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蘋果國安案 第34天|陳沛敏指黎智英從沒要求做違反國安法的事 若肯定其文章違法不會刊登

分享文章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及3間蘋果公司被控串謀勾結外國勢力及串謀刊印煽動刊物等罪,今(28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踏入第34天審訊,控方第2名「從犯證人」、《蘋果日報》前副社長陳沛敏繼續接受辯方盤問。陳在盤問下同意,黎智英被起訴國安罪名前,她一直認為《蘋果》新聞報道沒有違法,並憶述警方於2020年8月搜查報館時,聲稱不是針對新聞材料,涉案人士李宇軒亦與報館運作無關,「所以當時嘅認知係以為我哋新聞報道冇關係」。

辯方指出,黎智英從來沒要求要做違反《國安法》的事情;陳沛敏同意,但補充指黎的對談節目及專欄都是在《蘋果》發布,「雖然我哋冇得參與過程,但我嘅同事都係有登到嗰篇文出嚟,當然我哋登嘅時候唔肯定知佢違唔違法,喺咁嘅情況底下都係登咗出嚟」。辯方追問,若肯定內容違法,根本不會刊登?陳同意,但重申編採部不會改動黎的文章,亦無法參與黎的直播節目。【《蘋果》國安案報道結集】

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繼續盤問陳沛敏。辯方展示黎智英向陳轉發民主黨前主席李永達的訊息,「沛敏,以上是李永達提議,是否可以像他提議再處理,或甚至找到這人訪問,可以不出面用背影出現?」辯方指黎的說法屬建議,陳形容黎語氣是「客氣」,但強調「佢親自咁樣提出嘅話,我好難置之不理」,她又指前社長張劍虹有時也會向她跟進黎的意見,「我會視之為要去執行嘅一啲事囉」。

多次轉「香港觀察」文章給她 陳指黎智英比較重視這組織

辯方再展示黎轉發「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發出的新聞稿,黎表示「Don’t know what you want to do with it. It’s from Ben Rogers」(不知你希望怎樣處理。這來自羅傑斯)。辯方指黎只是提出建議,交由陳作最終決定。陳沛敏就解釋,當時羅傑斯已有她和其他記者的聯絡方法,黎也知道這一點,但他仍然特意轉發新聞稿,「我當時理解就係黎生都覺得呢個新聞稿有新聞價值⋯⋯作為我哋老闆係推薦我哋去出呢個新聞稿」。

法官李運騰其後追問,會否有可能是陳只是「感覺」黎在作出指示?陳沛敏指她認為可能性不大,「因為如果佢根本覺得呢樣嘢唔重要,佢可以叫對方不如直接將啲新聞稿傳畀我哋記者或者編輯」。

辯方展示另一則同類訊息,指黎這次用的字眼是「Please see what you can do to help Ben」(請看看你可以做甚麼幫羅傑斯),就傾向是指示而非建議;陳指「字面上可以咁講」,但強調黎持續將「香港監察」的文章轉發給她,並要求她處理,「我會歸納到佢對呢個組織比較重視或者係想幫佢哋」。辯方追問,黎很少會跟進他提出的建議?陳同意,但指出黎亦會向張劍虹作出指示,「張劍虹都會嚟問我點去跟進或者跟進成點」。

同意頭版換「太子站無差別打人」 指黎重視「警暴」新聞

辯方展示2019年9月1日頭版報道〈港鐵大搜捕 釀元朗恐襲2.0 速龍無差別毆市民〉,並展示陳與前執行總編輯林文宗的訊息對話內容,林文宗表示會將A1頭版換成「太子站無差別打人」,陳同意並回應「好離譜」。

陳沛敏庭上憶述,太子站的新聞在夜晚時段發生,當時她已離開公司,便將版面處理交由林文宗負責,她亦同意頭版變動,「因為我喺屋企睇電視新聞或者睇social media上面嗰啲片段,同埋輿論即時嗰個反應,我都覺得係可以做A1嘅」。陳在盤問下同意做頭版是因為有新聞價值,並符合她反對「警暴」的價值取態,但她同時補充「我諗我同林文宗都知道黎生都係好重視『警暴』呢個新聞嘅」。

辯方問報道標題是否符合她在電視新聞上所見,陳沛敏指「可以咁講」,但解釋由於標題需按內文而定,她當日也是依賴報館同事去決定,「理論上佢哋先最清楚《蘋果日報》有啲咩料⋯⋯除非我睇(標題)落去有好大疑問,否則我通常都係依賴同事核對完篇文起嘅題」。辯方追問,陳最後是否滿意標題,認為符合她電視上所見的事件?陳答「冇異議囉我當時」。

論壇主管楊清奇指桑普公開主張港獨 最後沒採用其文章

辯方再展示陳沛敏與論壇版主管楊清奇的對話訊息,指陳會轉交投稿建議給楊考慮,楊有時同意、有時不同意;陳確認,並指「其實我都冇畀建議,我只係轉交讀者投稿」。辯方追問,陳與楊清奇的對話方式,與她和黎智英對話方式,分別就只是在於黎是老闆;陳同意,指她沒有對楊作出指示,並確認新聞與論壇版互不干預。

辯方特別指出,陳沛敏轉達「老闆」希望找桑普做專欄寫手,但楊表示桑普「文章怪怪的,而且公開主張港獨」,最後桑普的文章沒有被採用。陳確認,憶述她向張劍虹轉達意見後,張表示既然有法律考慮「就算啦唔好搵」。辯方續指,黎智英實際上從未主張港獨,甚至是反對港獨;陳表示「冇聽過佢講有咁嘅主張」,但不記得黎有否表明反對港獨。

