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協主席陳朗昇被控阻差辦公案|自辯稱「從來冇諗住要阻礙警察」 只欲確認便衣警身分 日後有差池可投訴跟進

分享文章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網媒「Channel C」多媒體製作主任(新聞)陳朗昇去年到旺角麥花臣場館採訪,在場館外被指拒向便裝女警出示身分證後並被捕。陳否認阻差辦公罪受審,案件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陳朗昇今(18日)出庭作供,在庭上解釋自己過往曾在直播期間,遭警員公開身分證資料,故案發時他擔心重蹈覆轍,才在出示身分證前多番追問涉案女便衣警身分,望即使日後有甚麼差池,也可藉資料作跟進投訴。

控方盤問時質疑,陳當時並非在進行直播,沒有基礎懷疑警員會洩露其私隱,拒絕出示身分證只為全心阻攔警員執勤。陳庭上坦言,他現在回想,當時可更冷靜處理,「但因(採訪)遲到同其他原因,令我可能激動咗」,同時強調:「但我從來冇諗住要阻礙警察」。案件押後至7月21日作結案陳詞。

案件昨被裁定表證成立,被告陳朗昇(42歲)選擇出庭作供。陳今在庭上供稱,案發當日被便衣女警截停時即被要求出示身分證,他因而問「你係咪警察」、「你係乜嘢UI(警員編號)」、「你守邊度」及「你點解截查我」,女警之後曾取出一個卡套「好快咁遞咗一下」,他當時估計為委任證,但不能確定,於是繼續追問女警相關資料,又憶述當時女警曾說「先生合作啲」及再次快速遞出卡套,他因此回應稱:「你咁快閃過我根本睇唔到」,續追問女警,而女警第三次快速展示證件但沒有說話。

陳朗昇強調案發時無意反抗或逃走

陳續稱,隨後有一名軍裝警員麥樂垣上前著他合作及退後,陳於是開始從銀包內取出銀色卡套,準備交出身分證,同時向對方解釋,由於女警身穿便裝「又冇掛委任證,又話自己執勤」,故他希望先確認其身分。他又解釋,自己當時並沒有「手舞足蹈」,揮動卡套只是在向警員指出「軍裝我見到膊頭有冧把(編號),但便衣我真係睇唔到任何警員嘅特徵」。

陳又指,自己向對方解釋期間,女警突透露自己隸屬「旺角差館公眾活動組」。而一名署理警長黎學宇不久後加入對話,要求他合作和退後,他於是指向街道回應對方:「現場都冇乜人,邊度阻到人呢?」,並解釋自己追問便衣女警的原因。之後再有另一便衣警署警長張清龍上前,要求他合作和退後,故他就問對方:「你又係邊位?你係咪警察」,該便衣警署警長就快速遞起委任證。陳並指,張其後突然指示「拉佢(陳)」,並指對方:「又冇做到警誡,又冇宣布拘捕,我都唔確定佢係講下定點」,故自己當時身體才有郁動,但強調無意反抗或逃走。

控方質疑陳追問警員所屬單位原因

陳作供時又解釋,當時本欲採訪的朗屏邨業主大會經已開始,他因趕往採訪,加上以往自己的身分證資料曾在直播中被警員公開,因此希望先確認女警身分,直言若日後有甚麼差池,也可藉資料作跟進投訴;又指自己過往有多次被警方截查的經驗,強調警員一般在查問下都願意提供姓名及編號等資料,亦會解釋截查原因。

辯方就追問,為何陳已取出卡套,但最後沒有出示身分證?陳朗昇解釋,他當時準備配合,再有署理警長黎學宇加入對話故需要應對,而女警亦沒有再要求他出示身分證,同時指出當時從沒有任何警員指控和警告他阻差辦公。

控方盤問時就質疑,若便衣女警最初沒有提供任何資料,陳有何基礎懷疑對方是警員並預備出示身分證;陳解釋,當有軍裝警上前協助女警,加上女警之前三度出示疑似委任證,故令他開始相信對方是警員。控方又問及,既然警員編號是獨一無異,為何陳仍需要追問對方所屬單位等資料;陳就回應,因姓名和編號都有可能記錯,但所屬單位較易記,且多問一些資料,跟進或投訴時也會更清楚,「投訴警察表格上,都會叫填寫警方所屬單位資料」。

同意當時警自己及警員沒進行攝錄

控方其後播放陳朗昇當日獲釋後,在警署外的直播片段錄影,質疑陳當時以大篇幅描述他被捕後,如何被一名警長不禮貌對待、導致他手部受傷,卻沒有提及自己三度追問女警但不獲回應一事。陳庭上解釋,當時自己已被扣押11小時,感到非常疲倦,「所以好多環節我都skip咗」,又指相對截查經過,自己當時對被警長粗暴對待情節較為深刻,故在直播時便集中講述有關過程。

陳朗昇在盤問下同意,自己被截停時不是在進行直播中,女警也沒有手持攝錄器。控方就質疑,陳根本沒有擔心女警會洩露他的身分證,陳解釋警方現時可用手機查身分證,「我唔知佢會唔會影低或者錄低」。控方續質疑,當時警員沒有手持手機;陳同意,但重申他當時非常擔心個人資料再被公開。

控方又指,陳拒絕出示身分證,根本不是因為擔心資料被公開,而是全心阻攔警員執勤。陳回應時坦言,現在回想,自己當時可更冷靜處理,「但因為遲到同其他原因,令我可能情緒激動咗,但我從來冇諗住要阻礙警察」。

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梁嘉琪
被告:陳朗昇
控罪: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員

法律團隊
控方:外判大律師馬慧賢
辯方:大律師江美儀
案件編號:WKCC3375/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