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家賢被咬甩耳案|男子陳真去年被判囚14年半 今申請刑期上訴許可獲批 上訴庭法官彭偉昌:睇落有啲重

分享文章

趙家賢被咬甩耳案│被告申請刑期上訴許可獲批

中年男子於2019年11月涉在太古城以刀刺傷一對夫婦,並咬甩時任當區區議員趙家賢的左耳,去年4月在高等法院被裁定3項有意圖傷人罪及1項普通襲擊罪罪成,判囚14年半。男子不服刑期,今(18日)向高等法院上訴庭申請刑期上訴許可。法官考慮相關背景後,認為原審法官判處的刑期是否明顯過重有斟酌餘地,故批出上訴許可,認為現時刑期「睇落有點重」,惟重申本案刑期理應超過10年,並直指「呢件案件非常嚴重,不能接受」。

聆訊在高等法院上訴庭進行,由上訴庭法官彭偉昌處理,申請人陳真(現年53歲)由資深大律師余承章代表,大律師容海恩及大律師劉玉儀擔由副手,答辯方則由律政司署理高級檢控官陳穎琛代表。

律政司指刑期不輕但屬可判處刑期內

申請方提出的上訴理由,包括原審法官的量刑起點過高、4項被定罪控罪不應分期執行刑期。就刑期分期執行方面,法官彭偉昌關注4項控罪應是接連發生,問律政司一方:「你想法庭睇到幾大時間(差別)?睇到完全係另一件事?」律政司指,上訴人當時襲擊3名同行受害人後,相隔至少1分鐘後,趙家賢才介入事件並遭襲擊。法官接納,但認為未能說服法庭刑期可分期執行。

律政司一方續指,14年半雖是不輕的刑期,但屬原審法官可判處的刑期內,且在當時社會環境下,案件牽涉4名受害人,分別被人用刀襲擊及咬傷耳朵需縫86針,其中3人事後有嚴重心理創傷,法庭需向公眾發出清楚信息,不論甚麼原因,暴力是不可以接受,故上訴申請沒有合理可爭辯地方。

爭議原審法官沒充分考慮求情理由

申請方另外兩個上訴理由,為原審法官沒有充分考慮求情理由,致總刑期過重;又指事件發生時,社會上不幸地會針對說普通話人士,上訴人案發時因操普通話說「解放台灣」而與人口角,引發之後的襲擊。律政司一方同意,原審法官判刑時沒提及當時社會失序情況,惟強調曾在引導陪審員時,提到事件涉及政見問題。

此外,申請方爭辯原審法官在判刑時,忽略抑鬱症是導致上訴人傷人的其中一原因,故判處過重總刑期。而上訴人的心理報告清楚描述他因酗酒和抑鬱症,導致其行為爆發,惟原審法官拒絕接納上訴人當時受抑鬱症影響,申請方認為具商榷餘地。

申請方另指,上訴人於判刑前,已向事件中受襲的4名受害人支付500多萬港元賠償金和解。但律政司一方認為,有關理據不可構成上訴理由。法官彭偉昌亦直言,賠償不屬求情理由;余則認為,橫蠻、不想負責的被告可以延長賠償。法官回應指,申請人受審被定罪後,曾向受害人致歉及要求輕判,他在被受害人民事索償下「冇理由唔畀錢」,重申賠償在求情中「比重輕得好緊要」。

趙家賢事後獲賠償190萬元

法官考慮相關背景後,認為原審法官判處14年半總刑期「睇落有啲重」,且判刑理由亦有斟酌之處。由於申請方4個上訴理由有高程度的相連,故批准將全部理由交予上訴庭處理,惟同時重申案件「非常嚴重,不能接受」,並強調案件需肯定需要判囚超過10年,但不評論實際應判多少。

申請方庭外透露,事件中受刀傷夫婦分別獲賠約100萬及75萬元,兩人同行受襲的堂姐獲賠約25萬元,而被咬甩耳朵的趙家賢,就獲賠約190萬元,其餘則為堂費,約逾百萬元。

法院:高等法院
法官:上訴庭法官彭偉昌
申請人:陳真
控罪:蓄意嚴重傷人罪、普通襲擊罪

法律團隊
申請方代表:資深大律師余承章、大律師容海恩、大律師劉玉儀
律政司代表:署理高級檢控官陳穎琛
案件編號:CACC60/2022、HCCC204/2020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