辯方展示黎智英在國安法公布後的訊息,黎表示「看了國安法細節嚇了一跳」,「先要想好策略對付,不容魯莾」。陳沛敏在盤問下同意,她當時理解黎是指需要改變做法以避免觸犯國安法,之後她與其他編輯也有避免在報道使用一些字眼,黎被起訴國安罪名後,《蘋果》也下架有關文章。

陳沛敏憶述警方搜報館時稱 「佢哋話唔係針對新聞材料」

辯方指,根據陳早前在主問下的說法,黎智英被起訴國安罪名前,她一直認為《蘋果》沒有違法。陳確認並憶述,警方於2020年8月搜查報館時,「佢哋講法話唔係針對新聞材料,同埋當時涉案嘅人例如李宇軒,都唔係同我哋報館運作有關嘅人,所以當時嘅認知係以為我哋新聞報道冇關係」。

辯方續指,黎智英從來沒要求陳沛敏做違反《國安法》的事,陳表示「可以咁講」,但補充指黎的Live Chat節目及專欄文章都是在《蘋果》發布,「雖然我哋冇得參與過程,但我嘅同事都係有登到嗰篇文出嚟,當然我哋登嘅時候唔肯定知佢違唔違法,喺咁嘅情況底下都係登咗出嚟」。辯方追問,若肯定內容違法,根本不會刊登?陳同意指「因為張生都提我哋要小心處理」,但同時重申編採部不會改動黎的文章,亦無法參與黎的直播節目。

辯方播放《蘋果》25周年內部慶祝活動上、黎智英對員工發表感言的片段,黎表示「冇人會迫你點樣去做,我唔會叫你哋點樣去做,冇人會迫你做烈士」;辯方指出這句說話的意思,是沒有人要求員工做違犯國安法的事情。陳沛敏回應:「我諗佢係一個好空泛嘅講法,話你喺度返工都係自己嘅決定嚟嘅」。

辯方:黎只稱自己會「撐住」 陳:記憶中有叫同事「撐住」

辯方指出,黎被還押後只是指自己會「撐住」,從來沒有要求同事「撐住」;陳指她記憶中黎有向同事說「撐住」。辯方展示張劍虹探監後於2020年12月17日傳給陳的訊息,內容包括「老闆說,不要把他的新聞做太大」、「我問他有什麼跟同事和讀者說:1. 不用擔心我;2. 對我來講,係造化,有機會定落嚟睇吓書;3. 亂世,仍然要往前行」;辯方指訊息沒有有關「撐住」的內容,陳指「佢喺呢度冇用呢個字眼」。

辯方引述一篇陳沛敏探監後撰寫的文章,題為「文明能壓碎情懷不衰無論枯乾山水」,提及『他說讀報看到有關 47人案的文章,很感動。「我會撐住,但我唔會叫出面啲人撐住囉。』」陳庭上指,她理解黎的語境是在回應初選案,「我當時理解佢講外面啲人係指政界或者社運界佢識得嘅人」。

辯方引述張劍虹指黎獄中稱 「新聞自由呢個工作係危險嘅」

辯方最後播放張劍虹於2021年5月11日員工大會上的發言,引述張指「我哋唔係犯法,唔係犯法㗎嘛,我哋唔係一個犯罪組織嚟㗎嘛」,問陳是否相信這段說話?陳答「我當時係相信張先生講嗰啲嘢」。辯方指張表示「你話法例會唔會收緊?唔知道。到時收緊我哋咪再應變囉」,意思是《蘋果》會因應法律變動改變做法;陳同意。

辯方再引述張劍虹指黎在獄中表示「新聞自由呢個工作係危險嘅」,不止是管理層,前線都要小心;陳指出張也強調《蘋果》「絕對唔會褪軚」。辯方指出,觀乎整個發言,張的意思是《蘋果》報道角度不會改變,但會在法律的規範內繼續運作?陳答「可以咁講」。

審訊明續。
———
本案共有4名被告受審,包括黎智英(76歲)、蘋果日報有限公司、蘋果日報印刷有限公司及蘋果日報互聯網有限公司。黎與3間公司同被控一項「串謀刊印、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被指於2019年4月1日至2021年6月24日,在香港與張劍虹、陳沛敏、羅偉光、林文宗、馮偉光、楊清奇及其他人,一同串謀刊印、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展示及或複製煽動刊物。黎與公司另被控一項「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被指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6月24日,在香港與上述6人及其他人,一同串謀請求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實施對香港特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制裁、封鎖或者採取其他敵對行動。

黎智英另單獨面對「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被指於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2月15日,在香港與陳梓華、Mark Herman Simon、李宇軒、劉祖廸及其他人,一同串謀請求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實施對香港特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制裁、封鎖或者採取其他敵對行動。【《蘋果》國安案報道結集】

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
法官:法官杜麗冰、李素蘭及李運騰
被告:黎智英、蘋果日報有限公司、蘋果日報印刷有限公司、蘋果日報互聯網有限公司
控罪:串謀刊印及發布煽動刊物罪、串謀勾結外國勢力罪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
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大律師關文渭、大律師Marc Corlett、大律師黃雅斌、大律師王國豪
案件編號:HCCC51/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