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協主席陳朗昇被控阻差辦公案|涉事女警作供指陳「打斜過馬路」「又㩒住個袋」 有機會入場館內示威因而截查他

分享文章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網媒「Channel C」多媒體製作主任(新聞)陳朗昇2022年9月,在旺角麥花臣場館外被指拒向便裝女警出示身分證後被捕。陳其後被控阻差辦公罪及交替控罪、阻礙公職人員罪,他否認控罪,案件今(16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審。涉事女警梁敏儀供稱,案發日見陳在奶路臣街「打斜過馬路」走向麥花臣場館,因而覺得陳有機會入場館進行示威活動而上前截查,出示委任證表露身分,並要求陳出示身分證明文件。梁指,當時陳同一時間問「你點解要搜我?」她回應「因為見到你同隔離個男人斜cut過嚟,又㩒住個袋,所以我哋截查你,請你出示身分證明文件」。陳朗昇問她「你守邊度?」她有回答是「旺角警區活動管理組」,再着陳出示身分證明文件,惟她見被告情緒「非常激動、大吵大鬧」。梁指,她3次出示委任證、2次解釋截查原因,以及2次要求被告出示身分證明文件,但陳其後雖一度從銀包取出銀色卡套,但沒有出示身分證。

辯方其後向梁敏儀指出辯方案情,指當時梁一走近便稱「先生,身分證丫」,當時陳朗昇問她「你係差人?咩名咩number?守邊度?咩原因查我?」梁沒有回答,只是很快地出示過一次委任證,其後陳重複問相同問題,梁再出示委任證並重複「先生,身分證」。由於梁沒有回答問題,陳遂再重複問題,梁則第3次出示委任證。辯方又指,陳拿着卡套指向身穿軍裝的警員與穿便裝的梁,指兩人衣著對識別身分的分別,並非情緒激動地揮動卡套。梁一概表示不同意。聆訊明續。

涉事女警梁敏儀作供指,她於2018年8月加入警隊,2022年9月7日案發當日穿便裝,在麥花臣場館附近一帶當值,進行公眾活動管理工作,因為該處舉行朗屏邨的業主大會,預計會有逾100人出席;亦有收到情報,指有人在網上鼓吹媒體和居民舉牌,並進行「一啲不滿同埋一啲訴求」,警方覺得有相當可能發生混亂。梁指,她於上午10時20分與隊員到達現場,並與另一男警22256一同巡邏,其間見到兩名男子於奶路臣街「打斜過馬路」走向麥花臣場館,引起她的注意。

梁稱,兩名男子一人揹着黑色大背囊,另一人則揹斜孭袋,後來知後者為被告陳朗昇。梁續指,「見到佢(陳朗昇)斜cut過嚟」以及按着其斜孭袋,因此覺得陳有機會入麥花臣場館進行一些示威活動,隨即上前截停二人,男警22256向揹着黑色大背囊男子出示委任證表露身分,她則向陳朗昇出示委任證表露身分,並稱根據《警察條例》截查他,要求陳出示身分證明文件。

「見你同隔離個男人斜cut過嚟,又㩒住個袋,所以截查你」

梁指,當時陳朗昇同一時間問 「你點解要搜我?」她回應「因為見到你同隔離個男人斜cut過嚟,又㩒住個袋,所以我哋截查你,請你出示身分證明文件」。陳朗昇問她「你守邊度?」她有回答是「旺角警區活動管理組」,再着陳出示身分證明文件,惟她見被告情緒「非常激動、大吵大鬧」,又問 「你點解要搜我,你守邊度?」她再次回答「旺角警區活動管理組」,並再解釋因為被告「斜cut過嚟」所以搜查他,亦再表示駐守旺角警區活動管理組,及要求被告出示身分證明文件。

梁表示,她其後向陳發出警告:「我而家警告你,如果你再唔拎身分證明文件,就已經構成阻差辦公。」她警告後陳仍激動,其後警員11130及署理警長58490到達她的身旁,她向署理警長58490表示已向陳出示委任證及解釋截查原因,亦已警告陳,但陳仍無出示身分證。梁稱,陳其後在斜孭袋中取出銀包,並拿出一個銀色卡套,她遂要求陳出示身分證,惟陳只拿着卡套「一路咁揮動,一路就向在場其他警員逐個重複咁問『你守邊度?你守邊度?』」。

指陳朗昇情緒「好緊張」 以阻差辦公罪拘捕並上手銬

梁表示,警員11130向陳發出阻差辦公警告,陳沒有理會,而且情緒愈來愈高漲及激動,警員11130隨後開啟身上的隨身攝錄機,其間警署警長張青龍(音譯)亦到場,張着眾人退後,不要阻礙街上的途人,以及着陳不要再大吵大鬧、引途人圍觀。梁指,張其後先後向陳兩度發警告,指陳涉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惟陳沒有理會,當時陳的情緒「好緊張」,一度用手指指向張,所以她也着陳冷靜,其後張着在場警員以涉嫌阻差辦公及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拘捕陳,署理警長58490為陳上手銬。梁同意她3次出示委任證、2次解釋截查原因,以及2次要求被告出示身分證明文件。

