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街公園露宿者受襲案|8警否認全部10項控罪 控辯雙方結案陳詞 案件押後至9.13裁決

分享文章

深水埗通州街公園2名露宿者阮文山及阿十,2020年2月分別涉遭警員施襲及誣陷藏毒,另有財物被毀。事後8名警員分別被控妨礙司法公正、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刑事損壞等10罪。8人否認全部控罪,控辯雙方今(30日)在區域法院作結案陳詞。

就2被告分別攀爬上木亭及拋濕紙巾的行為,是否企圖遮蓋閉路電視鏡頭,辯方指攀爬木亭可能是檢視木亭有沒有違禁品,另指拋紙巾兩下正常不會覺得是為了遮鏡頭,控方憑2人「向上指一指,就話(佢哋)想搞個鏡頭」,惟積水並非膠水,完全不明白控方所指「廁紙有重量就可以遮鏡頭」是甚麼邏輯。控方則指,要遮蓋鏡頭不一定要將可以黏貼的物體向上拋,紙巾沾水都可以做到遮蓋鏡頭的效果,「積水定膠水,無關重要」,被告沒有用其他方法的原因很多,法庭無需猜度。

就3名被告涉在記事冊及/或口供中作虛假指稱,誣陷阿十藏毒,控方表示正正指控3名被告「砌生豬肉」。不過,辯方則指阿十在警誡供詞承認有食冰習慣,以及搜出的毒品屬於他,沒有證據證明阿十的會面記錄非自願,而即使警務人員在記事冊遺漏或有錯誤,亦不足以構成妨礙司法公正,「一件事好多枝節,寫漏一啲嘢唔出奇」,控罪最主要元素是「誣告」,如果法庭接納阿十的招認出於自願,便證明沒有「誣告」發生﹐即使有警員在記事冊撒謊,都不會干犯妨礙司法公正罪。

案件押後至9月13日裁決。【通州街公園露宿者受襲案報道結集】

案情提要

控方案情指稱,2020年2月4日事主阮文山被襲前,公園的閉路電視拍攝到第3被告梁飛鵬曾試圖攀爬到閉路電視鏡頭位置,第4被告龐雋詩則曾向閉路電視鏡頭拋擲濕紙巾但未能擲中(控罪1)。其後阮文山被梁抓頸背,拉至涼亭後方,被梁及首被告郭展昇及第8被告陳守業襲擊(控罪2),第2被告韓廷光目擊而無阻止同僚傷害阮文山(控罪3)。當晚阮文山送院,醫療報告顯示阮的右邊第十節肋骨骨折。

另外,控方指第5至第7被告林華嘉、莫志成及尹栢詩涉誣陷案中另一事主LE Van Muoi(阿十)藏毒,涉訛稱在阿十的床褥或手上找到載有思疑毒品的膠盒,惟閉路電視片段顯示,阿十雙手當時並沒有持任何東西(控罪4至6)。其後,第5被告林華嘉及第8被告陳守業用紅色袋遮蓋了拍攝到相關片段的鏡頭(控罪7),約40分鐘後紅色袋才被移除,其後拍攝到阿十被押離現場。

控方續指,2020年2月24日首被告郭展昇涉用高爾夫球棍,砸打在露宿者帳幕附近搜到的1包米、罐頭食品、透明膠箱、膠櫃連抽屜及阮文山的一個黑色膠箱(控罪8及9);男警韓廷光則一直在附近,望着郭損壞物件而沒有阻止(控罪10)。

法官問題

法官張潔兒甫開庭首先提出兩項問題,希望控辯雙方在陳詞回應。首項問題為如果法庭就控罪2,不能肯定事主阮文山有被第1、3、8被告襲擊,此裁定是否會對裁定控罪1(即梁飛鵬及龐雋詩涉嘗試遮蓋閉路電視鏡頭)有影響;如有,是甚麼影響?

