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國安案第1天|黎智英一方開審前爭議控罪檢控超出時限 力陳關乎新聞自由 法庭須以寬鬆方式詮釋法例

分享文章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及3間跟《蘋果日報》相關公司被控串謀勾結外國勢力及串謀刊印煽動刊物等罪,案件今(18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開審。黎智英一方於正式開審前,爭議控方就首項控罪「串謀刊印、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的檢控已逾時限,法庭無權審理。黎方力陳,有關檢控與新聞自由相關,任何法律上對於被告權利的保障,包括檢控時限,必須得到法庭較寬鬆、對被告有利的詮釋。

黎智英今身穿灰色西裝、藍色襯衫,身形較以往瘦削,他手持一本書走進犯人欄,由4名懲教人員押解。黎臉帶微笑,不時向玻璃幕外的親友揮手點頭,然後戴上黑色耳機準備應訊。辯方陳詞時透露,黎現時聽力較差,故需透過耳機輔助聆聽審訊內容。【《蘋果》國安案報道結集】

案件由高等法院國安法指定法官杜麗冰、李素蘭及李運騰審理,不設陪審團。控方由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及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代表;黎智英由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大律師關文渭、在港擁執業資格的新西蘭御用大律師Marc Corlett等代表;3間蘋果公司由大律師王國豪代表。

陳日君樞機到庭旁聽 黎智英聽力較差需耳機輔助聆聽

黎智英的太太李韻琴、長子黎見恩、幼子黎順恩、黎的女兒,以及天主教香港教區退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均在庭內親友席旁聽。

黎智英太太李韻琴和幼子黎順恩。
黎智英女兒。
天主教香港教區退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持枴杖步行入法院大樓。

黎智英身穿灰色西裝、藍色襯衫,身形較以往瘦削,他手持一本書走進犯人欄,由4名懲教人員押解。黎臉帶微笑,不時向玻璃幕外的親友揮手點頭,然後戴上黑色耳機準備應訊。辯方陳詞時透露,黎現時聽力較差,故需要透過耳機輔助聆聽審訊內容。

此外,警方國安處總警司李桂華今亦坐在控方團隊後方庭位聽審。控方告知法庭,早前應辯方要求傳召的警員證人現時也在庭內,辯方對此沒有反對,暫未知李桂華是否證人之一。李間中會抄寫筆記,但至下午聆訊,他在辯方陳詞期間一度低頭長時間閉眼。

法官回應傳媒報道 澄清沒收到海外證人視像作供申請

法官杜麗冰甫開庭表示,法庭留意到上星期有傳媒報道,稱本案辯方曾經申請傳召海外證人透過視像作供,但遭法庭駁回。杜官澄清,法庭從未接獲來自辯方有關申請,辯方亦確認從沒作出有關申請。

代表黎方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於正式開審前,爭議控方就首項控罪「串謀刊印、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已逾半年的檢控時限,指法庭無權審理。

辯方爭議檢控串謀及煽動罪行超出時限近3個月

彭主要爭議「檢控」是由被告被帶上法庭一刻開始,即使控方事前通知法庭,並不等同檢控程序已經展開。彭力陳,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159D條、有關串謀控罪檢控限制的條文,控方必須在協議達成後首次犯下罪行起計的半年時限內提控;而本案控罪開始日期為2019年4月1日,期限應為同年10月1日,控方於2021年12月28日提控已逾時限。

彭又指,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11條,煽動罪行必須在半年內提控,即使是由控罪最後一日,即2021年6月24日起計算,期限亦應為2021年12月24日,控方同樣已逾時4天。

彭耀鴻力陳,本案檢控關乎新聞自由,任何法律上對於被告權利的保障,包括檢控時限,必須得到法庭較寬鬆、對被告有利的詮釋。

法官質疑非涉單一罪行 或導致後續罪行無法被檢控並不公道

對於控方指於限期前已通知法庭會提控,彭指出控方當時僅表示有意向修改控罪,遂向法庭提出申請,而非直接加控有關控罪,意味當時檢控程序仍未正式展開。

彭又指,檢控期限應由串謀「實現」(consummated)一刻開始計算,即被告首次犯法起計算。法官李運騰質疑,本案串謀是在一段時間內干犯一連串罪行,而非單一罪行,假若黎方說法正確,串謀中首次罪行檢控逾期,便會導致後續的罪行無法被檢控,而於較後階段才加入串謀的人士同樣不能被控,說法似乎並不公道。

彭耀鴻回應指,若控方及時提控,後續罪行便可被視為促進串謀計劃,但時限已過,控方就不可透過控告串謀罪,繞過煽動罪行的檢控規限。彭強調,控方有責任遵守時限檢控,而非無了期等待,假如有其他人在時限後才加入串謀,就應起訴另一串謀控罪。

辦方指只很少控罪有訂明時限 控方立場令條文變多餘

另一方面,控方於2021年12月13日及14日,分別通知法庭及黎智英一方擬加控黎煽動刊物罪,至12月28日才將黎帶上法庭正式加控控罪,彭耀鴻指,即使以控罪最後一天2021年6月24日起計算,期限亦應為2021年12月24日,控方同樣已逾時4天。

彭耀鴻下午就另就《刑事罪行條例》第11(1)條,訂明就煽動罪所提出的檢控「只可於犯罪後6個月內開始進行」 ,認為當中所指的「開始(begun)」一詞,是該條條例1971年修定時,特意選用的字眼,意思是要由被告被帶上法庭就該控罪被檢控當天,才可開始計算是檢控「開始」進行,不能單憑控方就控罪向法庭及被告提出擬檢控的「申訴或告發」當日,便視為檢控「開始」進行。

彭又提及,只有很少控罪會有訂明時限性,而《裁判官條例》第26條所訂明的情況(若成文法的控罪沒有規定申訴或告發的時效,時效則為申訴或告發發生後起計半年之內),如果《刑事罪行條例》第11條是有意採取與《裁判官條例》第26條相同的做法,控方現時所持的立場,則會令第11條變得多餘無用(redundant)。

《裁判官條例》第26條:
「凡成文法則對罪行(可公訴罪行除外)並無規定作出申訴或提出告發的時效,則申訴或告發須分別於其所涉事項發生後起計的6個月內作出或提出。」

不過,法官李運騰又指出,第11條是關於「法律程序」,但11(1)及11(2)條均是指明「檢控」,而非法庭程序。彭表示同意第11條的「程序」是指「檢控」,並會按李官要求,明日呈遞第11條於1971年修訂前後的分別予法庭,再作進一步陳詞。【《蘋果》國安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
法官:法官杜麗冰、李素蘭及李運騰
被告:黎智英、蘋果日報有限公司、蘋果日報印刷有限公司、蘋果日報互聯網有限公司
控罪:串謀刊印及發布煽動刊物罪、串謀勾結外國勢力罪、勾結外國勢力罪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
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大律師關文渭、大律師Marc Corlett、大律師黃雅斌、大律師王國豪
案件編號:HCCC51/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