到你呢個問題,但我同意你呢個睇法。」

研訊明續,將傳召另一涉事醫生陳小劍出庭。【鄧桂思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法院:死因裁判庭
法官:死因裁判官周慧珠
死者:鄧桂思
死因研訊主任:高級檢控官劉理蘭
醫管局代表:資深大律師蔡維邦
醫生林治崑及陳小劍代表:律師Bernard Murphy
案件編號:CCDI808/2017(MC)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