第2項問題是控方指稱第5至第7被告在記事冊及口供,關於拘捕及搜查毒品的記錄不同,指控3名被告誣蔑阿十藏毒,而辯方則指阿十在有越南翻譯員協助下與警方作會面記錄,表面上看阿十是自願錄取口供及承認管有毒品,而控方沒有提交阿十有被「打嚇氹」的證據;如果接納阿十是自願招認,即會面記錄證供屬真確的機會較大,但閉路電視片段所顯示的情況則與控方的指稱吻合,見到警員將白色物品放進黑盒,意味着一方面有阿十的招認,另一方面閉路電視片段與警員記事冊及口供不一致,對控罪4至7有甚麼影響?即使接納閉路電視片段顯示如控方所述的情況,即被告的記錄與事實不符,被告遮蓋閉路電視如何妨礙司法公正呢?

控罪1:作出傾向並意圖妨礙司法公正的作為 (第3及第4被告被指企圖遮蓋閉路電視攝錄鏡頭)

就第3被告梁飛鵬攀爬上木亭的行為,是否企圖遮蓋閉路電視鏡頭。代表梁飛鵬的大律師黃潤華指,梁當時只是曾望向不同方向檢視木亭的結構,去攀爬木亭非唯一合理可能性,也可能是檢視木亭有沒有違禁品,反問當時有個垃圾桶在旁邊,梁如果有心遮蓋鏡頭,何不站垃圾桶上作嘗試?

控方今指,不應只定格在片段的一瞬間,應該流暢地連同前後的片段觀看,可見梁曾望向鏡頭不同地方,目的是要觀察木亭結構以考慮如何攀爬上木樑。即使梁有望向其他方向,亦不影響控方的案情。至於辯方質疑,若梁想遮鏡頭,為何沒有用膠袋遮鏡頭或站上附近的垃圾桶去遮蓋鏡頭?控方認為梁沒有這樣做可以有很多原因,「佢冇咁做,不代表佢唔係存心遮蓋鏡頭」,梁沒有出庭作供解釋,法庭亦無需猜度梁不這樣做的原因。

控方續指,即使如梁在與警方的錄影會面中所述,他當時是想搜查木亭有否藏違禁品,按同一邏輯,為何梁又不站到垃圾桶上搜查木亭?控方指,片段顯示不到梁作進一步行動,不足以推翻控方案情。

辯方指紙巾沾水非膠水 不明控方指可遮鏡頭邏輯

代表第4被告龐雋詩的大律師陳文慧指,龐雋詩當時是用紙巾沾地上積水而非膠水,龐拋紙巾兩下,正常不會覺得是為了遮鏡頭,控方憑梁飛鵬與龐談過一句說話,「佢哋向上指一指,就話(佢哋)想搞個鏡頭」。陳續指,積水並非膠水,完全不明白控方所指「廁紙有重量就可以遮鏡頭」是甚麼邏輯,控方有責任推翻辯方提出的可能性,如果未能推翻、有疑點,則疑點利益歸於被告。

控方回應稱,當時是第3被告攀爬上木亭遮蓋閉路電視鏡頭失敗後,與龐交談後,龐才「就地取材」用紙巾沾地上的水後拋向鏡頭。控方指,要遮蓋鏡頭不一定要將可以黏貼的物體向上拋,紙巾沾水都可以做到遮蓋鏡頭的效果,「積水定膠水,無關重要」,同樣地,龐沒有用其他方法的原因很多,法庭無需猜度。

控罪2: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第1、3、8被告被指襲擊阮文山)
控罪3: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第2被告被指目擊而無阻止3名同僚傷害阮文山)

就第1被告郭展昇一方指稱,如果事主阮文山曾被襲擊,理應有擦傷、紅腫等,惟阮沒有相關傷勢。代表郭展昇的大律師吳伯乾又指,阮在庭上提及多個位置受襲﹐又稱「㩒落去就痛、掂都痛」,即有觸痛,但醫療報告沒有提及阮有觸痛,屬「最大嘅唔協調、最大衝突同疑點」。

