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國安案|採訪筆記:3名編採高層作供34天內容整理 《蘋果日報》編採「自主」與「指示」之辯

分享文章

「冇人會迫你點樣去做,我唔會叫你哋點樣去做,冇人會迫你做烈士⋯⋯蘋果日報今日做到咁樣,係你哋造成嘅!」

這是《蘋果日報》25週年內部慶祝活動上、黎智英對一眾員工發表的感言。

這場審訊的上半場,有關一份於1995年夏天創立、2021年夏天停刊的報章。受審的除了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和《蘋果日報》3間公司外,還有161項《蘋果》報道、評論及影片。

出庭指證黎智英的,是他昔日3名下屬:社長張劍虹、副社長陳沛敏及主筆兼論壇版主管楊清奇。3名編採高層合共作供34天,控辯雙方連日的提問之下,《蘋果》內部營運細節,如被放在顯微鏡下反覆審視,證供觸及日常編採流程、報章政治立場、乃至員工與老闆之間的相處模式。

但這些看似繁雜的議題,都由一個關鍵詞貫穿——黎智英的編採指示。

庭上討論由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指示」交織而成,各方抽絲剝繭探究涉案文章的立場、用字、標題、版位、設計⋯⋯法庭如何衡量每一項刊物背後摻雜了多少「指示」,又摻雜了多少主管、編輯、甚或記者的自主決定?編採決定與黎智英立場一致,又是否等同跟從其「指示」行事?

「自主」與「指示」,是這場審訊的最大命題。【《蘋果》國安案報道結集】

西九龍法院3號庭的犯人欄,設有三排灰白色長凳,筆直地延伸至法庭後方,即使要容納十數名、甚至數十名被告,仍綽綽有餘。

正式開審當天,記者擠滿了距離律師席最近的兩排座位,定睛望向玻璃屏幕,玻璃屏幕後的偌大空間,只容納黎智英一名被告,以及負責看守他的4名懲教人員。法庭書記逐一讀出控罪,身穿藍色西裝、戴着黑色耳機的黎智英一律朗聲回應:「Not guilty(不認罪)」。

審訊上半場 3名前下屬 161項煽動刊物

這場審訊的上半場,有關一份於1995年夏天創立、2021年夏天停刊的報章。受審的除了黎智英和《蘋果日報》3間公司以外,還有161項《蘋果》報道、評論或影片。

出庭指證黎智英的,是他昔日3名下屬:社長張劍虹、副社長陳沛敏及主筆兼論壇版主管楊清奇。3名編採高層合共作供34天,控辯雙方連日的提問之下,《蘋果》內部營運的細節,如被放在顯微鏡下反覆審視,證供觸及日常編採流程、報章政治立場、乃至員工與老闆之間的相處模式。

但這些看似繁雜的議題,都由一個關鍵詞貫穿——黎智英的編採指示。

張劍虹:作為社長,要確保黎生嘅編採指示執行

2021年6月17日,《蘋果日報》時任社長張劍虹被捕後,由國安警帶返壹傳媒大樓搜查。

控方問,涉案161項煽動刊物,是否都與黎的編採指示有關?首名證人張劍虹在主問尾聲,給予一個冗長、總結性的答案:「呢一啲文章全部都係按住黎生嘅編採指示同立場方針嚟發表嘅,而我作為社長,同其他管理層都係按住我哋各人嘅職能,按住黎生嘅指示發表呢啲文章嘅。」

面對控方的片刻沉默,張劍虹自行補充:「或者我可以講清楚,每一個管理層都有佢哋各自嘅職能,好似陳沛敏同林文宗專責喺報紙嗰方面,羅偉光先生作為總編輯負責網上新聞版,馮偉光主力負責English edition嘅成個運作,楊清奇負責成個論壇版同埋寫社論。」

「我作為社長,就要確保黎生嘅編採指示、政策,準確咁執行到出嚟。」

控方沒有進一步提問。

對何謂「黎生嘅編採指示」,張劍虹清晰直接地歸納,黎指示透過《蘋果》鼓勵人們向中央及香港政府抗爭,並在國際方面引起西方注意,希望外國對中港實施制裁,包括制裁中港官員。據庭上證供,這些「指示」主要來自黎智英與編採高層的對話訊息、以及黎在主持「飯盒會」期間的說話。

辯方:所謂「指示」,正是《蘋果》高層的價值觀

控方案情引伸出一個疑問:《蘋果》內部產生的決定,包括選擇每日頭版、報道角度、評論寫手等,實際上是怎樣形成的?

