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私了咬耳漢陳真|男學生求情階段欲推翻認罪答辯 官今駁回申請強調 「事後後悔自己所作的判斷和決定」 非推翻認罪答辯的理由

分享文章

2019年11月3日有人發起於太古城中心聚集並組成人鏈,途經現場的男子陳真與他人口角,其間咬甩前東區區議員趙家賢的左耳,陳真事後遭人「私了」,20歲男學生否認暴動及傷人罪受審,案件表證成立後改為認罪,直至求情階段欲推翻其認罪答辯,區院早前就此展開聆訊,暫委法官高偉雄今(17日)駁回申請,維持其認罪答辯,將案件押後至7月20日,連同早前認罪的3人一併求情,被告保釋被拒,須繼續還柙。至於控方早前指被告浪費排期1月的聆訊為由申請訟費,法庭考慮被告經濟能力後,決定不作訟費命令。

高官頒下的判詞指,被告的在庭上作供時專注力及組織力等並無問題,拒絕接納被告聲稱因過度活躍症及壓力所影響,亦拒接納被告表示遭原有法律團隊威逼及誘使認罪一說。由於未能證明團隊無向被告解釋認罪基礎及後果,相反證據顯示被告得到全面法律意見,在自願及知情下認罪,故駁回其申請。判詞又強調「事後後悔自己所作出的判斷和決定,並非是可以推翻認罪答辯的理由」。

高官今頒下的判詞中,列出了被告徐俊傑(20歲,案發時年齡)的答辯時序:

2023.9.28
審前覆核
辯方指不會就被告的精神或身體狀況提出爭議
2023.12.6
開審
不認罪
2023.12.11
審訊第4天
認罪
2023.12.12
審訊第5天
被告同意控方案情撮要,法庭裁定他罪名成立,准保釋等候求情
2023.12.22
原定求情日
被告申請推翻認罪答辯,確認不再由黎佩玲大律師及其團隊代表,自行申請押後案件另聘法律代表
2024.3.15被告延聘大律師施臻遉,但當天指因應其經濟狀況,故決定不繼續聘用施臻遉的團隊,改為申請法援
2024.5.6展開推翻認罪答辯聆訊,被告由法援委派的大律師陳國維代表

判詞提到被告一方的理據,包括被告患有過度活躍症,其專注及抗壓能力較差,往往需要較長時間才可理解及作決定,被告在審訊之前及過程中,因其學業、家人及女朋友的健康狀況壓力倍增,但法律團隊在不同階段要求他在短時間內作決定,辯方認為,被告未有充足時間考慮、未能充分理解認罪後果,並因受到過度活躍症影響,以致作出不自願及錯誤的認罪決定。

原法律團隊指被告曾提 利用輿論向法官施壓

判詞引述被告原本的法律團隊,即大律師黎佩玲、律師李邦鴻、實習律師陳俊燁的證供,其中律師李邦鴻指,候審期間曾接獲被告指示要修改保釋條件,每次與被告的溝通過程,被告都能清晰作出指示,並按要求提供所需文件;由於被告曾因各種原因,例如上課、準備考試、工作、疫情期間要隔離等,而遲到或沒有前往警署報到,被告曾緊急尋求李邦鴻代為通知警署,過程亦能清晰交代原因。

判詞指,3人在接手案件之前均知道被告有過度活躍症,不論是審前之前抑或過程中,被告從來無向法律團隊表示不明白答辯或法律意見,亦從無要求更多時間理解文件內容。高官接納3人為誠實可靠證人,並指他們的說法獲被告簽署的書面指示所支持。

判詞另提到,3名法律代表均提及被告在會面期間,曾表示希望以不同方法試圖詆毀法官的公眾形象,包括透過負面輿論令公眾認為主審法官「是一名很差劣的法官」,令法官面對巨大壓力,繼而需要以最有利他的方式處理案件;被告亦曾指,會於網上發布法官的個人資料以達致上述目的,3人均向被告指出不應對法官施壓,否則可能會構成「起底」或妨礙司法公正,團隊亦嚴正警告被告不要作出觸犯法律的事。高官在判詞中指,在評估被告的證供時,不會因為上述證供而對被告作不利揣測或帶有偏見。

官不信團隊在無指示下 主動找控方認罪協商

法官在判詞續分析被告的證供,就被告在開審當日(2023年12月6日)有否向法律團隊表示希望認罪,他作供時提到,當天早上與團隊開會只是一時口快說出,事實上思緒混亂;不過他在盤問下否認有希望認罪的想法,只同意有問團隊可否向控方作認罪協商。高官認為,如被告無提及希望認罪,絕對不相信團隊會在無指示之下,主動聯絡控方作認罪協商,並強迫被告於當晚作決定。

至於被告認罪的前兩天,即12月9及10日,被告聲稱實習律師陳俊燁曾8至10次致電他,催促他是否決定認罪,當時被告曾詢問,若然認罪會否無法保釋,陳回應重點不是保釋,而是在於其答辯及後果,在陳不斷催促之下,他心煩意亂,僅不停回覆尚未決定。直至盤問之下,被告同意他曾主動致電陳,陳甚至很有耐性地解釋,又叫被告不要着急,高官認為與被告聲稱陳不斷打電話催促一說「大相逕庭」。