控方則指,阮當日身穿長袖衫褲,身上沒有擦傷並不出奇,阮的證供稱被施襲時間約10秒,雖曾被按在地上踢和踩,但部分時間是側身右膊貼地,臉部非全程貼地,因此臉無擦傷不足為奇。辯方又質疑,阮指稱被襲後,頭部縫針的舊傷口竟沒有破裂。控方則指,阮的證供無提及頭部被打,受襲地方只是左右胸及左腰,另亦要視乎傷口情況,頭部舊傷沒破裂不足為奇。

控方另指,第8被告一方憑着阮有暴力相關案底,就指稱阮曾參與打鬥,導致頭破血流及肋骨裂傷,控方認為是沒有證據基礎、純粹臆測。

辯方指事主未認出施襲者身分 控方稱不確定容貌

就着施襲者身分方面,辯方又指阮未能認出掟刀並要阮印指模到刀上的人,是否與襲擊他的人為同一群人,因阮稱「我唔清楚係咪同一班人,知道係嗰啲人,認唔到佢哋個樣」,而「個啲人」是指到場的警察,並非向他查問的2至3人,因此指阮未能辨認出襲擊他的人的身分。控方則指,阮的證供應理解為,阮不確定施襲者的容貌,非不確定掟刀與施襲者是否同一群人。

就第1及第8被告一方指出,阮指稱受襲的地點,即木亭後方的一排小竹、小竹後的沙地,從小竹兩旁都可以進入沙地,任何人皆可進出,難以排除涉案的10秒只有3名被告在沙地,而沒有其他人。

事主木亭後方遇襲 辯方指不能排除有其他人進入

控方表示同意閉路電視鏡頭有局限,未能拍攝到小竹所有出入口,但法庭應考慮阮被帶到沙地3分鐘的事前事後片段,包括警員曾拿長形物品向阮查問、第3被告拉起阮的衣領進入沙地,第1及第8被告緊隨進入沙地,3分鐘後第1、3、8被告及阮一同從沙地走出來,而該3分鐘內沒有拍攝到有其他人進入沙地,因此認為有足夠證據基礎,排除有其他人士進入沙地的可能。

就着法官的第1個問題,控方認為即使不能肯定事主阮文山有被襲擊,也不會對裁定第3及第4被告是否有作出傾向並意圖妨礙司法公正的作為有影響,因為當日警員除了在木亭拘捕阮文山,亦在花槽後方拘捕了另一名人士,如果企圖遮蓋閉路電視鏡頭,必然與阮文山及該被捕人士有「可以辨認的聯繫」,例如必然會影響案件調查警員證供的可信性,便不影響被告有妨礙司法公正的傾向,因此控罪1及2是可以分開考慮。

代表第3被告梁飛鵬的大律師黃潤華指,若法庭不能肯定阮在沙地被襲擊,又或不肯定梁有否參與襲擊,則會影響判斷梁在事前的行為;梁攀爬上木亭屬「好大動作」,非鬼鬼祟祟,鏡頭位置對正行人路,加上當時天未入黑,亦可能被市民拍攝到警察遮鏡頭,「會唔會咁大膽公然嘗試去遮閉路電視鏡頭」?

代表第4被告龐雋詩的大律師陳文慧指,案件是基於控方的「偏執同猜測」﹐因為有人投訴被打,就翻查之前所有事情,若法庭不肯定阮文山有被打、覺得阮是「大話精」,控罪1的證據就更加薄弱,龐沒有動機去遮鏡頭。

控罪4至6:作出一項傾向或一連串傾向並意圖妨礙司法公正的作為(第5、6、7被告在記事冊及/或證人口供中作虛假指稱,以誣告阿十干犯管有危險藥物罪)

