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遭同袍辱罵「你老婆俾我X」 入稟索償稱涉性騷擾 官下令剔除申索

分享文章

時任警員早前入稟區院,指駐守荃灣警署時遭高級警員辱罵「你老婆俾我X」及「你阿媽俾我X,生咗你個衰仔」,他認為言辭涉及性騷擾,違反《性別歧視條例》,入稟向對方索償16萬港元,答辯方申請剔除申索,法官梁國安早前聽畢雙方陳詞後,今(4日)頒下判詞,批准答辯方剔除申索。

判詞指,涉案字句顯然在侮辱申索人,不可能是向申索人、其太太或母親提出不歡迎的性要求。至於申索人一度將語句解讀為「換妻」,梁官質疑一般對廣東社會及廣東話有合理理解的人,都不會解讀為「我對你的太太有情慾吸引,你會同意換妻嗎」,不論如何,性慾吸引的對象不是申索人,都不構成對他的性騷擾;至於其餘指控亦非針對其性別,裁定其申索沒有披露任何合理的訴訟因由,因此批准答辯方的剔除申請。

申索人為Ng Hon Sum(音譯:吳漢深);答辯人為Lam Man Lung(音譯:林文龍)。香港警務處原為答辯人之一,但吳早前已終止針對警務處的聆訊。

判詞指,申索人對答辯人提出3大指控,包括在不同場合遭騷擾、遭性騷擾、答辯人藉着使他受害構成歧視。答辯方則以瑣碎無聊、無披露合理的訴訟因由、濫用法院程序為由,申請剔除申索。

字句冒犯不在場女士 不構成對答辯人性騷擾

判詞引述申索方指控遭性騷擾的理據,包括答辯人於2021年6月19日至少5次重複地指罵申索人「你老婆俾我X」,以及「你阿媽俾我X,生咗你個衰仔」,涉違反《性別歧視條例》第2(5)及23條。

梁官在判詞中直指「​​這些字眼詞語都是一般廣東人社會,某些階層人士在交談或爭吵時採用的粗言穢語,十分普遍,這種行為並不一定構成性騷擾」。根據案例,與性有關貶損或定型的論述、重複地質問申索人的性生活、與申索人的性活動、情慾吸引等相關,才屬性騷擾行為。

本案而言,顯而易見是侮辱申索人的語句,說什麼都不可能是向申索人、不在場的太太或母親提出不受歡迎的性要求、或提出不受歡迎的獲取性方面的好處的要求、作出其他不受歡迎並涉及性的行徑。判詞重申,申索人根本不是答辯人的情慾吸引等對象,他認為答辯人冒犯了其他不在場的女士,都不能構成對他的性騷擾。

一般理解為廣東粗言穢語 不可能邀約「換妻」

梁官在判詞中指,申索人嘗試解說答辯人所指其實是要約「換妻」,因而構成性騷擾,梁官認為「這不可能是申索人對這些語句真誠的解讀」,因一般對廣東社會及廣東話有合理理解的人都會解讀為粗言穢語、侮辱性的說話,不會解讀為 「我對你的太太有情慾吸引,你會同意換妻嗎?」或「我對你的母親有情慾吸引,你認為你父親會同意換妻嗎?」

梁官直言,就算有如此天空行馬的解讀,性慾吸引的對象不是申索人,而是申索人的太太和母親,無論如何都不構成對申索人的性騷擾。​​

其餘兩項指控 案情與「性」無關

至於餘下兩項指控,申索人列出在2020年7月22日至2021年6月18日期間,受到不下6次的騷擾,包括答辯人對他不禮貌和粗魯的言詞、嚴重責罵(severe scolding);答辯人不同意申索人交還配槍子彈的方法後,向上級作出不當投訴,導致同事間傳出指控申索人誠信的謠傳,造成對申索人有敵意或具威嚇性的環境。此外,申索人指答辯人沒有給予他槍械,藉着使他受害而構成歧視,違反《性別歧視條例》第9條。

梁官在判詞中指,姑勿論指控是否屬實,案情完全與「性」無關,就算將案件置於最高點,「也只是在工作上受到一些無理騷擾或不禮貌的言語等等」,顯示不是針對申索人的性別或婚姻狀況,因此兩項指控都不構成《性別歧視條例》下的訴訟因由。

基於以上原因,梁官裁定申索人的申索沒有披露任何合理的訴訟因由,故批准答辯人的剔除申請。

法庭: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梁國安
申索人:Ng Hon Sum
答辯人:Lam Man Lung
案件編號:DCEO7/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