辯方盤問3名高層時,都有特別詢問同一系列問題,指出黎與他們都擁有相同價值觀:「你相信新聞自由?」、「你相信第四權?」、「你反對極權?」、「你認同公平選舉這些民主價值?」⋯⋯不論是張劍虹、陳沛敏及楊清奇都沒有反對。

盤問張劍虹時,辯方進一步指出,所謂「指示」,正是《蘋果》高層的價值觀,「報道角度根本不需被訂立,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報道要用甚麼角度(The angle of reporting need not to be set down because everyone know what the angle should be)」。

張劍虹不同意,強調黎絕對有給予指示,重申編採政策是催谷市民上街示威,向政府施壓撤回修訂逃犯條例,「呢個已經唔係純粹係言論自由、民主嘅問題,而係成個報紙嘅方向應該點樣做」。張舉例,黎智英出席遊行時,編採高層會與秘書或司機「夾邊度落車影相採訪」,「即係我唔相信,如果阿黎生冇一個清晰嘅編採政策,我哋呢班覺得要有言論自由、法治嘅人,係會做出呢啲嘢」。

誰決定林榮基專訪做A1? 前副社長陳沛敏:我嘅決定

《蘋果》前副社長陳沛敏於2021年6月被捕。

就訪問黎智英這一點,副社長陳沛敏有不一樣說法。控方曾經問她為何考慮派記者訪問參與7.1遊行的黎智英,陳簡單回答「因為佢都係一個公眾人物」,沒提及任何「指示」。

陳沛敏的證供沒有否定,黎智英曾經下達不同指示,包括「做大」某些反修例相關新聞、報道7.1衝擊立法會示威者的心聲等;但她同樣沒有抹殺,這些編採決定背後,除黎智英的意見外,也有她的新聞判斷。作為負責選定報紙每日頭版的高層,陳沛敏被控方反覆追問選取不同新聞的原因,她一律同意與黎智英的看法有關,但同時反覆強調,她判斷這些事件具新聞價值。

庭上其中一次重點關注的編採決定,是反修例遊行前夕《蘋果》用頭版刊出林榮基專訪。張劍虹供稱,黎智英指示透過頭版專訪「催谷」遊行,他當時碰巧在台灣,親自訪問林榮基及寫稿,更特別提醒陳沛敏,黎希望將新聞做頭版。

陳沛敏憶述,她清晨收到來自黎智英的幾十個訊息,回到公司後得悉電子版已準備好刊出林榮基的新聞,她下午回公司開會討論後,紙本「結果都係有做到A1 」。

控方提出關鍵問題:誰人決定做A1?陳沛敏回答:「我嘅決定。」控方追問決定原因,她只提及三個原因:有新聞價值、獨家照片必須在頭版刊出、「張生都有好緊張呢單新聞」。控方再問,張劍虹如何「緊張」?陳答:「佢好似即刻去幫手寫埋、採訪埋。」
對林榮基專訪一事,陳沛敏沒有提及來自任何人的任何「指示」。

法官李運騰曾追問張劍虹,陳沛敏會否有可能毋須經他指示,也決定將新聞放頭版?張當時回答:「呢個就唔清楚」。

前論壇版主管楊清奇:黎專欄比口頭指示更清晰

對於「指示」,前論壇版主管楊清奇有另一種截然不同的理解。他直言,黎智英從未直接向論壇版下達指示,但黎在其專欄「成敗樂一笑」所提出的觀點,比口頭指示更明確清晰,「論壇版就一定唔會同佢作對、反對佢嘅意見」。

楊清奇不下一次重申,為了留在《蘋果》,上級如有指示他一定要跟從。不過,楊又有憶述,張劍虹曾指示暫停盧峯的專欄,他不同意故沒有執行,最後被張「當住同事面鬧」;楊又曾反映黎智英提議的寫手「桑普」公開主張港獨、「文章怪怪的」,文章最後沒有被採用。

庭上討論由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指示」交織而成,各方抽絲剝繭探究涉案文章的用字、標題、版位、立場⋯⋯是由黎智英一人意見所壟斷,抑或出於編採部門自主決定?

「自主」與「指示」,是這場審訊的最大命題。

「冇人會迫你點樣去做,我唔會叫你哋點樣去做,冇人會迫你做烈士⋯⋯蘋果日報今日做到咁樣,係你哋造成嘅!」黎智英低沉響亮的聲音從庭內揚聲器傳出。這是《蘋果》25周年內部慶祝活動上、黎智英對員工發表感言的片段。

《蘋果日報》25周年內部慶祝活動,黎智英對員工發表感言,時任社長張劍虹在他身旁。

辯方播片後指出,發言內容正正反映《蘋果》編輯和記者的價值觀、編採營運的方式。張劍虹直言他不確定黎說話的含意,又認為黎只是開玩笑。
法官李運騰追問,即使黎在說笑,《蘋果》之所以是《蘋果》,實際上源於員工上下合作?張劍虹答:「我同意個講法係蘋果日報上下合作嘅努力,但都喺黎生嘅領導、指導、指示之下去造成嘅。」

辯方問題的主旨簡單直接:《蘋果日報》有沒有編採自主?