第7被告尹栢詩一方質疑,載着阿十毒品黑盒的證物鏈連貫性。控方指,控方無需證明證物連鎖性,法庭基於閉路電視片段、值日官證供等證據,已有足夠基礎裁定片段中第7被告尹栢詩手握的黑色物件是證物P38的黑盒。就尹一方指,在片段中尹可以輕易打開盒蓋,與法庭難以撬開盒蓋的情況有矛盾。控方則表示,無證據顯示第一次發現該物件的狀態,與法庭取出來時的狀態是否相同,例如尹發現該盒時,盒蓋是分開還是蓋上,如果一開始就是分開,就無需掀起蓋。控方強調,不是要法庭臆測黑盒當時的狀態,只是單憑尹當時開蓋方式,並不會削弱片段中的物品就是證物黑盒。

就着法官第2項問題,控方陳詞指,控方沒有同意阿十證供的自願性以及阿十是否自願在財物袋上簽名,只是同意阿十當時表示過一些事情,重申沒有同意過阿十當時是自願相關表述;在缺乏阿十的證供下,不知阿十為何作出招認或招認是否出於自願,「一名被捕人作出招認可以有好多原因」。

控方續指,阿十是否有被誣告,關鍵在於法庭獨立觀察片段後,覺得是否如控方所述,被告的確將一些不屬於阿十的危險藥物放在一個容器內,而第5、6、7被告表示獲得容器時內已有危險藥物,一定是虛假的指稱,並非單單錯誤或者不正確描述。

控方指事主藏毒是被砌生豬肉 辯方稱是自願招認

辯方引用「鄧文祖案」,該案3名上訴人涉在警員記事冊作虛假陳述,指在被捕人士的褲袋找到毒品,但與閉路電視片段內容不符,涉未有記錄被捕人士曾將毒品扔在花槽一事,高院裁定遺漏記錄不屬虛假陳述,撤銷3人的定罪。控方指,該案不涉「砌生豬肉」,與本案不同,「我哋正正話呢3名被告正正係『砌生豬肉』」,因此「鄧文祖案」不能與本案相提並論。

代表第5被告林華嘉的大律師朱仲強則指,控方沒有證據證明阿十的會面記錄非自願,而即使警務人員在記事冊遺漏或有錯誤,亦不足以構成妨礙司法公正,「一件事好多枝節,寫漏一啲嘢唔出奇」,辯方立場是阿十確有藏毒。

代表第6被告莫志成的大律師蔡一鳴亦指,控罪最主要元素是「誣告」,被告有沒有妨礙司法公正的傾向性非常重要,如果法庭接納阿十的招認出於自願,便證明本案沒有「誣告」發生﹐即使有警員在記事冊撒謊,都不會干犯妨礙司法公正罪。代表第7被告尹栢詩的大律師江小菁同樣指,若如控方所指是「砌生豬肉」,則阿十本身無藏毒才成立,惟阿十承認有食冰習慣,以及搜出的毒品屬於他,何來誣告呢?

控罪7:作出一項傾向或一連串傾向並意圖妨礙司法公正的作為(第5及8被告涉用膠袋遮蓋閉路電視鏡頭)

控方引述第8被告一方指,控方未能證明遭防止拍下的事情,與任何法律程序有關。控方回應指,阿十被捕及被搜查,必然預計與阿十相關的法律程序會進行,搜查過程的片段對將來阿十掀出的辯解,或涉事調查警員證供的可信性有至關重要的連繫。控方續指,鏡頭被遮蓋的一刻,仍有警員在現場制服阿十和搜查,明顯當時警方尚未完成調查,當鏡頭被遮蓋長達40分鐘後,畫面再現時是阿十被帶離湖邊,因此該40分鐘必定是已拍下阿十案件的搜查及調查工作。

閉路電視鏡頭被遮蓋 控方指妨礙法庭對事主裁決

控方強調,控方案情非取決於片段會否實際妨礙控告阿十與否,而是對阿十即將展開的法律程序有可辨認的關連,例如涉案警員證供的可信性,因此明顯會妨礙法庭在未來案件中裁定阿十有罪還是無罪的決定。控方又指,不能因阿十及後有招認,就認為對司法公正沒有影響,而是遮蓋鏡頭時,2名被告思想狀態是否有妨礙司法公正的傾向,更何況當時阿十未作招認,2名被告遮蓋時不可能考慮到阿十會招認。

