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國安案 第49天|李宇軒供稱 重光團隊起初是「鬆散」組織 不是所有成員都支持制裁  「我都唔同意SWHK係為咗制裁而成立」

分享文章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及3間蘋果公司被控串謀勾結外國勢力及串謀刊印煽動刊物等罪,今(20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踏入第49天審訊,控方「從犯證人」、「12港人」之一的李宇軒第6日作供。李宇軒供稱,「SWHK(重光團隊)」最初在登報活動時是一個「鬆散」的港人組織,沒有會章也沒有會員制度,唯獨有共識要為香港爭取自由民主,而制裁只是方法之一,他同意SWHK有部分活動與制裁有關,「但係我唔同意全部活動或者全部member都支持制裁,我都唔同意SWHK係為咗制裁而成立嘅一個組識」。控方指「G攬」眾籌登報活動其中一個主題,就是請求外國對香港及北京實施制裁;李不同意,只同意部分廣告有制裁字眼。

李宇軒又解釋,當時登報團隊成員有不同身分認同,但當時由於沒有特別原因要令有關身分盡快正規化,「有一段時間大家都冇乜特別關心呢個問題」,直至2019年底「G攬」及「攬炒巴」雙方登報團隊有整合,便重新命名為「SWHK」,但實際日常運作上沒有分別。【《蘋果》國安案報道結集】

李宇軒甫開庭時主動表示,他早前解釋「SWHK(重光團隊)」性質時不夠清晰,「我會話SWHK係一個鬆散嘅港人組織,至少一開始係,我嘅意思係我哋唔會有一個會章⋯⋯亦都冇會員嘅制度,不過就係有個共識,佢(SWHK)會做到一啲為香港爭取自由民主嘅嘢」。

重光團隊共識為港爭自由民主 制裁僅方法之一

李續解釋,SWHK活動由不同立場的成員參與,會有不一致論述,他同意有部分活動與制裁相關,「但係我唔同意全部活動或者全部member都支持制裁,我都唔同意SWHK係為咗制裁而成立嘅一個組識」。李重申,SWHK的共識是為香港爭取自由民主,制裁只是方法之一。

控方昨展示SWHK網頁公開的「全球登報制裁港共眾籌活動」帳目收支表,英文版標題則為「Fundraising campaign for global newspaper advertisement and advocacy for  Hong Kong initiative」;李宇軒今解釋,製作有關帳目的原意,是為說服公眾支持第4次眾籌,故當時團隊有共識,認為中文版選用較「flowery(花俏)」措詞,而英文版選用較「中性」的措詞,較容易鼓勵相應的受眾捐錢。李在追問下指,「花俏」是對應「制裁港共」,「中性」是對應「advocacy for Hong Kong」。

傳譯員將「港共」譯作「Hong Kong CCP」

法庭傳譯員一度將「港共」翻譯為「Hong Kong CCP」,辯方關注「港共」並沒有包含「CCP(中國共產黨)」的意思,傳譯員最後建議譯為「Hong Kong Communist」,李宇軒確認此翻譯較接近用字原意,他又解釋「港共」措詞較強烈,選用原意是藉此呼籲人捐錢。

控方指出,「G攬」眾籌登報活動其中一個主題,就是請求外國對香港及北京實施制裁。李宇軒不同意,只同意部分廣告有制裁字眼。

控方其後再展示由李宇軒製作、「G攬」登報活動的帳目,顯示「Funder 2」分別於2019年11月14日、2020年1月7日及2020年2月3日,三度向「Funder 17」匯款合共約120萬美元。李庭上確認,「Funder 2」為Mark Simon及陳梓華一方,「Funder 17」則是美國信託基金戶口「The Project Hong Kong Trust」,匯款有關Mark Simon先協助收取眾籌資金,其後再將資金存入信託基金。

控方關注,紀錄顯示Mark Simon收取了約177萬美元,為何與他最後匯入基金的數目有出入?李宇軒解釋,款項扣除了Mark Simon和陳梓華一方墊支的登報費,不過後來他發現即使將墊支部分計算在內,尚欠萬幾或幾萬美元未被存入基金,一度向陳梓華反映「條數唔夾」,對方就指「佢會搞」。

控方追問,有關款項最後有否被存入基金?李表示「以我所知冇」,但強調由於基金戶口不是由他控制,他不知最後「有冇多啲錢入咗去」,但不論如何,陳梓華都沒有通知過他。

是否繼續眾籌登報現分歧 支持登報者分拆新組

控方問及「G攬」眾籌登報結束後的後續發展,李憶述當時他與團隊成員在其中一個Telegram群組討論是否要繼續登報活動,「如果整多一次差唔多規模嘅登報就會用晒啲錢,個discussion就係咁樣係咪爭取香港自由民主嘅最好方法」,亦有人擔心若不動用眾籌餘款,遲早會被質疑「有冇落格」,最後不支持繼續登報的成員(包括李宇軒)留在「G攬」群組,決定將資金「擺住先」,未來用於其他活動;支持登報的人則決定退出,分拆為另一群組,其後於2019年10月1日前後舉行「賀你老母」眾籌登報計劃,李再沒有參與。

李宇軒又指,當時他與陳梓華都不贊同繼續登報,他一度退出「G攬」群組,後來團隊有結論,只有不支持登報的成員留下來,他便重新加入。李解釋,若他和陳梓華不參與登報,會對計劃造成財政壓力,「因為未必即刻有人可以墊支」,他猜測是因為這個原因,導致部分人決定不繼續登報。

「G攬」及「攬炒巴」整合 重新命名為SWHK

控方另問及,「G攬」群組與「SWHK」之間有沒有任何關係;李解釋,當時群組內有成員認同自己身分為「G攬」,也有人認同自己是「SWHK」,但兩者都沒有會章或會員制度,也沒有特別原因要盡快成為正規組織,「有一段時間大家都冇乜特別關心呢個問題」,直至2019年底「G攬」及「攬炒巴」雙方團隊有整合,便重新命名為「SWHK」,「不過實際上day-to-day running(日常運作)上面冇分別」。


本案共有4名被告受審,包括黎智英(76歲)、蘋果日報有限公司、蘋果日報印刷有限公司及蘋果日報互聯網有限公司。黎與3間公司同被控一項「串謀刊印、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被指於2019年4月1日至2021年6月24日,在香港與張劍虹、陳沛敏、羅偉光、林文宗、馮偉光、楊清奇及其他人,一同串謀刊印、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展示及或複製煽動刊物。黎與公司另被控一項「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被指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6月24日,在香港與上述6人及其他人,一同串謀請求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實施對香港特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制裁、封鎖或者採取其他敵對行動。

黎智英另單獨面對「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被指於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2月15日,在香港與陳梓華、Mark Herman Simon、李宇軒、劉祖廸及其他人,一同串謀請求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實施對香港特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制裁、封鎖或者採取其他敵對行動。【《蘋果》國安案報道結集】

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
法官:法官杜麗冰、李素蘭及李運騰
被告:黎智英、蘋果日報有限公司、蘋果日報印刷有限公司、蘋果日報互聯網有限公司
控罪:串謀刊印及發布煽動刊物罪、串謀勾結外國勢力罪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
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大律師關文渭、大律師Marc Corlett、大律師黃雅斌、大律師王國豪
案件編號:HCCC51/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