張劍虹在盤問下同意,黎智英是一位「不能對他說『不』的老闆」。辯方引述一段訊息顯示黎以「劍虹,我有這想法⋯⋯」開首,指黎似乎只是建議,而非下達命令。張劍虹就指,這只是「較客氣」的寫法,實際仍是一個命令。張更指,《蘋果》有編採自主的「想法」,「但係阿黎生嘅編採政策,佢吩咐我哋做,我哋係冇得選擇㗎」

陳沛敏的答案類近,但沒有張劍虹般絕對,她笑言「如果黎生冇出聲嘅話,都係嘅」。 她說,黎智英作為老闆親自提出的意見,即使語氣客氣,她很難置之不理,故必然會嘗試執行。

辯方追問,至少對陳沛敏而言,她不會讓黎智英意見影響新聞判斷?陳直言「如果佢係好堅持嘅時候,係會影響到」

辯方又問,若說黎智英不會「微管理」(micromanage)編採工作,是否公道?陳就指視乎情況,「有啲嘢佢係真係唔會理嘅,但如果有啲新聞佢係重視嘅」,例如7.1立法會衝擊事件,「佢都有話點做點做咁樣」,「所以如果佢係冇出聲嘅,我哋當然係行使我哋嘅編採自主,唔需要特別考慮佢嘅指示」

比喻蘋果如鳥籠 編採人員在籠內有一定自主自由

楊清奇的答案,則是以一個比喻來回應。他語帶感歎地說,自己從事傳媒工作30多年,他感覺互聯網興起、傳統媒體沒落後,編採自主已成「神話」,各大媒體為吸引讀者,都有其立場。

楊續說,《蘋果日報》和其他同類媒體的「編採自主」,實際上如同一個鳥籠。

「黎生set咗《蘋果》嘅基本立場,就好似set定咗個鳥籠,咁採編人員喺鳥籠入面係有一定嘅自由、有一定嘅採編自主權,但唔可以超過嗰個規限,唔可以超過嗰個鳥籠,所以唔可以簡單去話有冇採編自主。」

161項涉案刊物,法庭如何衡量每一項的選材、標題、內文、排版或設計背後摻雜了多少「指示」,又摻雜了多少主管、編輯、甚或記者的個人意志?編採決定與黎智英立場一致,又是否等同跟從指示行事?

在審訊這個階段,很多問題仍有待被解答。不過,3名高層都沒有爭議,有一些決定或說話,出於他們當時的個人信念。

楊清奇曾被控方問到,為何黎智英還押後,楊仍繼續按指示撰寫社論。他解釋,作為一個評論寫手,他必會考慮報館及老闆立場,但「唔係次次去諗老闆有咩指示我寫乜,有時係有感而發,因為始終署名有自己個名喺度」。

2020年8月黎智英被捕後,《蘋果》頭版報道底部〈堅持崗位 撐到底!〉聲明。

陳沛敏承認,黎智英2020年8月被捕後、《蘋果》頭版底部題為〈堅持崗位 撐到底!〉的聲明,出自她的主意。控方追問,聲明內容包括標題,是否真心想法?她說:「當時係囉,因為覺得搜報館係好大件事囉當時,同埋張生嗰句說話,話『蘋果一定撐落去』……我就覺得要根據張生講嘅嘢嘅意思同精神,表達一下我哋對於呢件事嘅睇法囉。」

「我哋唔係犯法,唔係犯法㗎嘛,我哋唔係一個犯罪組織嚟㗎嘛,係嘛?」辯方播放《蘋果》結業前約一個月、張劍虹在員工大會上的發言錄音,當時黎智英已還押獄中。

「喺新聞上我哋盡量係少情緒,就唔希望個情緒喺新聞上出現。咁樣唔係代表我哋褪軚,我哋絕對唔會褪軚,蘋果日報冇褪軚嘅空間。」

「我哋,只不過就係話,我哋唔係用情緒去做新聞,我哋係用事實客觀去做新聞,呢樣嘢係我哋嘅堅持。」

錄音播放完畢。辯方詢問,這些說話是否全是他當時真心相信?

張劍虹回答:「係。」

【《蘋果》國安案報道結集】

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
法官:法官杜麗冰、李素蘭及李運騰
被告:黎智英、蘋果日報有限公司、蘋果日報印刷有限公司、蘋果日報互聯網有限公司
控罪:串謀刊印及發布煽動刊物罪、串謀勾結外國勢力罪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
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大律師關文渭、大律師Marc Corlett、大律師黃雅斌、大律師王國豪
案件編號:HCCC51/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