代表第8被告陳守業的大律師林芷瑩指,閉路電視片段當時已拍下調查經過的相關證據,第5及第8被告沒有要隱瞞任何證據,阿十有多次機會可以表示毒品不屬於他,但阿十沒有否認,因此認為控方沒有基礎指第5及第8被告隱藏證據。

控罪8:刑事損壞(第1被告涉損壞屬阮文山的一個黑膠箱)
控罪9:刑事損壞(第1被告涉損壞屬於他人的1包米、9罐罐頭食品等)
控罪10: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第2被告涉目擊而沒有阻止第1被告刑事損壞)

就首被告郭展昇一方指,阮文山在控方未展示相片前,阮從未提及黑色膠箱被打爛,是在控方引領下「對號入座」,看到黑色膠箱並指出膠箱不完整後,阮才稱膠箱是被警察打爛。控方則指,當天阮被破壞的物品眾多,而且相距多年之前的事﹐阮一開始未能記起所有被破壞物品不足為奇﹐控方之後向他展示照片,阮喚起記憶亦不足為奇。

至於第9及10控罪中被破壞的物品,是否屬他人財產而非棄置物品,控方認為無需要令法庭肯定物品確實屬於誰人,只要法庭滿意物品屬他人而非棄置就可以。控方指,據2020年2月4日的片段能見到阿十與湖邊位置物品有連繫﹐至同年2月24日,涉案物品擺放的形式與2月4日相同,因此法庭有基礎接納該些物品屬阿十的說法;而2月24日另一露宿者阿春曾從涉案物品的位置取走外套離開,亦見阿春曾整理自己帳篷物品,因此法庭亦有基礎接納畫面中的物品是屬於阿春。

控方毋須證明被毀物品誰屬 辯方指疑是遺棄物

郭展昇一方同意控方毋須證明物品屬誰人,但要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被損毀的物品是「屬於其他人」,惟阮文山的證供未能證明涉案物品屬於阿十,公園內有露宿者當然有雜物,但康文署職員證供亦指會清走無人認領的物品,因此雜物中「有好多十分有可能係遺棄嘅物品」,認為控方的證據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被損毀的物品是「屬於其他人」。

第2被告韓廷光一方則指,沒有證供證明韓參與拘捕阿十的行動,亦無證供顯示韓知悉阿十因何事而被捕。

法官另要求觀看阿十被拉出帳篷時的片段,因見到阿十身上有黑色物品掉出來,欲知該物品其後是否有被檢取。控方指,該黑色物件是阿十的鴨嘴帽,並播放阿十在事發前進入帳篷前,見到阿十戴着黑色鴨嘴帽。辯方則指,不能隨意假設黑色物品是甚麼,亦不應假設阿十由進入帳篷至被拉出帳篷期間的30多分鐘,依然有戴着帽。

控辯雙方完成結案陳詞,法官將案件押後至9月13日裁決。【通州街公園露宿者受襲案報道結集】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張潔宜
被告:郭展昇、韓廷光、梁飛鵬、龐雋詩、林華嘉、莫志成、尹栢詩、陳守業
控罪:作出一項傾向或一連串傾向並意圖妨礙司法公正的作為、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刑事損壞

法律代表
控方:高級檢控官鄧銘聰
辯方:大律師吳伯乾(代表郭展昇)、大律師陳家昇(代表韓廷光)、大律師黃潤華(代表梁飛鵬)、大律師陳文慧(代表龐雋詩)、大律師朱仲強(代表林華嘉)、大律師蔡一鳴(代表莫志成)、大律師江小菁(代表尹栢詩)、大律師林芷瑩(代表陳守業)
案件編號:DCCC123/2021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