針對被告供稱在12月11日迫於無奈下認罪,法官質疑說法與誓章不符,因誓章僅提到團隊要求他盡快就認罪與否作決定,從無提及團隊游說及誘使他認罪一事。就被告推翻認罪原因,他在誓章及庭上亦提供了不同版本,他在誓章中指出,團隊沒有向他解釋認罪後、但尚未承認控方案情之前,假如提出推翻答辯申請,法庭定必批准,同時其過度活躍症令他需要較長時間才能理解情況,當刻卻因家庭及學業而分心,團隊不斷催促他決定,他在一知半解下選擇認罪及承認案情。不過,被告在盤問下清晰表示,基於庭上讀出的案情撮要與團隊早前向他解釋的版本事不符,才會選擇推翻認罪。

就此,辯方建議法庭應排除被告庭上的證供,只考慮其誓章說法,強調被告的過度活躍症容易被壓力影響,以致專注力及思緒混亂,辯方又指出相關症狀包括缺乏對細節的關注、健忘、言語衝動、無法處理壓力等。

被告作供專注力無問題 官信無受過度活躍症影響

不過,判詞直指「本席認為不單第五被告沒有在庭上呈現以上所詳列的症狀,相反他在作供期間,不論專注力、對問題的理解、組織能力、耐性等等均沒有任何的問題」,例如在盤問時,被告遭質疑無在誓章提及某些事情,他會解釋只是無將所有事情在誓章中一一交代;當被告不理解提問,他會要求重複問題,他亦能在庭上詳述審訊前及期間發生的事,逐字逐句覆述團隊的說法,更甚的是,被告作供期間神態自若,語速不快不慢,從無對控方提問有過激情緒反應,亦沒有搶答。

判詞指,若如辯方所指,被告因壓力而加劇症狀,那麼被告便會呈現其他狀症,而不是只有健忘或思緒混亂。再者,根據辯方傳召的精神科醫生陳述華所指,被告從來無表達有出現幻覺或妄想,陳醫生亦評估被告對時間、空間等認知無問題,故此法庭認為唯一合理的推論,就是被告作供時無受其症狀影響。

法官裁定被告非誠實可靠證人,拒絕接納他的證供,即因患有過度活躍症及承受壓力,而且不理解團隊向他作出的分析,因此他不能夠在獲得充分資訊下決定認罪,高官亦不接納團隊向被告作出威逼及誘使他認罪一說。

證據指被告知情下認罪 後悔決定非推翻答辯理由

判詞指出,案件於區院提堂至審訊相距差不多一年,期間一直有法律代表跟進被告的案件,事實上,審訊過程中,被告的法律團隊亦多次因應被告的要求而申請押後,故此即使患有過度活躍症,被告有絕對有充足時間深思熟慮,以決定認罪與否。

判詞續指,被告先後被多名資深的大律師代表,他必定得到適當的法律意見,並自主地作出決定,法庭認為被告有可能只是專注於能否獲得保釋,並對其判斷及決定感到後悔,但正如案例所指,後悔自己所作決定並非可推翻定罪答辯的理由。法庭信納,法律團隊已清楚向被告解釋,並令被告明白若然當刻希望推翻認罪,需要盡早通知團隊,但被告無作出任何決定,被告在求情當天向團隊提交親友撰寫求情信,更加引證直至求情當日,被告從未向團隊正式提出推翻認罪的指示或決定。

判詞裁定,被告未能在相對可能性標準下,證明他並非出於自願、並非了解情況下作出認罪答辯,亦未能證明團隊無向他解釋認罪的基礎、後果、如要推翻答辯所需的法律程序、以及無遵從其指示,相反地,證據清楚顯示被告無疑得到全面的法律意見後,在自願及知情下認罪,過程中無受其過度活躍症影響;判詞又強調「第五被告事後後悔自己所作出的判斷和決定,並非是可以推翻認罪答辯的理由」,最終駁回被告的申請,維持其認罪答辯。

中途認罪獲6分1刑期扣減 現只有9分1或10分1

高官將案件押後45分鐘,讓控辯雙方閱讀判詞,再開庭後,高官問及辯方認為法庭應給予多少認罪折扣,辯方表示會留待書面陳詞時詳述,但高官表明以往「未見過有咁樣嘅情況」,假如被告無推翻認罪,一般在審訊中途認罪可獲6分1或以下的認罪扣減,現時申請推翻認罪但不成功,「推斷可能係9分1或者10分1」,辯方稱會盡力尋找案例。

辯方另替被告申請保釋,遭控方反對,高官聽畢陳詞後拒絕申請,被告須繼續還柙。

至於控方早前指被告浪費了本年1月24日的聆訊,就該堂申請訟費,高官關注被告的財務狀況,辯方大律師陳國維指,被告於浸大就讀一年後,因本案而休學,由於他是一名學生,並無收入亦無資產。高官遂向控方指出,現時被告無任何收入,相信他面對的刑期不短,可見將來不會有收入,問及控方的想法,控方指沒有其他陳詞。高官最終下令,考慮到被告的經濟狀況,可見將來都無足夠經濟能力支付控方申請的訟費,故不作訟費命令。

案件押後至7月20日,連同早前認罪的張潤鋒、容志強、鄭朗穎一併求情。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暫委法官高偉雄
被告:張潤鋒、容志強、鄭朗穎、高縫、徐俊傑、鍾志宏
控罪:暴動罪、有意圖而傷人罪、抗拒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
案件編號:DCCC329/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