辯方盤問指梁敏儀在案發當日曾錄取一份證人供詞,在12日後、9月19日則錄了兩份證人供詞,指梁於9月19日的記憶,必然不會比案發當日的記憶清晰,梁表示「未必係必然」;被問到是否現時的記憶比案發當日清晰,梁表示「有啲都係」,指有些事是當刻記不起,現時則記得。梁指9月19日的證供是她閱讀自己記事本後回想起的事情,再作補充,沒有「擴大」證供,寫的都是事實。

女警3份供詞均指案發時2次出示委任證 庭上作供稱3次

辯方指出,梁在其3份證供都稱只是出示過2次委任證,今在庭上稱曾出示3次,指出其實梁現時對當日事情的記憶已很模糊,梁不同意,並強調自己已把記得的事情如實記錄。辯方又指出,梁今日在庭上提及有關「收到情報」及會有逾100人出席活動的說法,也沒有記錄在記事本上。梁表示,一般不會在記事本記錄情報,但主控提問下有相關印象。辯方又指,梁在案發日首份供詞沒有提及陳朗昇揹斜孭袋,在9月19日的供詞則指,陳當時有用左手按着斜孭袋,指梁是在錄取該份證供前,曾先看過案發的閉路電視片段,因此才在9月19日的供詞這樣寫。梁表示不同意,指自己是當日觀察見到。

辯方續指出,「收到情報」、「有逾100人」出席活動及陳曾用左手按着袋,都是梁編作出來,因為梁在錄取9月19日證供前得知律政司回信,稱會控告陳阻差辦公,因此有偵緝警員着梁「盡量記」,遂得出該份證供,梁否認。辯方再次指出,相隔12日後的記憶,必然不會比案發日清晰,梁不同意。辯方續問是否過了一年更清晰?梁表示同意。

辯方指陳朗昇案發時沒有情緒激動或大吵大鬧

辯方其後向梁指出辯方案情,指當時梁一走近便稱「先生,身分證丫」,陳朗昇問她「你係差人?咩名咩number?守邊度?咩原因查我?」當時梁沒有回答,只是很快地出示過一次委任證,其後陳重複問相同問題,梁再出示委任證並重複「先生,身分證」。由於梁沒有回答問題,陳遂再重複問題,梁則第3次出示委任證;當時陳沒有情緒激動或大吵大鬧,其後警員11130才介入。梁一概表示不同意。

辯方再指,根據閉路電視片段,梁與陳的對話只有15秒,辯方隨即在庭上快速讀出梁所指稱在出示第一次委任證前與陳的對話,已花24秒,雖然當時梁和陳的對話可能重疊,以及讀出的內容包括有些描述,但仍不可能在15秒內發生梁所指稱的對話。梁同樣表示不同意。

辯方續指出案情,指陳在拿出銀色卡套時,曾對梁說他正在拿身分證出來,並稱「如果你係警員,就應該戴住委任證執行職務」,警員11130則問陳為何不早一點拿出身分證,陳解釋因不知道梁的身分,提及自己曾被人在網上公開身分證,所以要先確認警員身分,拿着卡套指向身穿軍裝的警員11130與穿便裝的梁,指兩人衣著對識別身分的分別,並非情緒激動地揮動卡套。梁一概表示不同意。

辯方又指,隨後身穿便衣的警署警長張青龍(音譯)到場,着眾人退後免阻途人,當時陳拿着卡套指着街道左方及右方都沒有人,因此沒有阻礙他人,又問張「佢(梁)話自己係便裝,你又係呀?你乜嘢編號、乜嘢單位?」因此,片段才見到張拿出委任證。辯方指,陳亦曾向警員11130稱,梁沒有回答駐守的單位,梁才突然細聲稱是旺角警署的公眾活動組,因此當張青龍到場時,陳才會問張「你又係公眾活動組?」梁一概表示不同意。

辯方最後指出,陳朗昇當時忙於回應軍裝警員,並在張青龍加入後回應阻礙途人的指控時,才情緒激動、提高聲線,因而未及出示身分證。梁一概表示不同意。梁亦表示事前不認識陳朗昇,不知道他是記者或記協主席。聆訊明續。

「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員」控罪指,被告陳朗昇於2022年9月7日,在旺角奶路臣街38號麥花臣場館外,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即女警員26781;交替控罪的「阻礙公職人員」罪則為同日同地阻礙女警員26781執行公務。

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梁嘉琪
被告:陳朗昇
控罪: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員
控方:外判大律師馬慧賢
辯方:大律師江美儀
案件編號:WKCC3375/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