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通州街公園露宿者受襲案|辯方盤問指事主受傷因拒捕掙扎 說被警察打是謊言 事主:「我冇講大話」

分享文章

深水埗通州街公園2名露宿者阮文山及阿十,2020年2月分別涉遭警員施襲及誣陷藏毒,另有財物被毀。事後8名警員分別被控妨礙司法公正、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刑事損壞等10罪。8人否認全部控罪,案件今(11日)在區域法院續審。辯方開始盤問事主阮文山,指阮稱受襲的案發當天,曾有一名警員向阮出示委任證、自稱是警察後,阮突然間想向身旁一把刀的方向逃走,該名警員遂拉開阮,惟阮掙扎,因此警察將阮制服在地上,而他背部和後頸的傷勢,可能是因掙扎而意外做成,並指阮稱被警察打是謊言;阮一概不同意,並稱「我冇講大話」。

辯方又指,案發當天實際上其實無人曾將一把刀擲到地上,亦無人捉過阮的手按在刀上,更沒有人曾襲擊過阮;阮文山所在的木亭後方沙地放置了雜物,當時有警察跟阮說,沙地後方仍有雜物要檢查,阮是自願走入沙地而非被拉到涉地。阮一概不同意,表示當日沙地沒有雜物,當時亦沒有聽到警察說是要檢查雜物。辯方另指,警察在帶他離開木亭前,曾向阮宣布因懷疑他藏攻擊性武器即一把刀,而將他拘捕。阮同樣表示沒有聽到。【通州街公園露宿者受襲案報道結集】

控方今早續播放2020年2月24日的閉路電視片段,其中拍攝公園木涼亭的鏡頭片段,阮文山指當日下午,該批於2月4日來過公園的警察再次出現,叫他「企定定」看着該批警察砸爛他的東西,隨後又到湖邊看該批警察砸爛另一露宿者阿十的東西,其後再被帶返木亭。阮指出,木亭閉路電視片段中,見到地上一點點的黑色物體,就是他的膠箱碎片。

控方完成主問,辯方其後開始盤問。

辯方指案發當日 公園木亭搜出削尖行山棍

代表首被告郭展昇的大律師吳伯乾盤問指,整個通州街公園,包括湖邊、木亭等地,都有很多不同露宿者擺放不同物品,除了阮知道自己的物品外,很多公園的物品阮都不知道是屬於誰人。阮文山表示同意,又指他沒有留意會否有垃圾放置在公園,但知悉公園職員會清理雜物。

被問到曾否見過人放毒品在公園,阮稱沒有見到,亦沒有留意是否有人在公園吸毒或擺放攻擊性武器。不過,阮同意公園有很多人出入,可能有人擺放一些東西或偷走東西,同意若有人將一把刀放在木亭,他未必會知悉。吳又指出,案發2020年2月4日,木亭另搜出一支削尖了的行山棍,阮表示不知道此事。

就着阮文山早前證供指,有3名警察按着他的手去持刀、印指模到刀上一事,阮今在盤問下稱,按他手的力度很大,他曾掙扎但不成功,其後被帶到沙地打,頭和頸都被拳打。吳問阮,當時頭部有否因而受傷,阮稱當時差不多暈倒,但頭部沒有傷口,到醫院後亦沒有縫針。吳就指出,根據案發當日阮到醫院的紀錄,顯示他頭部曾於2020年1月5日受傷縫針,至案發當天仍未拆線。阮同意,稱2020年1月5日在木亭睡覺時曾被人偷襲,其後自行到醫院求醫。

事主盤問下承認 沒親眼見任何人打爛其膠箱

就着阮文山指他的膠箱、膠桶被砸爛,吳問及黑色膠箱的來源。阮指膠箱是檢回來用,雖然是舊物,但沒有損壞。吳則指,阮已使用該膠箱多時,有損壞阮也未必會知。阮不同意,稱他每天都使用該膠箱,也沒有人弄他的物品。不過,阮同意,他沒有親眼看到任何人打爛他的3個膠箱,沒有見到碎片從膠箱跌出來,只是看到膠碎片在地上。

次被告韓廷光的代表大律師陳家昇盤問則指出,2020年2月4日阮稱受襲的案發當天,有一名警員向阮出示委任證、自稱是警察後,阮突然間想向身旁一把刀的方向逃走,該名警員遂拉開阮,惟阮掙扎,因此警察制服阮到地上,而阮續掙扎。阮文山表示一概不同意。

