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家賢被咬甩耳案|上訴庭裁定被告陳真刑期上訴得直 原判囚14年半 今獲減刑半年

分享文章

中年男子陳真於2019年11月涉在太古城以刀刺傷一對夫婦,並咬甩時任當區區議員趙家賢的左耳,2022年4月在高等法院被裁定3項有意圖傷人罪及1項普通襲擊罪罪成,判囚14年半。男子不服刑期提上訴,上訴庭今(8日)頒下判詞,就原審法官因傷人事件是因上訴人而起,故拒接納上訴人對事主作賠償為求情因素,認為原審不應排除有關減刑因素,判男子刑期上訴得直,減刑半年至14年。

上訴人陳真(現年53歲),早前上訴聆訊時由資深大律師余承章代表,大律師容海恩及大律師劉玉儀擔由副手,答辯方則由律政司署理高級檢控官陳穎琛代表。

上訴庭指原審未把刑期上調「反而可被質疑」

就上訴方指原審法官量刑基準過高,上訴庭認為考慮到刺傷事主及咬傷趙家賢的兩項有意圖傷人罪,涉及的盲目和凶狠程度,以至兩名受害人所承受的肉體和精神創傷,認為以7年作量刑基準絕不為過。上訴庭更提出,原審法官正確地辨識到兩項襲擊背後的政治動機,卻沒有按判例因應這種行為能挑起大規模暴力衝突而把刑期上調,「反而可被質疑」。

上訴庭又指,考慮到本案的所有相關情況,不認為上訴人有理由要求4項控罪刑期全部同期執行,亦不認為上訴人的背景情況可減省上訴人在案中的整體罪責,並舉例指上訴人沒有工作,是因他不需要工作,無資料顯示他不能工作;上訴人以酒精麻醉自己,令情緒和抑鬱問題變得更加複雜;至於上訴人犯案時所謂「失控」,極其量是指他曾喝酒,以致被罵髒話後沒有控制好自己的脾氣,因而具意圖去襲擊4名受害人。

上訴人開審前已對賠償作具體安排顯示誠意

就上訴方指,上訴人案發前已簽署文件承諾捐出遺體作研究抑鬱症的成因和治療方法,在法律上可構成具「正面良好品格」,上訴庭認為,「簡單地簽下一紙文件」承諾身故後把遺體捐出作醫學研究,不足以符合「正面良好品格」的標準。

上訴庭在判詞中表示,案中唯一令上訴庭關注的是上訴人之賠償,指上訴人在本案原審開審前,便開始對案中事主賠償作具體安排,顯示了他的誠意;上訴人的行動在相當程度上,大大減免了4名事主在民事追討過程中所要承受的折磨。惟原審法官張慧玲在判刑時,就上訴人作賠償的求情指,「但係因為呢一個需要賣屋去賠錢,係完全係因為被告人去傷害嗰啲受害人而引致,所以我就唔覺得呢一方面係一個求情嘅陳詞,話令到嗰個刑期係要扣減。」

上訴庭認為7年刑期基準嚴厲 律政司難投訴過輕

上訴庭認為,原審法官不應純粹因賠償是由上訴人傷人而起,而把有關減刑因素排除在外,上訴人應因賠償及原審法官辨識的其他因素,獲減刑共12個月而非6個月,因此裁定上訴人刑期上訴得直,可多獲半年減刑,刑期改為14年,而4項控罪的獨立刑期則維持不變。

至於原審法官沒有因案發背景,即香港當時正值動亂,而把兩項有意圖傷人罪的量刑基準上調,上訴庭認為7年已是嚴厲的量刑起點,即使原審法官表明7年量刑是已考慮案發背景,律政司一方也很難投訴刑期過輕,因此上訴庭不適宜在此階段觸及兩項相關刑期的基準。

據早前申請方指,上訴人於原審的判刑前,已向事件中受襲的4名受害人支付500多萬港元賠償金和解,並在庭外透露,事件中受刀傷夫婦分別獲賠約100萬及75萬元,兩人同行受襲的堂姐獲賠約25萬元,而被咬甩耳朵的趙家賢,就獲賠約190萬元,其餘則為堂費,約逾百萬元。

法院: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彭寶琴
上訴人:陳真
控罪:蓄意嚴重傷人罪、普通襲擊罪

法律代表
上訴方:資深大律師余承章、大律師容海恩、大律師劉玉儀
答辯方:署理高級檢控官陳穎琛
案件編號:CACC60/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