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趙家賢被咬甩耳案|被告陳真傷4人共判囚14年半 今上訴指刑期過重 4罪應全數同期執行 上訴方:「我覺得10年都可能足夠」

分享文章

中年男子陳真於2019年11月涉在太古城以刀刺傷一對夫婦,並咬甩時任當區區議員趙家賢的左耳,2022年4月在高等法院被裁定3項蓄意嚴重傷人及1項普通襲擊罪罪成,判囚14年半。陳真不服刑期,今(22日)向高院上訴庭提刑期上訴。上訴方明言,原審法官就涉及趙家賢和另一男子的傷人罪,各判處7年屬過重,又言4罪源於同一事件,理應全數同期執行,「你問我嘅,我覺得10年都可能足夠」。

法官彭寶琴及彭偉昌先後關注,本案涉及多於一名事主,刑責相對較重;案發時社會失序亦加重案件嚴重性,若有人受刺激而加入襲擊,「風險大到不得了」。兩名法官聽畢雙方陳詞後,表明需小心考慮,將於6個月內頒下判詞。

上訴方:原審量刑適用於預謀或復仇案件

上訴人陳真(53歲),他被控3項蓄意嚴重傷人及1項普通襲擊罪,涉於2019年11月3日在太古城中心外,有意圖使男子溫浩倫、其妻子梁碧琪、趙家賢身體受嚴重傷害,而非法及惡意傷害他們;以及同日同地襲擊梁碧琪堂姐梁瑩瑩。

陪審團裁在2022年4月裁定陳真全部罪成,原審法官張慧玲判處他監禁14

代表陳真的資深大律師余承章今陳詞指,就涉及溫浩倫和趙家賢的「蓄意嚴重傷人」罪,原審法官就每罪判處監禁7年屬過高,有關量刑似乎適用於有預謀或復仇的案件,如「袁偉強案」(音譯),該案上訴人在追討欠薪時受到挑釁,並向僱主施襲,僱主最終變為植物人,上訴庭認為其報復不成比例,7半年為合適的刑期。

官指多於一人傷 「罪責、刑責相對加重」

余又援引一宗與本案背景相似的「余逸生案」(音譯),指該案上訴人在打麻雀時與事主有爭拗,並趁事主入睡後以菜刀施襲,割開事主的右耳,上訴庭認為判5年半監禁是合適,就陳真面對的兩罪而言,合適的刑期應為5年或5年半。

余續指,由於4罪均涉及同一事件,法庭應下令全部同期執行,若然法庭不同意,起碼亦要部分同期執行。法官彭寶琴關注,控罪性質雖同樣是傷人,但有多於一人受傷,「你個罪責、刑責相對加重」。余同意彭官的觀察,又指「因為無理由你傷兩個人,同你傷十個人係一樣」。

彭寶琴又言,本案涉及4名事主,其中兩人傷勢相當嚴重,另外兩人分別是中度及輕微傷勢,觀乎本案背景,量刑基準或許相對高,但質疑否明顯過重。余稱,法庭亦要考慮為何會引發本案、被告的情況,「你問我嘅,我覺得10年都可能足夠」。

官稱案發時社會失序 加重案件嚴重性

法官彭偉昌進一步指,案發時社會失序,實際上加重案件嚴重性,「如果其他人畀佢(陳真)刺激到加入呢,如果有人有刀⋯⋯風險大到不得了」。余稱當時有人在太古城中心內聚集叫「解放香港」,但不肯定本案是否與社會氣氛相關。

不過兩名法官均指,反正本案並非因打麻雀輸錢或爭車位而引起,彭偉昌甚至質疑,本案是否能與先前有人在太古城聚集的事「切割」,「形容上訴方嘗試說服法庭是「impossible task」。

律政司指判7年非過重 趙家賢耳「駁唔番」

余再舉例指,本案有別於「黃之鋒」等案,並非在人群中發生。彭偉昌聞言即指,有另案被告在上班途中目睹警方拘捕行動,「攞腳勾警察」,該案亦非在人群中發生,余遂指:「咁佢勾警察係抵死嘅。」

律政司一方陳詞指,涉案傷人罪最高可判囚終身,一般會判3至12年,7年僅處於標準以上。此外,上訴方援引的案例有別於本案,例如「余逸生案」(音譯)案中事主的耳被割後能重新接駁,然而趙家賢經兩次手術、縫86針後,「好可惜耳仔都唔能夠駁番」,加上趙家賢及溫浩倫均有創傷後遺症,每罪監禁7年並非過重。

整體量刑而言,律政司力陳判刑須反映被告曾傷害多名事主,14年半總刑期並非明顯過重。

陳真事後賣樓賠受襲事主 連訟費共付5百萬元

彭寶琴留意到,陳真事後賣樓向4名受襲事主賠償和解,連同訟費共支付約500萬元,當中趙家賢獲賠償190萬,但原審法官將此求情理由拒之門外,彭寶琴遂關注一個人因傷人而引致民事索償,法庭是否就毋須考慮他曾在和解過程中向事主賠償一事?

律政司一方認為,此可構成減刑因素,然而陳真向趙家賢賠償後,直至判刑後4個月才向餘下3名事主支付賠償,對於他是否有真誠悔意存有保留。律政司一方強調,原審法官已就陳真受傷、其家人遭起底而減刑,14年半的刑期並非過重,上訴庭不應干預,給予額外扣減。

法院: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彭寶琴
上訴人:陳真
控罪:蓄意嚴重傷人罪、普通襲擊罪

法律代表
上訴方:資深大律師余承章、大律師容海恩、大律師劉玉儀
答辯方:署理高級檢控官陳穎琛
案件編號:CACC60/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