陳又指,阮的背部和後頸的傷勢,可能是因阮掙扎而意外做成,阮不同意是意外做成。陳再指,阮稱被人按着頭,又同時被攻擊身體屬謊話,阮稱「我冇講大話」。阮又指,被人用腳又踢又踩背部,感到「差唔多死亡」,頭部亦感「暈暈地」。陳其後向阮指出,當時沒有任何警員對阮施加任何武力,只不過是由於阮掙扎不願被捕,所以警員才將他按在地上。阮表示不同意。

質疑事主管理公園販賣毒品 阮行使緘默權拒答

陳其後又指出,阮曾在2023年8月25日出席過一次上訴庭的聆訊,該案指控阮在通州街公園販毒,而上訴庭維持阮有罪判決。阮同意有此事,但稱他是被人誣告,他否認該控罪。陳續指出,2011年10月20日,阮亦曾因販毒被判監16個月。阮同意,稱這次控罪是真有其事。陳另問到,阮是否知悉通州街公園是「毒品分銷中心」,阮表示不知道。陳再指,阮的角色是「管理通州街公園販賣毒品嘅人」,阮行使其緘默權拒絕回答此問題。

代表第3被告梁飛鵬的大律師黃潤華接着盤問指,2020年2月4日時,阮文山所在的木亭長凳後方沙地,以及木亭的花槽石躉位置,均放置了很多雜物,包括大型塑膠袋。阮指沙地當時無雜物,花槽石躉則有雜物。黃指,當日警察到達木亭後,有另一高大、長髮及留鬍子的男子名叫李廣華,被警察羈留在花槽後方,當阮被帶離木亭時,該男子亦一同被警方帶走。阮表示沒有留意。

辯方指事主自願走入沙地 阮:「我入去做咩?」

黃指,2月4日實際上其實無人曾將一把刀擲到地上,亦無人捉過阮的手按在刀上,更沒有人曾襲擊過阮。阮一概不同意。黃續指,阮稱被警拉入沙地打,事實上無人拉他,而是阮自願走入沙地。阮聞言問「我入去做咩?」,表示不同意此說法。黃則指,因為當時有警察跟阮說,沙地後方仍有雜物要檢查。阮表示當時沒有聽到警察說這句話,亦沒有聽到警察在帶他離開木亭前,有向他宣布因懷疑他藏攻擊性武器即一把刀,而將他拘捕。

黃另指出,阮被帶返警署後,曾兩次見過警署的值日官,問為何阮沒有向值日官稱被打;拘捕他的警察亦有在阮面前,告訴值日官拘捕阮的原因,是因為搜到附有刀套的牛肉刀,指阮涉藏有攻擊性武器。阮稱,他當日從沒有見過值日官,亦沒有聽到搜到刀和拘捕他的原因。黃續指,阮早前供稱在警署內被阻止告知他人曾被警察打,此事並沒有在阮於2020年所錄的3份供詞中提及,指阮是在說謊。阮回應指,錄口供時沒有問,他就沒有答,又認為他有證據,無需作補充,否認在說謊。

聆訊明續。

8名警務人員被告依次為郭展昇、韓廷光、梁飛鵬、龐雋詩、林華嘉、莫志成、尹栢詩及陳守業;當中林華嘉為警長,其他被告職級均為警員。控罪涉及2020年2月4日、2020年2月4日至5月21日期間及2020年2月24日的事情。10項控罪,包括作出一項傾向或一連串傾向並意圖妨礙司法公正的作為、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及刑事損壞。【通州街公園露宿者受襲案報道結集】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張潔宜
被告:郭展昇、韓廷光、梁飛鵬、龐雋詩、林華嘉、莫志成、尹栢詩、陳守業
控罪:作出一項傾向或一連串傾向並意圖妨礙司法公正的作為、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刑事損壞

法律代表
控方:高級檢控官鄧銘聰
辯方:大律師吳伯乾(代表郭展昇)、大律師陳家昇(代表韓廷光)、大律師黃潤華(代表梁飛鵬)、大律師陳文慧(代表龐雋詩)、大律師林芷瑩(代表陳守業)
案件編號:DCCC123/2021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